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五十二章:小记七 · 曼珠沙华 (上)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从事务所出来,穿过长长的白骨滩,心中想着奈何桥的样子,脚步就自然而然地往那个方向移动而去了。

    白骨滩上的碎骨渣在我脚下发出断裂摩擦的脆响,听着这声响,心里感到无比快意。我闭上眼睛,让身体自己成为导航,待脚下不再传来白骨碎裂的声音之时,睁开眼睛,奈何桥就在面前。

    “执笔大人,料到您今日会来,等候您多时了。”

    孟婆靠在桥头,双手玩搓着一缕发尾。她今日穿着淡橘色的纱丽,金色长耳坠,鼻链,手上戴着金铃装饰,眼线比平日妩媚了不少,一副印度舞娘的打扮。

    “迪迪前两日带了两坛酒来拜访我,一坛是夜铃籽所酿,喝了让人头疼失眠。另一坛,说是您所种的曼珠沙华所酿作的,还未品尝。自从在地狱住下来了之后,就没有停歇过,也累了,想出来散散心。就想到您的花田里去看看。”

    “夜铃籽酿酒一事,也算是三界奇闻了。你喝了夜铃籽酿的酒,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也还算是有点修行哦。”

    “若是喝了曼珠沙华酿的酒,会怎么样?”

    孟婆眯起眼睛来,打量着我的脸:“怕是我们要来生再见了,我的执笔大人。”

    我愣了一下,不知该做何回答。

    孟婆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今日不止您一人要来花田中参观,不过其它客人还没来呢,先接待您吧。”

    “其它客人是……?”

    “来自印度的几位神明今日要来花田中取花,不过不要紧,他们应该会晚一些。”

    “那麻烦孟婆带路了。”

    “你死的时候没见过曼珠沙华吗?”

    “为什么会见到曼珠沙华?”

    “哦对,你是作为凡人死在地狱中的真是不好意思,忘记了。毕竟执笔大人您死的也比较特殊。”

    “特殊……好吧。”

    孟婆走在我前面,身上的金铃碎片撞在一起发出沙沙的响声:“曼珠沙华盛开在人间与地狱的交界处,这人间地狱的灰色交界处有很多地方,即是非阴非阳之地。曼珠沙华花田算一个,你的事务所算另一个。大部分死亡的灵魂,如果不是从自杀崖上掉下来,或是从血海里被冲上岸,大多数都会从花田中醒来。”

    “嗯,我听有客人提过,自己是在花田中醒来的。”

    孟婆停下来转过头看着我:“好了你闭上眼睛。”

    “怎么跟绑架一样,还不能看清去时的路?”

    “我让你这么做,自有用意。你快点闭上眼睛。”

    “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能睁开眼睛哦。”

    “睁开眼睛会怎么样?”

    “会瞎的。”

    不知她是在哄骗我还是真的会瞎,我还是听话地闭上眼睛。孟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紧,重重地点在了我的眉心。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伴随着强烈失重感从小腹和胸口传来,我整个身体好像都被甩到了空中。

    “执笔,绝对不能睁眼,不能睁眼。”

    我刚想睁眼,又紧紧闭上,一只手紧紧抓住孟婆的胳膊。

    “发……发生了……什么?”

    “空间跳跃的过程都会比较难受,快到了,快到了。”

    我上下牙紧紧咬在一起,只觉得快要失去意识,但又无法晕厥。就在我快被这失重感折磨到临界点的时候,一切感知突然消失了,我闻到了独属于人间与地狱交界处的气息。

    孟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了,我们到了。”

    我睁开眼睛,遍地的红花自脚下一直铺向远方山丘。

    “欢迎来到曼珠沙华花田。”孟婆轻轻说道。

    我看着这遍地绽放的红花,如流动的鲜血,血中还带着逝者的呼唤。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千万不要踩到任何一株花。”

    “踩到了会怎么样?”

    “我会揍你。”

    “哦好。”

    我小心地漫步在花田中。一株株花之间的密度并不至于到无法下脚,但若是不小心,到真会伤了娇弱的花瓣。我提着宽松的斗篷,小心翼翼地在花瓣根茎之间避让扭转。孟婆在我的不远处,好像低头在花田中寻找着什么。她走的轻盈又快速,连裙摆都没有沾到花瓣的一丝一毫。

    “执笔大人,这朵是你的。”

    孟婆像跳舞似的,点着脚尖欢快地走来,把一朵艳丽无比的花儿放在我的手中。

    我接过这朵妖艳的花,花瓣向内卷,长长的花蕊拖在外面,红的让人心惊肉跳。

    “为何这朵花,就是我的花?”

    “这些曼珠沙华并不是我种的,只能说,是我替这天地照顾着。”

    “孟婆此话为何意?”

    “人间传闻,’见此花者,恶自去除’,这话你信吗?”

    “自然是不信的。”

    “善也好,恶也好,人类定的规矩真是太多了,”孟婆的指尖掠过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祛恶不在于花。若是这花真能祛恶,天天这么看着,我也不用修炼了。”

    我看着手里这朵花,明明是已经被切断了根茎,但此时在我手中,竟变得越发艳丽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绽放,几乎已经燃烧到了生命的顶峰。

    “执笔还是不解,为何这朵花是我的花呢?”我问道。

    “我可是从你没来地狱之前,就开始替你照顾它了,我自然知道这是你的花。”

    “何为‘我的花’?”

    孟婆左手掐算,还像在计划着什么。她抬头视我一笑:“你先收着,回去自己研究研究。印度的几位神明马上就要到了。”

    我拱手:“那执笔这就先行了。”

    我刚转身,看着身后漫无边际的花田,又慢慢转了回去:“我……要怎么回去?”

    孟婆笑了:“一样的,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我闭上眼睛,失重感晕眩感如预期般地再次袭来。我手中紧紧握着那株曼珠沙华,衣袖护着它的花瓣。待体感褪去,我已重新回到事务所中。红花就在我的衣袖之中,开得艳丽。

    我清空了一只青竹笔筒,将曼珠沙华插在乌木笔筒里。如此艳丽的花儿显得这笔筒更加朴素了。

    我盯着这朵花看了一会儿,不知是倦了还是眼花了,竟觉得眼前的花儿像水浪那样左右扭动了起来。我伸手去触这红花,就在碰到的一瞬间,红花周围的一切突然暗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