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四十七章:小记五· 地铁上的猫精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今日白天,不知怎么想的,就想重新回人间看看。

    没有特别想要拜访的人,或是特别想要前往的地方,只是想要回去看看。

    世间刚刚过完年,鞭炮声还未消停,人们就已经拖着还未休息足够的身体开始上班了。我的记忆中还残留着曾经朝九晚五的记忆,脑袋里一片空白,身体像是上了发条的齿轮。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跟着人群挤上了地铁。人们穿过我的身体,一拥而上。我站在原地,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散发着不同颜色的气场,在我身边一一掠过。待地铁门关紧了,我才踱着步,穿透过地铁列车的外壳,进入到车厢中。

    刚上地铁,我就后悔了,彻头彻尾地后悔了。

    ——我从未想过地铁内的人类气味如此之重。我还活着的时候从未对人类的气味这么敏感——腐臭的猪油混着汗液,同时又被各种各样浓郁的香水所遮盖,一股又一股毫不留情地钻进我的鼻腔。

    我好像能闻出人们在过年的时候都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年夜饭桌上的大鱼大肉化为油脂积攒在人们的五脏六腑内……在这些油脂中,充斥着贪婪,愤怒,悲伤,狂喜……每个情绪带着它自己独有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气味犹如凝固成了实体的浆糊,而这车厢正在被这些气味渐渐填满,我如同身处噩梦沼泽。

    沼泽逐渐没过了我的头顶,我弯腰蜷缩在地铁的角落里,腹中的抽搐到达了顶峰。一阵恶心直冲头顶,我“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自从死后,我还未进食过,所以也没有任何食物从我的身体中被呕吐出来(毕竟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还有没有胃这个器官)。我的腹腔中挤压出了绿色的粘液,粘液喷溅在了地上。我握紧把手,狂吐了整整八站路。

    终究是吐够了,连绿色的粘液也没有了,这才觉得一阵眼冒金星。

    人们踩在他们看不见的呕吐物上,绿色的粘液在站台上留下了一串串脚印。

    “哟,刚死的吗?”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我回过头去看,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也是半透明的。

    “是啊,不久。”

    “这地铁里的味道可不好闻。”

    我擦了下嘴边的绿色粘液,站起身来:“既然不好闻,那你为什么会在这地铁里呢?”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问题!这地铁是我的地盘,我可是呆了好久了。你又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

    “刚从地狱回来,想回人间看看。”

    “你骗鬼呢!”

    “小弟何出此言?”

    “是鬼都知道,地狱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哪有鬼像你这样,还地狱人间来回往返跑着玩,当坐地铁呢?”

    “你我的确是在这地铁上……”我话音未落,腹中一阵恶心,又是想要干呕的感觉,急忙扶住把手呕了出来。

    少年看我这副模样,饶有兴致地盘腿飘在空中:“你应该不是普通的鬼,普通的鬼对人味没这么敏感。甚至有的鬼还觉得挺好闻的,闻着想吃人肉的也不在少数。”

    “那么我……大概不是其中之一吧……”

    “老实交代吧,你到底是哪门子的神仙,微服私访人间?若真是神仙,你这样子也的确是狼狈了点。”

    “在下不是神仙,”我勉强稳住身子,向少年作揖,“在下乃是地狱的执笔官,又名‘尘世执笔’,专为地狱众生记录生前事和琐事,再带回人间。”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是有胡子的样子:“哟,执笔官?你就是最近鬼圈里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位执笔大人?”

    “鬼圈?”

    少年一把揽过我的肩膀:“就是我们这些个孤魂野鬼一起鬼混的圈子,早就听说过你了!”

    “嗯,执笔我也当回地狱当差去了。”

    “大人,你这次来人间做什么的呀?”

    “没什么目的,就是想上来看看。”

    “大人刚死不久,可还惦记人间呢?”

    “惦记倒也还好。之前生活了那么久,也习惯了,就想回来看看大家过完年之后是什么样的。我都快忘了人间的一年是怎样开始的了。”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就这么过呗!”少年把双腿挂在地铁顶部的横杆扶手上,倒掉下来看着我。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深绿,瞳孔似猫,遇到光会缩成一条细细的线。

    “还没有问怎么称呼小兄弟呢?”

    “吾乃镰则,执笔大人,您看着很是眼熟呢。”

    “小兄弟生前不是人类吧。”

    镰则笑着从横杆上一个后空翻跳了下来,蹲在地上看着我:“大人好眼力,我以前是只狸花虎纹大公猫,有幸在寺庙中天天听闻经书修行,悟了些道。活了二十三年整,对于猫来说,也算是寿终正寝了。”

    “那小弟我们同岁。我死时也是二十三岁。”

    “那执笔大人您可是有些短命了。”

    “命也不算短,现在还续着。”

    镰则大笑起来,化为猫形,跳到了一个人类的膝头上,那个人类毫无察觉,依旧玩着手机:“执笔大人可快回去当差吧,应该还有很多客人等着您呢。”

    我作揖:“多有打扰了,这就去了。”

    “我知道的,习惯了地狱的空气,人间的空气是有些杂了,”镰则舔着自己的爪毛,“你要下次还想坐地铁,这节车厢,我还会在的。”

    “多谢邀请,但我大概有很久都不会再想坐地铁了。”

    “那我们有缘再见吧,执笔大人。”

    “嗯,有缘再见。”

    我挥过衣袖,重回地狱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