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七十六章:一念梦境,一念地狱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阿尔蓝坐在床边笑嘻嘻地看着我,这笑容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神情,让我有些不悦。

    “如果满分是十分的话,我大概的满意程度大概是2.5分。”

    “执笔大人的要求挺高的啊,本来弄个空壳身体已经很不容易了。王小蓝有钱有事业有身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还有7.5分的不满意。”

    “不满意也没办法,目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阿尔蓝还是一副看戏的表情。他拿起了床头的粥碗:“执笔大人,要不要我喂你喝粥呀?”

    我闭上眼睛,不想再搭理他。

    “呀,执笔大人别生气呀,我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

    “说。”

    “孟婆让我给你带话,说若是你想要继续地狱中的工作,和之前一样,打坐时驱动神识去往地狱就好了。”

    “这个我知道,你今日来是为了何事?”

    “你回到世间,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你需要去找一件法器。”

    “法器?为何要我去找?”

    “这件法器的名为天元蛇造珠,据说是上古时代,女娲所制。拥有此法器的灵魂,可以像女娲造人那样,用泥土为自己塑造新的身体。”

    “哦?”我来了兴趣,“也就是说,我若是找到那个法器,就不用再在这副身体里呆着了?”

    “正是如此,你可以捏做自己的身体。”

    “我要去哪里找到这颗珠子?”

    阿尔蓝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家破旧的酒店,大堂中心的水晶灯上都是积灰,看起来已经关闭很久了。

    “上次这颗珠子出现的时候,在美国,费城。”

    “费城?”我动了下左腿,又是穿了一阵疼痛,“我要以王小蓝的身份前去费城吗?”

    阿尔蓝站起身子,他的身后出现了地狱之门——一个混沌的隧道入口。

    “王小蓝正在曼珠沙华田附近徘徊,执笔,她也许可以是你的下一位客人。不过你若要是驱动神识,离开这具身体进入地狱的话,王小蓝的身体可就要彻底空了。没有灵魂的身体,活不了多久,你是知道的。”

    我还想问些什么,阿尔蓝往后一倒,跃入地狱之门里。隧道口并没有关闭,内部的混沌继续旋转着,好像在等我做一个决定。

    我低头看了看这具称不上健康,也称不上强壮的身体,双臂勉强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尽量找到了一个平衡的姿势,靠在身后的枕头上。我闭上双眼,驱动神识。灵体慢慢从这具身体中分离开来,就在灵体完全离开的一瞬间,王小蓝的脑袋一歪,整个身体往右边倒在了床上。

    此时我看了一眼时间:14:51。

    监视器上的心跳还保持着正常的跳动,血压也正常。

    14:56。

    五分钟过去了,王小蓝的脸色开始微微发青。监视器上的心跳从88下降到了76。

    15:00。

    数字刚一跳动,监视器突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心跳和血压都在急速下降。

    九分钟,如果我离开这副身体,她只能活九分钟。

    该死,九分钟,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进入王小蓝的身体里。

    门口,孟晶和医生护士们听到了监视器的警报声,冲了进来。

    我坐在床上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迷茫地看着他们。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哦,没事,不小心碰掉了。”

    我举起检测仪器,重新把它夹回右手食指。监视器上的数据重新恢复正常。

    “吓死我了,王小蓝。你不要想不开啊!”孟晶看着我,充满担忧。

    “我以前经常想不开吗?”

    孟晶没有回答我,她的嘴角抽动了两下。

    医生在监视器前查看了一番,又看了看输液瓶:“脸色不太好,呼吸还顺畅吗?”

    “呼吸挺好的,我可能是累了,让我睡一会儿吧。”

    医生回头对护士和孟晶说:“患者现在需要大量的睡眠,别打扰她了。”

    “谢谢医生。”

    医生对我微微点头,一行人离开了病房。

    凡人之眼看不到超出自己维度的存在,床边的地狱之门还在呼啸着。我看了看这副残破的身体,叹了一口气,支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拄着拐杖,我一瘸一拐地迈入了地狱之门中。

    久违的失重感顷刻间传来,我的脑袋传来了阵阵晕眩,身体好像在通道里被无限延长。这副身体完全不适应这样的空间转换,肺部吸不进空气,心脏因为缺氧传来阵阵绞痛。我咬紧牙关忍着,皮肤上传来了切实的撕裂感,我还是疼痛地叫出声。

    左手腕处的玉镯开始发出绿色的光亮,一阵暖意传来。绿光兵分两路,从左手分别向上和向下游走。绿光来到脖颈处,我听到颈椎处传来细小的骨头复位的声音,颈间的保护套脱落了。此时,左腿处穿了一阵咔嚓声,石膏套的表面出现了一道裂缝。骨头断裂瞬间的疼痛在石膏套里炸裂开来,我下意识地惨叫出声。左腿腿骨在绿光的包裹下,又接连发出了好几声咔嚓脆响,我被疼的晕了过去……

    “喂,喂……”有个女孩儿声音在叫我……

    熟悉的花香气传来,我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面前的女孩儿尖叫了一声,往后后退了几步。

    “你!你!”女孩儿手指着我,嘴唇颤抖。

    我从地上爬起来,身体上疼痛已经消失了。我转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小腿和脖颈都完好如初。

    “你是鬼吗!你别过来!”

    此处红花遍地,天空中永远都是黄昏之象,熟悉的空气,熟悉的重量。啊,正是人间与地狱交界处的曼珠沙华花田。我鼻头一酸,心中产生了一种“终于回老家”的感动。

    “你,你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听闻女孩儿这句话,抬头看去。面前这个颤栗不止的半透明女孩儿,就是王小蓝。

    一阵微风吹过,花叶摇动,女孩儿正在往后退,眼看着就要踩到一朵花了。

    “别动!”我大喊一声,“千万不能踩到这个花田中的花!”

    女孩儿愣在原地,她大口喘气,已经惊恐到了极点。

    “你听我说,我不是你。但是在你面前的,的的确确的是你的身体。”

    “你在说什么?”

    “王小蓝,”我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少女听到自己的名字,又是浑身一抖,“你知道你的灵魂已经和身体分开了吗?”

    “我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少女蹲了下去,整个身体藏在了花海里,嘴里不断喃喃重复着。

    “我在做梦……醒过来啊……快醒过来啊……”

    我慢慢走过去,蹲在她身边,左手搭在她的肩上。玉镯的绿光包裹着王小蓝,她的情绪在绿光中,稍稍平复了些。

    “是的,别怕,你在做梦。”我回答道。

    王小蓝听到后,深深呼了口气,抬头看我。

    “你是谁呢?你是我吗?”

    “我不是你,我只是长得和你一样。”

    “这个梦好长啊……我在这里好久了……我想醒过来,但是怎么都醒不过来。帮帮我好吗?”

    “若我要帮你的话,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王小蓝迷茫地抓住了我的手,她好像在此刻已经完全信任我了——或者说,在这边无尽的花海中,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我牵着王小蓝的手,一阵风儿吹来,将我们二人的身体托在半空中。我们在空气中漫步,往地狱之门的方向走去。

    “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要回人间去。”

    “人间?我现在不在人间吗?”

    “你在梦中,梦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

    王小蓝突然松开了我的手,她从空中掉了下去,惊叫了一声。我急忙伸手,一把把她抓了回来。

    “别松手,我们快到了。”

    “我不想醒来。”

    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这个少女。

    “你不想回到人间去?”我问道。

    “这个梦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不想醒过来了。”

    “为什么?”

    “活着……真的很累。每天都有跑不完的档期,吃不完的药。网上还有那么多人骂我,说网红上不了台面,浑身上下都是整的,现实生活中也没多漂亮……骂得很难听……你说,为什么人们对我那么差呢。”

    “因为人们不知道如何善待自己,所以他们也不懂的如何善待他人。能说出那样话的人,心恐怕早已被蛀的千疮百孔了吧,比这地狱中的鬼怪也好不到哪里去。”

    少女愣住了:“你不是我,我说不出来这种话。”

    我笑了:“是的,我不是你,但我想把你的身体还给你。”

    “我……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你确定吗?”

    “如果不要了,有什么后果吗?”

    “你彻底地死了,地狱中多了一副尸体需要处理,你在离开此处之前,会根据规章流程,成为地狱中游魂的一部分。这是如果你放弃了身体将会面临的后果。”

    “所以我不是在做梦……这里真的是地狱。”

    “如果你还愿意醒来,这就是梦。如果你不愿意了,这里就是现实。”

    “你……你到底是谁……”

    我叹了口气,从王小蓝的身体中剥离出来。王小蓝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支持,向下方跌去。玉镯同时从左手腕处飞出,化为柔软的绿色锦带,接住了王小蓝的身体。

    “我名执笔,是地狱中的官员。”

    “执笔……执笔……”少女已经呆了,不断重复着我的名字。

    “我已经把前因后果和你说清楚了,你的生死,你来决定吧。”

    “这里真的是地狱?”

    “真真假假,一念之间,也是需要你来决定的,”我顿了顿,“王小蓝,你的家人呢?孟晶呢?还有你的朋友们呢?”

    王小蓝看着我,呜哇地哭出了声:“我对不起他们,我对不起爸爸妈妈。我好想爸爸妈妈啊……”

    我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若是你回去了,你的人生还有很长,可以去做不同的事情,可以有新的生活。”

    “真的,真的可以有新的生活吗?”王小蓝继续抽泣着。

    “至少你有大把的时间去爱你所爱之人,不是吗?”

    “如果我找不到能爱的人呢?”

    “那就先爱自己吧。”

    “我不会,我不知道该如何爱自己。”

    “爱自己这件事情,是只能在人间学会的事情。在地狱里是学不会的。”

    “执笔,执笔……”王小蓝冲进了我的怀里,抓着我的衣襟痛哭,“送我回去吧,我想回去了。我想爸爸妈妈了……”

    “嗯好,你深呼吸,慢慢地闭上眼睛……”

    王小蓝松开我的衣襟,深深地吸气,吐气。玉镯化成的锦带温柔地包裹着她和她的身体,向地狱出口的方向飞去……

    王小蓝在病床上醒来了,她的喉咙有些干燥发涩,她哑着嗓子大喊:“孟晶!孟晶!孟晶!”

    孟晶从病房门口跑了进来,王小蓝转过头去看着她,眼角带泪:“我是不是差点就死了?”

    孟晶也红了眼睛,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王小蓝冲着孟晶伸出双臂:“我回来了。”

    孟晶一把抱过王小蓝,两个女孩儿相拥而泣。

    我在病房的一角默默看着这副场景,阿尔蓝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我身边。

    “终究还是把身体还回去了。”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出现的时候都这么突然……”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去费城?”

    “你要一起啊?”

    “有个旅伴不好吗?”

    “那也得看是谁……”

    阿尔蓝双手抱在胸前:“喂,我说,万一你找不到天元蛇造珠怎么办?好不容易得到的人类身体就这么被你还回去了。”

    “她应该有她的人生,不是吗?我不想借着工作的借口,强占她的人生,”我转头看向阿尔蓝,“那不公平。”

    阿尔蓝笑了:“神职人员都很在意公平。”

    “那你在意什么?”

    “我在意利益。”

    “考虑投胎做人类吗,阿尔蓝?你应该会是个不错的商人。”

    阿尔蓝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隧道,这个隧道很陌生,并不知道通往哪里。

    “跟我来。”

    “去哪里?”

    阿尔蓝没有回答,他笑着,隐进了身后的隧道中。

    隧道里传来回音。

    “执笔,跟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