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五十四章:036 - 小蝶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三十六号客人。

    “执笔大人!救救我!救救我!”

    女声凄厉地叫喊着,事务所的门“砰”地被撞开了。一个身着暗红色薄纱的身影闯入门内,摔倒在地上。

    我挥动青玉笔,客人身后的大门关闭,这个红纱身影还在地上打着滚:“救救我!救救我!”

    “发生了什么事?”我皱了皱眉。

    “他们知道了,全都知道了!我会被杀掉的,被杀掉的……”

    “坐下说话。”我指了指面前的青石凳。

    客人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几乎是抽搐着走到木桌前坐下,一直低着头。她的头上披着一块像是新娘出嫁时的盖头布,看不清纱后的面容。

    “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名字?名字吗?”

    她的声音中带着极寒的气息,每说一字,寒气就传到了木桌后面。我的脊梁骨也跟着她的声音发起抖来。

    “是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我不知道,执笔大人,我叫什么?”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或者你愿意被怎么称呼?”

    客人低着头,突然嘻嘻嘻地笑出声来,寒气瞬间更甚:“有人叫我小蝶,有人叫我疯子。执笔大人你觉得哪个好听?”

    “我愿意我怎么称呼你?”

    “小蝶,我喜欢小蝶。”

    我在宣纸上写下“小蝶”二字:“小蝶,你是如何来到这地狱中来的?”

    “被我的官人所杀。”

    “你的官人为何要杀你?”

    小蝶变了声线,呜呜咽咽地哭泣了起来:“是我不义,是我不义,做了不洁之事。”

    “何为不义?何为不洁之事?”

    “我在新婚前夜,与官人的发小……”小蝶说到这里又是呜咽。

    “与官人的发小怎么了?”

    “破了身。”

    “我来理解一下。你和你将要嫁给的伴侣的发小睡了一觉,然后你的未婚夫因此把你给杀了,是吗?”

    小蝶愣了愣:“执笔大人还真是直接。”

    “你死后就到这地狱中来了?”

    “其实我没死……官人并没有杀我,只是砍了我的双脚双手……”

    红纱下伸出一双断腕,腕口处的白骨和鲜肉看起来像是刚刚被剁掉一样,血液不凝结,却往外冒着寒气。

    “然后呢?”

    “我被锁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地方……”

    “后来发生了什么?”

    “官人有个兄弟喜欢抽烟草,每次来见我,都要抽上好几根香烟。我在锁我的地方找到了一桶油,在他来见我之前,把油倒在了我睡的稻草上。我偷了他口袋里的火匣子。我笑着看他,我好开心呀,想到我不用一个人去死,我就很开心。”

    “然后呢?”

    “我用全身力气缠住了他,紧紧抱住了他,我划开火匣子,扔在了我们身下的稻草上。火焰瞬间就燃烧起来了,他吓得哇哇直叫。可是我把他抱的那么紧,他是无论如何都挣脱不走的哦。看着他害怕的样子,我真开心啊。虽然我的皮肤被火焰燎的很疼,但我看到他这么害怕,甚至求饶的时候,我心中好快意!我好像知道了这些男人对待我时候的快感,看他求我,看他求我放过他,这种感觉原来这么爽。”

    “然后呢?”

    “他的叫声引来了屋外的人,屋外的人冲进房间,伸手拿了工具就来打我,试图打断我的腿脚让我放过他。可是我怎么会松手呢。就有人试图冲进火里来,把我们两个一起抱出去。可是火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大了。没有人能靠近我们。执笔大人,你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吗?”

    “是什么样的感觉?”

    “所有人都想靠近我们,但是却没有办法。他们只能远远地看着,欣赏这一幕的发生,却无法接近。这个时刻只属于我,和我紧紧抱住的这个男人,”小蝶说着,慢慢向木桌靠近,“这种感觉有多好,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我虽然在死亡,但是那一刻,我绝对的安全。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我,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我了。”

    “然后你就死了?”

    “嗯,我的身上痛极了,痛到我昏厥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在一大片花田里,漫山遍野的红花。一个漂亮的姑娘跑过来看着我,递给了我一枝花。那朵花化为了一身新婚红纱,我就披在了身上。遮住了我的断手断脚,也遮住了我被烧成黑炭的皮肤。”

    “你为你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吗?”

    “后悔?执笔大人,我不知道什么是后悔。我只想报仇,我想体验男人的快乐。”

    “那你报仇了吗?”

    “算是报仇了,但只报了一仇,还有那么多人对我造成的伤害,我都没有加以奉还。”

    “那你体验到男人的快乐吗?”

    “只有一瞬间,执笔大人,我只体验到了一瞬间征服别人的快感。而这快感的代价还是我的生命,太不划算了。”

    “如果你再次回到人间去,会想做些什么?”

    “我一定要做个男人,我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这些人可以对我做出如此行为。”

    “即使你做了男人,也不一定会做和他们一样的选择。”

    “但是我做了男人,就能这么做,不是吗?”

    “将别人带给你的伤害重复施加在他人身上的话,这件事情本身与性别无关。加害他人这个决定,是和你有关,和你的心有关。”

    “我不明白执笔大人你在说什么。”

    “你所遭遇的一切苦难都已过去,你现在有很多别的选择。你不用再重复受到同样的伤害,或者做相似的事情去伤害别人,这个你可明白?”

    “我有别的选择?”

    “在新的生命中,被斩断的手脚也许会重新长出,你会去到新的家庭,开始新的生活。”

    “我不会……再受到……伤害了?”

    “你如何定义伤害?”

    “别人对我犯下的事情……让我感觉到疼痛。”

    “若是这样,那么我不能保证此事。人世间的伤害可以在无时无刻中显现出来,言语的伤害,身体的伤害,精神的伤害。有时来自于陌生人,有时来自于爱人,有时来自于家人……这是无法避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我真的不想再受到伤害了……一点都不想。”

    “嗯,我明白,”我倒了杯苦茶放在她面前,“别人伤害了你,你可以选择去复仇,杀了伤害你的人,这样的决定让你来到了地狱。那么现在你可以选择回到人间去,放下前世的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也可以选择继续寻找前世仇人,继续你的复仇计划。也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继续在地狱里兜兜转转。都是你的选择。”

    “我不甘心,我要复仇。”

    “嗯好,那你去吧。”

    “去什么?”

    “去复仇。”

    “我找不到要复仇的人了。”

    “我也不会找人,这点是帮不上忙的。可以说我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帮忙找人了。”

    小蝶低头思考了一下,好像在尝试做出一个艰难的非黑即白的决定。我自己也倒了杯苦茶,等了她半晌。

    “至少复仇是一件安全的事情,对吗?”她问我,“如果开始新的生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做什么。”

    “闭环中的事情都是安全的,但闭环中的事情也是毫无突破的。你杀我,我杀你,一切都在原地兜兜转转,相同的痛苦也在闭环中反复发生。新的生活虽然未知,但一切充满机遇,充满新的体验,也许还有爱。你自己选吧。”

    “我……我不知道……我选不出来。”

    “嗯,你在地狱中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思考。”

    “如果我选择后者,要怎么做呢?”

    “去找给你花的那位漂亮姑娘吧,她会帮助你的。”

    小蝶低着头站起身子:“我知道了执笔大人。”

    “那么,祝你好运了。”

    小蝶往事务所大门的方向后退,脚步还是踉跄。

    “再见了,执笔大人。”

    “再见。”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