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三十三章:024 - 蒲公英的记忆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了,事务所迎来了二十四号客人。

    “喂喂喂,有人在吗?”好几个声音同时在门口响起,“有人在吗?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请进。”我说。

    几个披着白布幽灵状的生物慢慢飘了进来,仔细数数,大概有六个左右。白布上有两个黑孔,长得就像动画里的披着白色床单的鬼。

    “稍等一下,我一次只能接待一位客人。”

    “我们,我们,是一起的,一起的……”声音此起彼伏,“我们,们,是同一个……灵魂,魂……”

    幽灵的声音自带回声,层层叠叠的声音在整个事务所中回荡起伏。

    我铺开笔墨:“好,那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亚当……当……当……”

    我在宣纸上写下“亚当”:“请问亚当,你今日找我,有何事?”

    散落着的六个不同的幽灵慢慢开始往中间汇聚,像洒在平面上的水银珠那样,水银柱慢慢靠近彼此,在颗粒之间的引力中粘连起来。六颗变四颗,四颗变两颗……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整体。

    亚当的身体也如幽灵那样,直接穿透过了木椅,将木椅完全包裹在身体里面。

    它低下头,一双黑孔看着我。

    “执笔大人,”它的声音大概是因为身体汇聚的缘故,不再有回音,我可算是听的清晰了些,“我来,要推荐信。我想,投胎。”

    “投胎直接去找孟婆也可以,不必非得从我这边拿推荐信。我这里的推荐信只给那些改了主意,决心要开始新的生命历程的客人们的。”

    “孟婆,让我来找你。她说,我还不能投胎。”

    “为何不能投胎?”

    亚当云雾般的身上突然分裂出了一个幽灵,幽灵眼神空洞迷茫,兀自往天花板飘去。亚当拉长身体,头顶上张开一张大口,像吞噬细胞那样,把幽灵重新吸入腹中。

    “呼,执笔大人,我非常的不稳定。我的魂魄分裂成非常多的部分,很难聚集在一起,随时都有可能会四散而去……必须时时把它们都抓的牢牢的才可以……”

    “亚当,你是怎么到这地狱中来的?”

    “我啊……我是被风吹下来的……”

    “被风吹下来的?”

    又有一抹游魂分裂出去,亚当张开大嘴猛地一吸,像吸果冻那样将其吞入腹中。

    亚当大喘了口气,不断抓着自己散出去的魂魄看起来是个劳累的体力活

    “我本是路边的一棵蒲公英草,夏初开花,夏末结籽,本就想着跟着干爽的早秋凉风飞去,落在田间山野都可以。我们植物的生命就是这样,种子还带着之前的记忆,在新的土壤里安营扎寨……我还记得我最早最早的样子。那个时候我还在一座雪山的山脚下,身边全是同为蒲公英的黄色小花。那里空气干净,泉水甘甜。夏去秋来,一阵风儿把我带走了,带去了山野,城市,田间,水沟旁……当然也有很多种子就枯死在了路上,大部分的种子都是枯死的。只有少部分,少之又少的幸运儿,可以带着之前的所有印记,继续活下去。”

    “所以你是怎么就被吹到这地狱里来了呢?”

    “对对……这件事情……”

    在亚当说话的期间,身上还有散魂不断地冒出来。它不断地重复着抓住身边散魂的动作。好在它做此事已经足够熟练了,就像是一旦学会了骑自行车,就永远都不会忘记一样。可以一边聊天一边骑自行车,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我最后在人间的记忆,是在一条繁荣的大街旁,青石地砖,我就在路旁地砖的缝隙中静静地开花结籽,等待风把我带去下一个地方。而就在我的草籽成熟之日,地狱之门打开了。”

    “地狱之门打开了?”我有些困惑。

    “中元节,地狱之门向人间大开,百鬼夜行之际,一阵凉风吹起。我的草籽径直向地狱飘来。待我再有了记忆的时刻,我已是此副身形,不再是之前的蒲公英草。说实话,执笔大人,这副身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所以你是在中元节的时候,误打误撞被风吹进了地狱里?”

    “我想是的。”

    “你身上的散魂又有多少呢?”

    “回大人,七七四十九个。”

    如此之多的散魂,一时半会儿也处理不完。孟婆说不到时候,却让亚当来找我,我实在是不明白孟婆此举为何意。

    “孟婆是否说了,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我并未询问……”亚当看起来有些抱歉。

    我思考了一下,既然是拜托了来找我办事,却不知要如何解决,还是亲自去拜访一下这位地狱中的同事为好。

    这么想着,我点上了一柱香,青烟徐徐升起:“我在一柱香内会回来,在此期间,请尽量保持你身形的稳定,不要分裂的太厉害。”

    “执笔大人,我会尽力的。”

    我念动金符咒语,包裹在了亚当身边,刚好罩住了一圈散魂。这样在我离开期间,至少能保证事务所的安全。

    我闭上眼睛,神识移动。刹那间,便来到了黄泉边上。

    黄泉细细流淌,充斥着一股温泉特有的硫磺气味。一座木质的拱桥上,一位身着绿纱长裙,肩臂上缠着红色丝绸飘带的女子,正依在扶栏上,像是在等人。见我出现,孟婆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执笔大人,之前只见你的信,今天总算是见到本人了。”

    孟婆的一双桃花眼眨了眨,眼尾画着淡红色的眼影。她看起来十分高兴。

    “久仰大名,”我拱手,“今日接待的客人,名为亚当,想要到您这里投胎,但却被您指到了我这里。执笔我只会写字,对投胎一事的流程好不熟悉,不知孟婆大人此为何意?”

    “孟婆大人?”孟婆捂嘴一笑,“此称呼好生奇怪,称我为孟婆就好。”

    听到她的笑声,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是,还望您能够稍作解释,执笔我也好办事。”

    “那孩子呀,自己混乱的很呢,去了人间也大概会落个头脑不清精神分裂的结果。想请执笔大人给它理理清楚,再进入轮回呢。”

    “执笔我的工作是写字,帮忙理清思路这一点,并不在我的工作范畴之内。”

    “执笔大人哪里的话嘛,之前那些拿着推荐信来找我的孤魂野鬼,不是被你理得很顺溜?”

    “这……顺手帮忙罢了。”

    “执笔啊,”孟婆眯着眼睛看我,“你在担心些什么?”

    我愣了一下,好似被看透了心思,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

    “亚当体内有七七四十九个散魂,这我要理,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我有些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这孩子的散魂,也许不属于它的呢?”

    “孟婆的意思是……”

    “我也只是猜测,放手又何妨?”孟婆笑了下,好看的双眼眯了起来,“好啦,我这边又要来客人了。执笔大人快请回吧。”

    我望向远处,一个长队的孤魂野鬼们正在往桥这边飘来。

    “多谢提点,”我拱手,“这就回去了。”

    “祝顺利哦。”

    孟婆伸手拍了下我的肩,一个晃神,我已重新出现在事务所的木桌之后。

    金光屏障里已经充满了各种各样飘浮着的散魂,我大喊:“亚当!亚当你在吗!”

    一阵咻咻的风声,散魂之间开始互相结合,就如之前那样变成了一个整体:“我在,我在,执笔大人。只是一个走神,就分裂开来了。”

    我瞟了眼香,刚刚燃尽:“亚当,如果你放手这些散魂,会怎么样?”

    “放手?不,不可以的执笔大人,这些散魂本是我的一部分。若是放手,我也会消失不见的。”

    “消失不见是什么意思?在地狱中消失了,你还能去哪里?”我问道。

    “每一片散魂都有我的一份过去的记忆……在雪山下,田野间,青石板旁……若是放手,那我的记忆也会随风而去的。”

    “但你若是想要开始新的生命经历,就必将喝下孟婆汤,忘记之前所有发生的一切,不是吗?”

    “是……是……”

    “既然如此,为何不放手呢?”

    “执笔大人……我,我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

    “我本就是一棵植物,没有多少珍贵的东西。记忆是我为数不多的珍宝了。若是连记忆都没有了,我岂不是根本就不存在了?”

    “有了记忆,就能证明你存在过?”

    “我是这么想的,执笔大人。只要我记得过去发生的事情,就能证明——就算我只是一棵蒲公英草,也曾经存在过地球上呀!”

    “证明曾经的存在,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亚当沉默了,好像在思考。它身上的散魂借此契机想往外飘去,一个个从它白色的身体上浮了起来。

    “我不知道……执笔大人……我不知道。”

    “从目前来看,你执着于证明自己过去存在的信念,反而限制了你无法投胎,无法获得新的生命。试着放手吧,做蒲公英这么久了,也该试试别的生命形式是怎样的了。”

    “大人……我……”亚当还在犹豫。

    “我不会逼迫你的,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又点上了一柱香,“半柱香的时间,你来做决定。”

    亚当身上的散魂还在往外飘着,全被罩在了金光罩中。亚当黑孔般地双眼看着面前的散魂们,没有特地去捞它们。香柱青烟徐徐,我给自己倒了杯苦茶,耐心地等待亚当的回应。

    “好,执笔大人,就这样吧。”

    亚当终于说话了,此时金光罩内已是白雾一片,散魂飞的到处都是。散魂互相之间拥簇着,贴在金光罩的边缘上。

    “什么?”

    “我想放手了。”

    “你确定吗?”我向他反复确认道。

    “您说的对……那些记忆也只是属于我作为蒲公英时候的记忆……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我决定向它们道别!”

    “好,如你所愿。”

    我口中念动咒语,金光罩慢慢收起。先是顶部破了一小口子,几只散魂迫不及待地钻了出去。我转动右手青玉笔,打开屋顶上的天窗。随着缺口越来越大,散魂们如万千萤火虫般涌向天窗,冲向地狱的黑色天空。有些向地狱深处飞去,有些随风四散,更多的,则如繁星银河般飘荡在黑幕夜空中。

    门外还在排队的客人们,抬着头,远远地看着这个场景。

    “谢谢……谢谢你们……”亚当的身形越来越小,“再见,再见……”

    当最后一朵散魂离开了天窗之时,亚当的身体已经缩到一颗乒乓球那么小了。温白如玉的身体散发着一圈温暖的光晕。

    “执笔大人,我现在感觉,挺舒服的。”亚当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往上飘,“我觉得自己很轻……很轻……”

    “你接下来想去哪里呢?”我问道。

    “去人间,执笔大人,我要去人间了。”

    “嗯好,祝福你。”

    “再见了,执笔大人。”

    亚当的身体如鸟儿也飞出了天窗。

    事务所中安静了下来。

    我挥动青玉笔,关上天窗。

    “再见,”我说,“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