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一百〇六章:059 - 酒桌之王

时间:2022-05-21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五十九号客人。

    “喂?喂你听得见吗?哦我现在正在忙啊,有个会要开!我回头和你说!”

    门口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打电话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大,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

    “请进吧。”我说。

    一个穿着白t恤挺着大肚子的男人走进事务所,他的小皮鞋在地上踢的噔噔响。

    “诶,你就是执笔吧?”

    “嗯,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姓王免贵,叫我王总就可以了。”

    男人跨开腿坐在木椅上,左腿上下抖着,双手撑在膝盖上,头发油渍渍地贴在头皮上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了。他的身上不断散发着一股动物油脂和汗臭的气味,让我有些反胃。

    “好的王总,请问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王总张嘴一说话,一股酒臭混着烟草味直冲桌后。在气味之后,他的口腔中有什么东西在发着哑光,是一颗大金门牙。

    “我就是想找您理一理啊,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就到这里来了,莫名其妙啊!”

    “你生前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王总继续抖着腿,手撑在膝盖上摸着自己肥硕的下巴:“我记得我和我一帮好兄弟喝酒唱k去了,当时还找了几个小姐,但小姐姿色也就那样吧,玩的不够尽兴。我有一兄弟啊,特别能喝,也特别能劝,每次和他喝都会喝多,根本拦不住。我跟他俩人啊,那一晚上干掉两瓶黑方,然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身体也不难受,就是冷的慌。这明明大夏天七八月份的,怎么会这么冷呢?我也正纳闷儿,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身边都是黑的,一片漆黑,然后一点一点亮了起来。我发现,哟呵,我竟然在一片花海里面。

    啊,这地儿我认识,这不就是曼珠沙华花田吗!之前在某篇说地狱的公众号文章里看到过!但我还是不懂啊,我咋就到这儿了,我是死了吗?”

    “目前看来是的,你死了,然后来到了地狱中。”

    “可是我不懂啊执笔大人,我生前良人一个,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都没做过,赚钱也是本本分分,只不过是有些好色而已。怎么就掉到地狱里来了。”

    “你有拿到属于你的曼珠沙华吗?”

    “有,一个美女给了我一朵小红花,让我来找执笔,说你可以帮我的。”

    “你想让我帮你吗?”

    “想啊!我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这死的也是不明不白的。”

    我思考了一下,把手上的玉镯摘下来放在桌面上,玉镯化为一尊纤细的玉花瓶模样。

    “你把花插进这只瓶子里。”

    王总照做,将妖艳的曼珠沙华置于瓶中。当纤细花茎进入玉镯花瓶的瞬间,绿色玉石中冒出强烈的红光。红光随着玉石中的冰状裂纹透露出来,照亮了整间事务所。

    “哟呵,地狱的稀奇玩意儿是不少!”

    “王总,我们接下来要进入的空间是独属于你的。在那个空间里,你会看到你生前无数个过去时空中的你。如果出现任何影像,都是幻象,不用恐惧,也不用过度留恋。”

    曼珠沙华在玉瓶中绽放到了极致,身边的红光暗了下来。事务所的轮廓逐渐消失,只剩下我和王总的呼吸声。我的身体飞到这个空间的高处,从上面望着这一切。王总看不见我,但可以听得到我的声音。探照灯似的亮光突然大开,白光前站着无数的人影。这些人影有胖有瘦,一字排开在亮光前,每一双眼睛都瞪着王总,瞪的让人发毛。

    “天呐!怎么这么多人!”

    “不用害怕,他们都是你。你困惑的问题,可以问他们。”

    我听到王总咽了一口口水,他的嘴唇动了动,但是没有开口。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双腿在抖。

    “不用害怕,他们是不会伤害你的,直接问就好了。”我再次安慰道。

    “好……好……”王总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清了清嗓子,“诸位!我是怎么到地狱中的!怎么死的!”

    一个酩酊大醉的醉汉从人群中踉踉跄跄地跑到王总面前,一下子跌倒在他身上,抱着他的大腿:“再喝一杯!再喝一杯!哎别走啊。我说的就是你!不许走!给我喝!不许走!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王总看着醉酒的自己还在不断劝酒,傻在原地:“所以我是喝酒喝死的?”

    醉汉推了王总一把,王总踉跄几步,往后跌坐在地上:“咱们海量啊!怎么会是喝酒喝死的!”

    另一个醉醺醺的王总也跑了上来,这个男人和王总比起来要年轻很多,身材还没有发福:“应酬嘛,总是要喝酒的,大家都可以理解。您喝,我陪!”

    年轻人对着空气做出敬酒的动作,一口将手中的空气酒杯饮尽。空间中传来嘈杂酒桌的声音:“小王啊,酒量可以啊!再来一杯,这业务就给你了!”

    年轻人已经神智不清,但他笑了,笑的兴奋又贪婪,他再次干完了一杯酒,随后大头朝地摔了下去。王总连忙跑过去把年轻人扶起来,年轻人摔了一口血,他眯着眼睛看着王总乐:“你是谁?”

    一乐,一张口,一咳嗽,半颗门牙飞了出来。

    王总看着年轻人,摸了摸自己的金牙,一下子把年轻人扔在地上,对着空间中大喊。

    “所以我到底是怎么死的啊!为什么会来地狱的啊!”

    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黑挂衫的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老者的年龄比王总要大很多。他头发花白,留着道士那样的发髻,胡子一直垂到胸口,拄着拐杖一言不发地走到王总面前,扬起手就打。

    老者边抡着拐杖边骂:“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王总抬起手阻挡老人的暴打:“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老人被气的声音颤抖,他咳嗽了两声,把拐杖重新杵在地上:“如果你没死的话,老子就是三十年之后的你!”

    话音刚落,老人的身影如风那样淡去了,消失在这个空间中。王总愣在原地,傻傻地站着,不知所措。醉倒的醉倒,昏睡的昏睡,剩下的每个人影都瞪着他,同样是集体式瘆人的目光,像是某种无言的审判。

    “你问出答案了吗?”我的声音传进空间中。

    “执笔大人……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问。”

    “如果你问出来了,然后呢?”

    “我……我不知道,但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都死了,这点权利总该有吧……”

    我从高空处看向那些愤怒的人影,大声问道:“你们愿意告诉王总他是怎么死的吗?”

    “王德怀,你他妈是被车撞死的!”一个声音从人影中穿出来,随后是大哭般的狂笑,“你他妈奋斗了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是这么死的吧!”

    一个长得和现在的王总一模一样的人形走向王总,抬手就抽了他两个耳光:“我他妈叫你喝,叫你喝!”

    王总出了一身的冷汗,也不还手,就这样任由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疯狂地扇着自己,脑袋一左一右地晃。

    “王德怀!你知道我们他妈的有多辛苦吗!”

    王总没有回答。

    “你造的那些事情,我们都替你担着,你明白吗!”

    “我造了什么事情了?”王总反驳道。

    “一包包抽烟,一斤斤喝酒,酒后做了多少失态的事情,都不算数?”人影厉声质问道。

    “我都不记得了!酒喝多了谁还会记得做了些什么啊!”

    “好啊王德怀,你不记得这些,所以也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

    人影打了个响指,一声车笛长啸从大灯后传来。大灯化为一辆重型卡车,向王德怀极速碾压过来。王德怀看着刺眼的车前灯,发出一声惨叫。又是一声响指,卡车消失了。

    “你喝了个烂醉,半夜倒在马路上,就是这么没的!”

    “不……不可能……不可能!”

    王总惊恐地往后退,往后退,跑了起来。他奋力地跑着,往黑暗处狂奔,身上的肥肉荡起一阵阵波浪。

    “你们都是骗我的!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我开口了:“王德怀,停下,这样跑是没有意义的,只会迷失方向。”

    “执笔!执笔!你带我离开这里!带我离开这里!”

    “我是没有办法带你离开这里的,只有你自己能够离开这个独属于你的自我空间。”

    “我不知道怎么离开!我要怎么做!”

    “先停下,问他们。”

    王德怀跑不动了,他双手撑在膝盖上,弓着背大口喘气。喘着喘着就跪在了地上,几乎是哭喊着的:“求求你们了,告诉我该怎么离开这里吧,求求你们了。”

    人影们还在原地,没有反应。

    “他们可能听不见,你要离得近一点。”我说。

    王德怀非常不乐意地挪步回亮光前,像是不愿意接受裁判结果的罪犯。

    “我要怎么离开,告诉我吧,求求你们了!”王德怀又大声说了一遍。

    “为什么要离开?离开了你打算去哪里?”醉汉问道。

    “哪里都好,我不要呆在这里了。”

    “这里有什么不好?我们都是你啊,有什么好怕的!”那个年轻人说道。

    “正是因为我,你们都是我……才可怕……才可怕……好可怕……”王德怀好像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你要知道,我们并不是想要找你麻烦,”那个长得和王德怀一模一样的人说,“我们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你如果离开了这里,就要彻底和你的人生说再见了。你一旦离开这里,就会彻底进入地狱中,没有回头路,没有再次重温人生的机会。就算这样,你也要离开吗?”

    王德怀又愣住了,他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切,汗水已经浸湿了整片后背。

    “但是……我已经死了……”

    “对,你死了,我们只是你人生的记录影像,也是你。”人影说道。

    “死了……就死了吧……就死了吧……我死了……我死了……”

    王德怀跪在那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丢了魂,几乎要放弃思考。

    我一直都在空中观察着:“王德怀,你现在决定要怎么做?如果要接受已经死亡的事实,就和他们道别,随我回地狱中。如果舍不得,就留在此处,你自己选择。”

    “我要什么时候给你答复?”王德怀问我。

    “你不是需要给我答复,你需要给自己答复。地狱中的时间是无限的,你可以永远思考下去。但是我的时间有限,再给你半柱香的时间。”

    王德怀沉默了一会儿:“执笔大人,我们去地狱吧。”

    “你确定?你想好了?”

    “死都死了,执笔大人,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那谢谢他们吧,他们曾经陪伴了你一生,又替你承担了那么多。”

    “谢谢……谢谢你们。”王德怀的声音颤抖着。

    那些人影互相看了看,没有回答。

    “是我……我生前不是东西……没有好好对待你们,没有好好对待我自己……”王德怀说着说着,哭了出来。

    人影叹了口气,走到王德怀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准备好就走吧,别让大人等急了。”

    王德怀抬起头,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影,抓紧他的手:“谢谢你。”

    “来生好好照顾自己。”

    “喂!是啊!喝醉被车撞死,太傻叉了!”一个醉汉冲着王德怀喊道。

    “我会……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谢谢,谢谢你们……”

    人影的手离开了王德怀的肩膀,亮光渐渐暗了下去,空间又陷入了全黑中。我重新回到木桌之后的椅子上,等空间转换回事务所的时候,王德怀正坐在木椅上撸鼻涕抹着眼泪。玉镯瓶中的曼珠沙华已经凋谢了,花瓣散落了一桌,一地,像一片片足印。

    “王德怀,你接下来打算去做什么?”

    “黑白无常和我说,在您这里聊完之后,去找他们……估计是有……惩罚吧。毕竟这里是地狱……”王德怀的身体颤抖起来。

    “你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想知道我的来生是什么样子的。我……我还能做人吗?”

    “这个我并不知道,我并不主管投胎的事情。你可以一会儿去问问黑白无常。”

    王德怀失了神似地站起来,他身上的气味因为出汗变得更加浓郁了。

    “走了,执笔大人。”

    “嗯好,再见了。”

    王德怀没有再回答我,他垂着头,走出了事务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