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三十八章:028 - 地狱烈火的追逐者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二十八号客人。

    大门被一阵风声撞开,一股热浪涌了进来,客人大喊:“执笔大人!”

    还未等我说请进,一团火焰似的人形就从门口一路烧到了我的木桌之前,我的地板上瞬间留下了一片被炙烤过后焦黑的痕迹。

    “执笔大人!你可得小心点,我很烫!”这位客人嗓门很大,墨砚里的墨水被震动地荡起涟漪。

    客人的周身热浪升腾,木桌后的我也感到了灼热感。

    这火刚烈刺人,一点不温暖,只有让我心中烦躁。

    我的鼻尖已经感到了灼烧的疼痛,后脑勺却还是凉的。

    “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我问。

    “英泽,”客人回答道,“泽是三点水的泽,我师傅给我取的名字。”

    我在宣纸上写下“英泽”二字:“好的,英泽。请问您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执笔大人,你说这地狱的火焰和我身上的火焰,哪个更强?”英泽仰着头。

    “我不知。”

    英泽身上的温度开始增高,桌上来自地狱的宣纸竟然都被烤的边缘发黄起来。

    我念动金光符屏障,挡在书桌面前,想要阻挡住部分的热度。

    “执笔大人,若是我想,我可以把你的事务所烧成灰。”

    “英泽,若是我想,我也可以就此送客。”

    我手中的青玉笔开始发出绿光。绿光清凉,书桌后的温度降了下来。

    英泽盯着我手中的青玉笔,身上的火焰稍微收敛了一些:“哎,看来我还是不够强。”

    “所以你今日来找我,是为了何事?”

    “我就想看看执笔大人有多大能耐,我和地狱烈火,哪个更强一点。”

    “哦,那你已经见识到了。后面半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你去问别人吧。”

    英泽听到此话,收敛了身上的火焰。只在皮肤外面留着一层淡蓝色的火芯微光,事务所的温度终于重新回归正常。

    我侧头看了一眼英泽身下的木椅,不出意料的,已经黑成焦炭模样了。

    “其实是我师傅让我来找你的,我也不知道我来要做什么。”

    “你师傅是谁?”

    “乃是西方鬼帝王真人是也!”

    “那你应当去问他找我是为了何事,问清楚了再来。”

    “执笔大人,一般鬼都找你有什么事啊?”

    “讲述生平,见闻,所想所感,一切想让我记录下来并带回人间去的内容。”

    “那我大概也是为了此事而来的吧。”

    “若你愿意说,我便会如实记录。”

    英泽思考了一下,好像在决定要从何处说起:“执笔大人,我曾经也是个凡人……”

    英泽把燃烧着蓝色火焰的双手伸在空中给我看,若是细细看才发现,双手的表面是人的皮肤,正在火焰中不断被燃烧,但又不断愈合。愈合的速度和燃烧的速度正好持平了,于是皮肤成为了火焰本身的燃料,无休无止地就这么烧了下去。

    英泽继续说:“我曾是个渔夫,每天与海水相伴。”

    “然后呢?”

    “我厌了那海水,厌了咸风和鱼腥味,想去城镇里看看。三十岁那年,我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我从小到大生长的码头,独身一人去了京城。”

    “在京城发生了什么?”

    “执笔大人,你也是修道之人吧,可听说过三昧真火术?”

    “只是听闻过,不知真的是否存在。”

    “我初进京城,看什么都新鲜!街上有一道士摆摊儿,说是要教人法术,我看着新奇,就上去了。那道士闭着眼睛,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叫出了我的名字,还说出了我的生时生辰,给我吓了一跳!”

    “然后呢?”

    “那道士递给我一本各种术法的合集,让我随意翻阅。我就坐在他的小摊面前,翻了几页,一张白描图牢牢吸引了我——图上,一个人手持长剑,双眼和口中都喷出火来,烧的前面的敌人四散而逃!我问道士,他可会这一招?”

    “道士怎么说?”

    “道士笑了下,起身说此处不方便演示,让我随他走。我刚到京城,无亲无故,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也自然没有地方要赶着去,就随他走了。道士把我带到一条湍急的河边,让我站在离他二十步开外的地方,说是怕运气伤着我。”

    “然后呢?”

    “他先是运气,打了一套功,具体做了什么我也看不懂。总之就在我快要耗尽耐心的时候,道士嘴一张,真的就喷出了火来!火之大,直直烧过水面,一直烧到了对面的芦苇丛!道士手背在身后,笑着看我之时,水面上的大火还在燃烧。我当下就跪了,拜师学艺!”

    “学会了吗?”

    英泽身上的火又旺了一些:“执笔大人,我身上的火可不是什么三昧真火,也不是跟那道士学会的。全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那道士就是个江湖骗子,我把银两都付给了他,勤勤恳恳练了一整年,才发现他只是用些道具耍耍人罢了!”

    “他不是一开始说出了你的名字和生辰吗?”

    “这道士,其实以前和我是同一个渔村的。也是后来厌了海水,来到京城闯荡。我出生的那天他正好在邻居家吃酒,什么都听到了。若说他真有什么本事,大概就是记性好吧,时隔三十多年,还能认出一个新生娃娃。”

    “你发现他是骗子,然后你做了什么?”

    “我用他骗人的玩意儿,烧了他的房子。当时他喝了酒,糊里糊涂地就走了,大概就是被烟给熏死的。”

    “那你呢?”

    “我啊,我收罗了他剩下玩把戏的工具,想着之后也可以靠表演喷火为生。但没想到啊,没想到……”英泽好像不愿意继续说了,他身上的火又变为了蓝色的火苗。

    “发生了什么?”

    “在那之后,我本想好好修道,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修行。我最后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路……做道士,摆摊儿,骗来京城里的新瓜蛋子……最后……最后……我被自己的徒弟给烧死了。”

    “被烧死之后,你就来了地狱里?”

    “睁眼的时候,我皮肤上就冒着火焰,烧的疼的要命。我在地上来回打滚。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呵斥我跪下,我这才发现自己在阎王殿上。阎王坐在高座之上,大殿两旁分别坐着五方鬼帝。阎王问我为何而来,我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做过的所有错事。阎王问我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对三昧真火术念念不忘,就回说,我想学真正的三昧真火术。这就被西方鬼帝王真人收去做徒弟了。”

    “那你学会了吗?”

    “哪有那么好练!看看我把自己练的,现在练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师傅和我说,若是有一天我能烧的尽地狱烈火,那我就练成了。”

    “烧的尽地狱烈火,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明白,大概就是比地狱烈火要更厉害吧。”

    “若是练不成,该怎么办?”

    “那怎么可能!我肯定能练成的!”英泽身上的火又烧了起来,像是在证明自己的实力。

    “嗯好,那祝你好运。”我说。

    “等我练成那天,我就会代替地狱烈火!这三界内外,不会有比我更强的存在!”

    “所以你宁愿做一团火,也不愿意重新回到人间?”

    “做人有什么好玩的?”

    “那做火有什么好玩的?”

    “看到什么就能烧什么!什么都能吞噬!什么都能征服!”

    “嗯好,那祝你好运,”我起身,“谢谢你的分享,时间也差不多了。”

    “待我修炼成的那一日,执笔大人,一定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嗯,加油。”

    英泽昂首挺胸地站起来,大摇大摆地往事务所门口走去,身上的烈火再次烧起。

    “就这么说定了,执笔大人!我会烧给你看的!”

    “不烧给我看也可以,加油。”

    我冲他挥了挥手,英泽大笑两声,关上了事务所的大门。

    事务所内还残留着一股浓浓的焦炭味,脸颊被烤的燥热,手脚却冰冷无比。

    我拉开窗帘,看着远处的血海,血海之下,最深处的地方,就是燃烧着永不熄灭的地狱烈火。

    地狱烈火兀自在地狱的最底层燃烧着,威慑三界,无休无止,直到万事万物尽头。

    真的有人想要成为那样的存在吗?

    也许吧,我不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