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三十七章:027 - 把猎枪塞进嘴里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二十七号客人。

    “咚咚咚”,像是金属钝器撞击在门上的声音,这位客人礼貌地敲了三下门。

    “请进。”我说。

    客人没有回话,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脚步声像西部牛仔穿的带着刺钉的那种长筒马靴,每一步都带着金属片之间摩擦的后缀声,有些沉重,有些缓慢。

    “大人。”低沉的男性声音夹杂一股陈年烟草的气味。

    客人弹了一下宽边牛仔帽,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大络腮胡,一双忧郁的眼睛藏在了帽檐之下。

    “可否借个火?”客人夹着雪茄,递到我面前。

    “不好意思,这里不能抽烟。”我回答道。

    客人有些扫兴地把雪茄收进牛皮背心的胸前口袋里。这件牛皮背心沾满了机油的污渍,边缘处已经被磨的发亮。

    “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约克。像纽约客那样,只是没有纽(york. like new york but i’m nothing new.)。”

    我在宣纸上写下“约克”:“好,约克,请问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约克左手抓了抓自己的络腮胡,重重叹了口气:“能帮我写封信吗?”

    “为何需要写信?”

    “若是不能抽烟,喝酒也行。”

    “不喝酒说不出来?”我问。

    “烟和酒,你总得给我个东西让我打开话匣子。”

    约克粗大的双手合在一起摩擦,看起来有些紧张。他的指甲缝里也全是像机油那样的黑色脏污。

    “行。”我转身取了一只陶碗,斟上了云酒给他。

    “大人不跟着一起喝点?”

    “今日就不了。”

    约克喝了一口,被呛的连连咳嗽:“这地狱的酒,太冲了。要是有肯塔基产的波旁威士忌就好了。”

    “只有这种酒,地狱里没有costco,和人间比不了,凑活喝吧。”

    约克看着陶碗中剩下的半碗云酒,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仰头,干尽了。他又是猛咳嗽了一阵,脸颊涨的通红,咳出了眼泪。大概咳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才可算是消停下来。

    “够了吗?”我问。

    “够了……咳咳……够,”约克深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正处于亢奋状态的气管,“执笔大人……我刚来地狱不久……”

    “你是怎么来的?从哪里来的?”

    约克转过身望向窗外不远处的自杀崖,侧面对着我。我这才发现他的脑袋后面空了一块,像是后半部分的头骨带着一大半的大脑不翼而飞。

    约克盯着自杀崖看了一会儿,转回身,低头看着空空的陶碗:“如果我知道地狱里连波旁威士忌都没有,我大概是不会把猎枪塞进自己嘴巴里的。”

    “那你为什么要拜托我写信呢?”

    “我走的太急了,连遗书都没写,”约克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如果还有机会,我想让我哥哥知道,让我母亲知道……我有多爱他们……我真的好想好想我哥和我妈妈。这个决定,真是太蠢了……太自私了。”

    “你当初为什么自杀?”我问。

    “我失业了。那是两年前,新冠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哥哥失业了,我母亲也失业了。我的前女友要和我分手,之前我们已经打算结婚了……但她说,新冠会改变整个世界,之后都会不一样了,她不想把余生都放在一个家庭里面。她是某天晚上走的,留了一个便签,说她去意大利了,她一直都很想去意大利……”

    “然后呢?”

    “我们家里的经济很快就要撑不住了。我每天只能吃麦片,然后就是喝酒,抽烟……喝了很多很多酒……我不想醒过来,我不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该死的新冠,我的人生都因此而改变了。我本来应该已经结婚了,也许有了一条狗,我和我的妻子会非常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然而现在……现在我什么都没了。我在地狱里,我他妈的在地狱里,和一个来自中国的神职人员做心理咨询,这感觉真是他妈的糟透了。”

    “让我来理解一下,所以你是因为失业和分手,所以开枪自杀的?”

    “很多原因……很多原因执笔大人……这些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约克扶起帽檐,抬眼看了我一下,歪嘴笑了下:“请允许我实话实说,执笔大人,若是我所有的心理医生都有你这样的好耐心,我大概还能活的久一些。”

    “哦,谢谢。”

    “真的不能抽雪茄?”

    “不能。”

    约克叹了口气,换了条腿搭在膝盖上:“我大学的时候就病了,双向情感障碍(polar),这是医生告诉我的。我自己倒是觉得自己没病,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怎么样?”

    “会很悲伤,很悲伤,悲伤到呕吐,想要杀死自己。我有无数次想要杀死自己。但有时又会很亢奋,感觉自己什么都能做!无所不能!没有中间地带,执笔大人,你能想象吗?我的一生,如果没有酒精和药物,就只能在极度悲伤和极度亢奋中反复横跳。很累,我真的很累。”

    约克突然咧嘴一笑:“你知道我自杀的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

    “我刚和我哥哥大吵了一架,他骂我是个无药可救的失败者,我推了他一把,他摔在地上,崴了脚。我对他吼道,这辈子我都再也不想见到你了!然后我就去柜子里找我的波旁威士忌。你猜怎么着?”

    “酒没了。”我说。

    约克笑了,继续说:“对,酒没了。我的威士忌是和我的猎枪放在一起的。你说,我都打开柜子的门了,总得拿一样东西吧。”

    “然后你就开枪杀了自己?”

    “如果我这可悲的一生让我学到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一个清醒的人是绝对不会冲自己抠动扳机的。”

    “所以你做了什么?”

    “我拿着我的猎枪,开了五个小时的车,到了两百公里以外的城镇,抢劫了那里的一个卖酒的商铺。店主……是个黑人老太太。我当时很害怕,很害怕。其实我不想要柜台里的钱,我只想要店里的酒,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冲她举起了枪,她抬起双手,盯着我……上帝啊,我至今无法忘记她的眼睛……她的眼神里没有害怕,一点都没有。”

    约克顿了顿,他的呼吸在颤抖,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她的眼中只有鄙夷,是那种能把你的尊严彻底踩踏在脚下,磨碎,磨成粉末的那种鄙夷。‘不要那么看着我!’我冲她喊。可是没有用,没有用,她根本就不怕我。我开枪了……”

    “她死了?”

    “我……我不知道。我开着车一路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平复下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是的,我不知道我在哪里了。天黑了。路边是大片大片的玉米田地,空气还是熟悉的路易斯安那的味道……副驾上放着我刚刚抢来的两瓶酒,两瓶加起来不过四十刀的伏特加,是用那个老太太的生命换来的……”

    “然后呢?”

    “我好难受,好难受,只想把自己喝死,喝到死为止。我灌了半瓶伏特加,真难喝,胃里烧的难受。我很快就神智不清了。我打开车的后座,躺了进去,看到猎枪还放在副驾驶上。我把枪摸了过来,伸进自己的嘴里。远处好像隐隐约约传来了警笛的声音……我开枪了。”

    “你杀死了自己,之后发生了什么?”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我正在往下坠落。我的胃里还带着伏特加的灼烧感,加上失重感,我在下落的时候就吐了出来,呕吐物又飞到了我自己的身上。我还在想着要怎么把呕吐物清理干净的时候,就已经摔在了那个悬崖上。悬崖下面是红色的海。我不知道我在哪里,身边的一起落下来的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有的在笑,有的在哭,很吓人。旁边一个长着牛头人身的魔鬼和我说……欢迎来到地狱。”

    “你后悔自己杀了人吗?”

    “我杀死的不是她!不是那个人!是她的眼神!我的上帝啊,如果把我放在同样的状况里一万次,我可能都会做同样的决定。我受不了那样的眼神!”

    “所以你不后悔。”

    “我不知道我后不后悔……我很想家,想回去。”

    “你接下来打算回人间去吗?”

    “我不知道,我听别的鬼说,如果回到人间去就要重新开始了。我不会记得之前的家人。那我回去也没什么意义。”

    “不回去的话,就是继续呆在地狱里。”

    “呆在地狱里的话,至少我能拥有和哥哥,和母亲,曾经我们所有人在一起的回忆,不是吗?”

    “嗯,那么好,”我放下青玉笔,“今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可是……你还没有帮我写信呢。”约克说。

    “我没有答应要帮你写信。”

    “执笔的工作不就是运输文字吗?信件本身就是运输文字,不是吗?这是你的工作。”约克一激动,脖子红了。

    “一,不是所有的文字都需要我来运输。二,既然是我的工作,运输和记录的文字内容也当由我来抉择。三,遗书本就是你自己应该写的东西,并且是生前就应当写好留给活人的信件。你已经错过了生前的时机,没有任何人可以为你代劳此事了。”

    “可是……可是……”

    我已起身准备送客:“时间差不多了,请吧。”

    约克站了起来,有些失落:“我觉得我什么都没得到。”

    “你想得到的东西,不在我这里。”

    “那在哪里?”

    “你在地狱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得到。”我回答。

    约克走向门口,一句话都没有说,关上门出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