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五章:004 - 抢了二郎神眼睛的云朵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昨日被阳间的公司派去出差,早上五点出门,晚上十一点到家,阴间的事务所就只好休息了一天。看着后面长长的队伍,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觉得今天还是接待两位客户来有所弥补。我做事喜欢保持着一定的惯性,若是定好了一天一位的速度,如果时间上能允许保持这样的惯性,那么再好不过。但这种特殊情况之下,也只好勉强打破惯性,之后再慢慢找回来。

    我本以为自从之前狐妖捣乱被我训斥后,排队的人会有所减少。但未曾想,这次刚下去,就看到窗口,门口,整个事务所外,离三圈外三圈围满了孤魂野鬼。

    不是来排队的,更多的是来看热闹的。

    大概地狱清冷,难得闹腾一次倒也算是个不错的娱乐节目了。我是不喜欢这份热闹的,被这么多鬼看着,连鬼都很难敞露心声了吧。

    如此想着,就给事务所换上了黑色的窗帘,把所有稀奇古怪的眼睛挡在玻璃外面。

    红色煤油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它的第四位客人。

    这次的门开的不急不缓,甚至打开前,还敲了敲门。这份难得的礼貌让习惯了被破门而入的我甚至都有点受宠若惊。

    “打扰了,执笔大人。”一个憨厚的声音自门口响起,“在此等候大人多时,请问现在方便进来吗?”

    “请进吧。”我已摊开宣纸,一切准备了当。

    “大人,我身上有些脏,可能会弄脏你的地板。”门打开了一条缝,门外的客人还未现身,“我的身体也比较大,可能塞不下这个房间。”

    “不用担心地板的事。若你能进来,就进来,若挤不进来,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如实说道。

    门外的身影犹豫了一下,门又被打开了一点:“那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

    一开始只是一团稀泥从门口流了进来,泥石流那般不成形的稀泥。紧接着是成堆的烂泥,散发着某种肉体烧焦和腐烂的气味。各种白骨和枯木烂枝挂在烂泥表面,在空气中随着烂泥的移动而上下晃动着。我的心里早有准备,说实话,自从大鳄喷了一整屋的粘液之后,我自认为不会遇到比那更糟糕的情况了。但接下来的情况,彻底,彻彻底底地超乎我的预期。

    越来越多的烂泥涌进来,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竟如泥石流般突然冲撞开大门,向我的木桌驰骋而来。我见势不妙,急急撕下贴在左边墙上的一道金符,嘴中念动咒语,一道屏障瞬间以木桌为边界向左右展去。烂泥刚刚撞击到屏障之上,泥浪飞溅到了屋顶。有几滴屏障还未来得及挡住的,溅在了木桌的宣纸上,我的衣服上,身后的书架上。

    我手持金符,继续念动咒语,死死顶住这份冲击。大概过了几分钟,铺天盖地海啸般的冲击感弱了些,房间里逐渐安静了下来。我刚想松一口气,一颗硕大的眼珠突然“砰”地一声,撞在了屏障上,把我吓了一跳。

    “执笔大人,实在是,不好意思。”眼珠几乎要和我整个人一样大,眼白布满血丝,蓝色的虹膜上夹杂着深棕色的杂质。

    “无碍无碍。”我清了清嗓子,把金符放在手边,拉开椅子重新坐下,“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执笔大人,你有心事?”眼珠死死盯着我,突然开始收缩。

    我浑身突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那瞳孔就如黑洞般,随时要把我吞没。我闭上眼睛,稳定了一下心神:“凡人皆有心事,鬼也有。说吧,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结彩云。”

    “好的,结彩云,在开始之前,说明两条规矩:一,若是再问起我的私事,出门左转不送。二,若是我送客之时不走,我会亲自动手逐客。明白?”

    “执笔大人,请原谅我的无礼,”瞳孔稍微放松了些,我的眩晕感减轻了一些,“我只是对别人的心事都很好奇罢了,绝无不尊重大人的意思。”

    “行,知道了。那么请说吧,今日所来是为了何事?”

    “大人,我承载了太多秘密,我已经快要……接受不住了。”

    我在宣纸上写上了“结彩云”三字,继续听它说了下去。

    “我本是天庭一朵祥云,因五颜六色,生得好看,被玉帝赐名为‘结彩云’。我每日为天宫仙女伴舞,带万寿老仙遨游天际。我与仙鹤为伴,以露水为食,过得轻松又自在。”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面前这坨烂泥堆的确很难和一朵祥云联系在一起。

    “可是我觉得我不快乐,我不想只做一朵轻飘飘的云。我每日听天仙们畅聊三界之事,觉得他们实在是太无知了!这世上就没有我去不到的地方,听不到的话,我比他们知道的要多多了。凭什么他们能做天仙,我只能做一朵云呢?这世道好不公平!”结彩云有些开始激动了,瞳孔再次收缩,我的脑袋又有些发晕。

    “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由一朵祥云,变为现在这副模样?”

    “怪,就都怪,杨戬。”烂泥突然开始变硬,我能听到烂泥与屏障的接触处发出干涩的摩擦声,“都是他,他给了我一只眼睛,让我看到了天下人的心事,体会到了天下人的心事。好重,好重啊,这些情感都太重了。它们通过这只眼睛进入我的体内,在我身体里腐烂,发酵,发臭,洁白被污染成烂泥的样子。我快要承受不住了,执笔大人!如果不是杨戬,也许我还是一朵轻盈的云,我还能飘在天庭,而不是掉落到如此地步!”烂泥的波动开始变得越来越大,我不得不分一部分精力来稳住这道屏障,爆炸般的声音从烂泥深处传来:“杨戬!我要杀了杨戬!是他毁了我的全部!是他毁了我的生活!”

    “杨戬为什么要给你一只眼睛?”

    结彩云突然不说话了,它的瞳孔开始猛烈地收缩又扩展,我紧紧抓住青玉笔杆,直视看回这只和我人一般大小的眼睛,什么都不说,死死地盯着。耳边有风声在回荡,心中有些情绪在荡漾的边缘,我的小腹像晕船那样,传来阵阵不适感。

    又是过了几分钟,瞳孔收缩的速度变慢了,结彩云这才缓缓开口:“执笔大人,你也可以人心。”

    “我大概可以。”

    “你可以,我看到了你可以。”

    “好。”晕眩的感觉稍微减轻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稳定了一下心神。

    结彩云继续问道:“我们都可以人心,为何我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而你,而你却能坐在木桌之后,坦然面对地狱众生呢?”

    “结彩云,规矩三,从现在开始,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擅自我,不然出门左转不送。其次,我希望你先回答我之前的那个问题。你的眼睛真的是杨戬给你的吗?还是有别的缘由?既然你说我会人心,那么比起我亲自来读,我更希望你能诚实地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晕眩感终于消失了,重新平静了下来。

    结彩云的表面开始震动起来,烂泥变软,变稀,一股又一股地冲击在屏障上,发出夏日暴雨般的声响:“大人,不是杨戬主动给我的……是……我拿的。我拿了杨戬的眼睛……”

    “也就是说,你偷了杨戬的第三只眼?”

    暴雨声变得更大了:“是……是……那日杨戬正在一口井旁打坐沉思,三眼微闭。啸天犬并不在身边,我路过他身旁时,想着那群无知仙人们,正在郁闷,心有不甘。这是杨戬醒了,不知为何,他向井里看了一眼。那口井里的水,真平静啊,把一切都反射出来了:杨戬双目紧闭,但第三只眼睁的浑圆。而我就在那时,自井水的反影而出,夺走了杨戬的第三只眼……”

    “然后呢?杨戬什么反应?”

    “我当时只想着逃跑了,没有在乎他的反应……”

    “好,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我把杨戬的眼睛来回把玩,这可是杨戬的第三只眼啊!据说能洞察三界中的一切,任何妖魔鬼怪在其面前都能显出原形,现在是我的了!我把眼睛吞入身体内部,它竟然开始迅速膨胀,我根本无法控制它成长的速度。它长得越大,我的身体越重。我已经重到承受不住了,就从天上跌入了人间……”

    “你来到人间后发生了什么?”

    “我看到了好多……好多苦,好多恨,好多怨,好多累……我看到了父子反目成仇,儿子为了遗产谋杀父亲;我看到了相爱的人为爱杀死了自己;我看到人的贪婪可以吞噬那么多美好的情感;我看到了污染,好多污染,垃圾成吨入海;人们都病了,但不知道怎么好起来……我的心好痛,执笔大人,我看到这些,心好痛。我看到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就往我的身体里钻,越堆越多,越堆越多……”

    “我也看到了,但是我没有承受。”

    “我没得选!没得选!这个眼睛是不受我控制的。”

    “那你把眼睛还给杨戬吧。”

    “我……我……有些害怕。”

    “偷盗本就是不对的事情,再加上你这简直就是明抢。这与你看到的世人所造成的自己的疾苦不是一样的吗?你说,人的贪婪吞噬了那么多美好的情感。你当初在天上的时候,多轻盈多自在。但你想要更多,你想要能力,想要知道这世间万事万物,甚至去抢夺杨戬的眼睛来满足自己的贪欲。这与你口中的世人有何不同?事到如今,难道不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吗?”

    “执笔大人!我错了!救我!请救救我吧!”

    我放下笔:“我救不了你,我就是个写字的。你自己去把眼睛还给杨戬,也许你身子也能轻了。”

    “可是……可是我见不到杨戬。”

    我打开木桌抽屉,翻出了杨戬的名片:“你若愿意,我现在就叫他下来。前提是,你真的诚心愿意这么做。”

    结彩云的瞳孔开始发抖,我坐在座位上都能听到眼球中发出咕噜咕噜的水声。我点上了一线香,又给自己倒了杯水:“给你半线香的时间,你考虑一下。”

    香灰还未落下,结彩云已经做出了决定:“好。”

    “好,你等我一下。”

    我按照名片上的电话号码,给杨戬打电话。电话响了三下,被接起来了。

    “执笔?地狱来的新官?”

    “是我,我这里有个客户,说有东西要还给你。”

    “什么东西?”

    “你的第三只眼还在吗?”

    “我现在就来。”

    第一缕香灰刚落,杨戬就已经出现在事务所里了。他身着一身金甲,金甲上缠着蓝绿绸带,这一身行头,简直像个巨型灯泡一样照亮了我整个事务所。

    我冲二郎神君拱手作揖:“久闻大名。”

    杨戬看着我摇了摇手,又是很快环顾了一下我的事务所,眉头紧锁,眼神中流露出嫌弃:“客气。你这里怎么脏成这个样子?”

    “在地狱办事,大概是不比天庭来的干净整洁。”

    “你们这些阴官,也是真的太不容易。”

    寒暄了几句,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了结彩云身上。结彩云一看到杨戬,抖得简直如地震,我整个事务所都开始震动起来,身后书架上的书开始往下掉。

    “定。”杨戬默默说了一句,整个屋子安静了下来,结彩云也安静了下来。

    “结彩云,如今二郎神君已在这里,你有什么要说的,要办的,都做了个了结吧。”

    “二……二郎神君……对……对不起……我……在那日,偷了你的……不,是……抢了你的……神眼。”

    “你若喜欢,也可以留着。”杨戬面无表情地说。

    “我……我不敢……”

    “是不敢,还是不喜欢?”杨戬挑了下眉毛。

    “我不敢……也不喜欢……我想要还给你……”

    “为何不喜欢?哼,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我从一朵彩云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都是因为这……这一只眼睛啊……我承受不住了……”

    “好,很好。现在跟着我说一遍:我愿将神眼还于其原本的主人,二郎神君。”

    “我愿将神眼还于其原本的主人,二郎神君……”结彩云哆哆嗦嗦地重复了这句话。

    挡在屏障之前的眼球突然缩小,发出耀眼的光芒。原本眼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泥浆烂污喷涌而出,又在房间里掀起一阵动静。眼球很快就缩成了一枚金丹的大小,穿越木桌前的屏障,重新回到杨戬的额头之上。金光收了回去,杨戬的第三只眼眨了眨。

    “多谢执笔兄,此恩情杨某会记得。”

    “谈不上恩情,分内之事。”

    “既然神眼已经收回,那杨某先行一步,”杨戬回头看了看着满屋的烂泥滩子,“执笔兄看来还有很多麻烦事需要处理,那就不打扰了。”

    “再会。”

    杨戬的身体化为一道金光,将整个事务所照的光亮。呼吸之间,他已消失。桌上的线香刚刚燃尽,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结彩云的身上。

    “眼睛已经还了,二郎神也没有罚你,心愿已结,还有何事吗?”

    “执笔大人,我还是很难受……”结彩云的身体因为没有眼球的支撑,彻彻底底地散落在房间的每一处角落,屏障之前无一块干净地方,“我……我好像碎了……我起不来了……那些情绪,那些跟着我的东西,都还在……”

    “回答你之前的那问题,你说我也能人心,为何却能坦然面对地狱众生?杨戬比我能力更甚,为何能够坦然面对三界?”我把青玉笔的尾部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三下,“因为众生的事不是我的事,我看见听见,我写下你们的故事,但是我不承担。”

    “如何才能不承担呢?”结彩云问。

    “你为什么要承担呢?”我问结彩云。

    “我觉得他们……世人疾苦,我想要……帮他们分担。”

    “所以你选择了去承担你所看到的一切,吸收你所看到的一切。你也可以放下,不去这么做。看到,听到,就让它过去吧。世人皆有业力,那是我们世人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你这么做,也只不过是在做无用的插手罢了。”

    “我想要饶过自己了。”白色的气开始从地上升腾起来,“我想要饶过自己了……”

    “我想要饶过自己了……我想要饶过自己了……我,饶过自己……了……”

    地上的泥水不断重复着这几句话,白气继续升腾着,声音逐渐变轻,变小。泥水中的白气散尽,声音逐渐静下来了。

    “你还在吗?”我看着面前这摊死静的泥水,轻轻问了句。

    “执笔大人,我还在,我变回云了。”

    我收回屏障,淌过满地的泥水,走到事务所的门口,打开大门。一股无色无形的水气突然自我身后涌出,冲向门外,把下一位排队等候的客户都冲了一个跟头。

    “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呢?”我问结彩云。

    “我想继续去人间看看,但这次,我想轻松地去玩。”

    “那么再会了。”我看着面前这片无形。

    “再会执笔大人,也许我们会在人间再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