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四十六章:032 - 地狱酿酒师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三十二号客人。

    我等了一会儿,事务所的大门依旧紧闭。没有敲门声,没有喊话声,什么声音都没有。我皱了皱眉,手握青玉笔,起身前去门口查看。

    刚打开门,门口一个浑圆的亮黄色半透明灵魂看着我尖叫起来,吓了我一跳。

    “莲花灯已亮,请进吧。”我向客人伸手,示意入门。

    球形灵魂愣在原地,一双橘色的小眼睛(如果那对芝麻一样大的小点点是眼睛的话)盯着我看:“执……执笔大人……听说……听说你死了……”

    “嗯,是死了。”

    “那,那,你是……谁?”球形灵魂的声音哆哆嗦嗦。

    “我是执笔,只是身体死了,元神还在。请进吧。”

    球形灵魂犹豫了一下,还是迈着小脚进来了(如果它身体下那对缓慢移动的小爪爪是脚的话):“执笔大人……您的元神……真像个活人啊……”

    “大概死的还不够久,人形还保持完好……好了,我该怎么称呼你?”我走在球形灵魂身侧,询问道。

    “迪迪。”

    我回到木桌之后,在宣纸上写下了它的名字。迪迪的走路速度很慢,我稍微等了一会儿,它终于挪步到了木桌前,大喘了一口气,一屁股蹲坐在青石凳上。

    “迪迪,你今日找我来,有何事?”

    “执笔大人,我总是吃不饱,很苦恼。”

    “你平时都吃些什么呢?”我想起来,之前那位大鳄好像也是一直要吃东西的。

    “我喜欢吃甜甜的东西,但地狱里甜甜的东西太少了。只有地藏王菩萨莲花池里,莲蓬上的露水是甜的。我就只能靠吸食露水为生,根本不够吃,太饿了。”

    迪迪一番话让我想起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没有进食,也没有感觉到饥饿……难道我的灵魂是不需要吃饭的?

    “那可以去人间,人间里有很多甜食。奶油蛋糕啦,奶茶啦,糖果啦,有很多甜甜的东西可以吃。”

    “吃了人间甜甜的东西,我会不舒服。”

    “会怎样不舒服?”

    “会……会无法消化……会变大,会变色……人间的甜食太重了,我没有办法承担。”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吃甜甜的东西?”

    “心情会好!”迪迪回答爽快。

    “那如果不吃的话,会饿死吗?”

    “不吃……不吃的话……也可以。吃了心情会好,不吃心情就不好。”

    “心情不好会怎么样?”

    “心情不好……就会很暴躁。”

    “暴躁了会怎么样?”

    “会……会膨胀……无限膨胀……会变得很大很大……”

    “能变的多大?”

    “地狱有多大,我就能变得多大……”

    “所以迪迪,你是怎么到这地狱中来的?”

    “我……我……”迪迪两颗小芝麻一样的橘色眼睛黯淡了下去,好像提到了它的伤心事,“我是从天庭被贬下来的……”

    “你做了什么?被天庭直接贬到地狱中来?”

    “执笔大人,我本是天庭第一酿酒师,三界中最好的琼浆玉液便是出自我手。每年王母娘娘的蟠桃盛宴,都少不了我的佳酿。”

    “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迪迪叹了口气:“说来也是造化弄神,我身为第一酿酒师,自己却酒量奇差无比。每次浅尝一小杯,就已经是头脑发胀,脸红耳热,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发泄在酒桌上。待酒醒了,却又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实在是太糟糕了……”

    “所以你会喝自己酿的酒吗?”

    “喝啊!必须得喝!我自己都没有尝过,又怎知是不是这三界中的佳酿!但每次尝酒的过程都相当痛苦。我命令我的徒弟带着堵嘴丝巾和捆仙绳,只要一见我喝到脸红耳热之时,就把我打晕撂倒,绑起来,堵住嘴,拖离众人越远越好。我那徒弟啊,也算是尽责了。我知道我力气大,撂倒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我还会还手打回去。酒醒后,看到我徒弟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好在收他为徒之后,一次胡话都没有再说过。用我徒弟的话说,先绑脚撂倒,再捆手,最后塞嘴。三件事情最好在瞬息间同时完成,稍微有所偏差都会挨一顿结结实实的揍。哎,您说说我这师傅当的,实在是惭愧。”

    “你徒弟现在还在天庭酿酒?”

    “他啊……学得不怎么样。我临走前都没掌握酿出美酒的要领……不过拳脚功夫倒是大有长进。”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你被贬到了地府?”

    “我执意要酿出这世间最为甜美的佳酿,而我知道最甜美的原料是从这世间最为痛苦之地生长出来的。那应当就是此处了,就是地狱。”

    “你找到这世间最甜美的原料了吗?”

    “即是地藏王菩萨莲花池中,莲蓬上的露水。这份甘甜与天界大有不同。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这极深极苦的地狱中,这一滴甘露能润泽多少孤魂野鬼的伤痛!”

    “然后呢?”

    “我为了酿酒,偷了一把莲蓬回到天界。怎知啊,怎知!这露水回到天界后就变得普普通通,还不如人间的井水甘甜!毫无滋味,酿出来的酒更是苦涩的不行。我不信,这露水明明是我在地狱中亲口品尝过,我的味蕾是不会出错的!我一次又一次往返于天界与地府之间,偷地藏王菩萨的莲蓬。”

    “然后你就被贬了?”

    “哎,我不是因为偷窃莲蓬一事被贬的……那年的蟠桃盛宴,我拿不出好酒了。”

    “为什么?”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啊。而我整整花了天界中一整年的时间,研究到底怎么用这甘露酿出好酒来。天上一年过去了,每坛酒都十分糟糕。要么苦涩之极,要么酸涩到难以下咽,要么辣的让神仙都流了眼泪。这蟠桃盛宴没有琼浆玉液相伴,职责自然在我……那我也就没有脸面再在天庭就职了……我被贬出了天庭,可以来人间讨份生活。但我忘不了这地狱中的甘露啊!就绕过了人间,跳进了这地府里。”

    “那你在地府里酿出你想要得到的酒了吗?”

    “执笔大人,您喝的云酒,就是出自我手。事实上,这地狱中唯一的酒,就是出自我手。”

    “云酒啊,很辣,但很带劲。”

    “这份辛辣比起在天庭时所品尝到的辛辣简直不值一提了……我还是搞不懂哪里出错了。”

    “你已经酿出过三界中最好的酒了。”

    “不够,执笔大人。那些酒只是甘美好入口罢了,没有回味,没有任何一个神仙回想起任何一届的蟠桃盛宴,会想起:啊,那年的酒真好喝。大家只会谈起玉帝说了些什么,王母说了些什么,哪位神仙又说了些什么。偶尔夸夸盘中的蟠桃,但绝对没有人会夸酒。从头到尾,如此好的美酒都只是个陪衬罢了。可惜啊,可惜!”

    “这次我新收的云酒很好喝,和以前相比柔和不少。我的客人们喝过虽说辣,但也喜欢。地狱中本无酒,你的到来给地狱带来了这个产物,非常了不起。”

    “执笔大人……您是真的这么想的?”

    “嗯,我活着的时候就是个爱酒之人,若是在这地狱中没有几口小酒喝,估计也得郁闷了。”

    迪迪看着我,芝麻小眼里瞬间充满了泪光:“您……您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嗯,我觉得你所做的工作,非常了不起。”

    芝麻小眼儿终于兜不住眼泪了,迪迪嚎啕大哭起来。我从桌中摸出一块丝帕给它递去。迪迪抓着丝帕,眼泪鼻涕毫无保留地喷射出来。它的身体也随着哭泣,开始慢慢缩小。

    周身半透明的黄色能量体逐渐缩小成了一个人形——是一位穿着鹅黄色天庭官服,梳着高高发髻的仙人老者。他的头发和胡子已经白了一半,长眉垂到脸颊处。

    “执笔大人,惭愧啊,惭愧!”迪迪紧紧抓着手帕,还在抽泣。

    “为何而惭愧?”

    “老夫酿酒千年,只想着酿出这三界中最美的佳酿,却从未想过自己真正想要的……我想要的……老夫想要的……想要的……是能听到酒客们真心的赞美啊!”

    “谢谢你,迪迪,谢谢你的酒。”我回答道。

    迪迪的眼泪收不住,还在噼里啪啦往下落:“执笔大人,我真是……真是太开心了。”

    “接下来你打算做些什么呢?”我问道。

    “接下来啊……地狱比天庭更需要酒啊!我要此处好好钻研,好好钻研怎样才能酿出地狱众生喜欢的酒。执笔大人,若您不介意,我定期会送新酿出的酒来给您品尝。”

    “若真如此,十分感谢,十分感谢。”

    迪迪站起身,丝帕捂在鼻子上:“那老夫先起身告退了,如此哭相,实在难看。”

    “不打紧,不打紧。”

    我起身一直把迪迪送到事务所的门口。

    “认识您,非常高兴。”迪迪说。

    “回见了。”我说。

    “回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