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一百〇二章:055 - 灵魂交换的实验者

时间:2022-05-21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五十五号客人。

    “天气开始热起来了呢,执笔大人。”

    随着大门的打开,一阵清风吹了进来。不知是不是地狱中的天劫之火已经烧尽,今日的风轻薄又干爽。

    客人迈着它的巨型鸟爪来到桌案前,长长的脖颈,洁白的羽毛,这位客人长着海鸥的脑袋,眼前架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胸口别着一枚可爱的黑色领结,身上斜挎着一个紫绒布的小包。虽然是一只海鸟模样,但一举一动都像一位学识丰厚的教授。

    “夜安,执笔。”客人的声音十分绅士,他蹲坐在木椅上,两只爪子收在身下。

    “我该如何称呼你呢?”我问道。

    “川白白,你可以称我为川先生。”

    我在纸上用羽毛笔写下川白白的名字:“好的川先生,请问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我要和执笔大人您讨论讨论关于未来的事情。”

    “未来的事情,具体是指什么?”

    “没有错,关于未来的事情。”

    川白白从紫绒布小包中摸出一副牌,放在木桌上。他熟练地把纸牌摊开,这是一副维特塔罗牌。川白白随手抽出一张牌,翻过来,是愚人牌。牌上的愚人正打算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他肩膀上背着小行囊,手上拿着白色的小花,兴高采烈地走在悬崖边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危险。

    “执笔大人你会玩塔罗牌吗?”

    “会。”

    川白白推了一下眼镜,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那让我们来问问关于未来的事吧。”

    “你为什么想问关于未来的事情?”

    “你看这世间动荡的如此厉害,对未来越有把握,那么当下也就会越安稳。”

    “这倒也不一定,也许适得其反。你知道的越多,担忧的也就越多。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而担心,可是很累的。”

    “但如果多知道一点,未知也就少了一点,不是吗?”

    “未来总是未知的。未来的魅力在于它的无限可能性。在占卜的过程中,我们所做的是根据当下的状况做出合理的推演,排除一些可能性,再探索一些其它的可能性。在未来到来之前,一切都还是取决于你实际的作为,未知永远存在。”

    “执笔大人,你为什么这么抗拒占卜未来这件事情。”

    “不是抗拒,我在地狱中的工作是文职官员,只要负责文字记录。并不是塔罗占卜师。塔罗占卜一事超出了我的工作范围,即使有能力,我也不会做。”

    川白白又推了一下眼镜:“执笔大人十分有原则。”

    “除了未来以外,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情想要讲述的吗?”

    “执笔大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在意未来吗?”

    “请说吧,我会如实记下的。”

    川白白叹了口气:“我生前其实是个人类,是巫术把我变成了一只海鸟。”

    “发生了什么?”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能听起来很玄幻,但句句属实,绝对不是我瞎编的。”

    “这地狱中玄而又玄的事情多了去了,所谓合乎人间常理的反而很少见。你请说吧。”

    “执笔大人你相信魔法存在吗?”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给川白白倒了一杯热茶。川白白双翅捂着热茶杯,继续说了下去。

    “我原本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授,专门研究神学与魔法。我一直都相信若是人类可以将魔法与科技相结合,那一定是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

    “你指的魔法,是什么?”

    “魔法就是魔法,包括法阵,意念,草药研究,试剂调配,灵力导向等等。其实每个小孩都有开发这方面能力的天赋,只是大部分人长大之后,在物质世界中生活了太久,就忘记了。”

    “那你打算怎么结合魔法和科技呢?”

    “比如说空间净化!执笔大人你知道白鼠尾草或者白水晶可以净化一个区域的磁场吧。”

    “嗯。”

    “如果可以借用科技将磁场净化的功能增到最大,原本一棵鼠尾草可以净化十平米的空间,在科技的帮助下,无论是蒸馏雾化还是提取精油将其长期保存,不都是一种节省能源,提高效率的方法吗?”

    “你说的这些,现在2022年都已经有了。你是来自于那个年代的?”

    “什么?现在人间是2022年了吗?时间过得真快……我是1783年去世的。”

    “你是怎么来到地狱中的?”

    “唉,大概是拿动物做实验做多了吧……”

    “你都拿动物做什么实验?”

    “灵魂交换。”

    “灵魂交换?这要怎么交换?”

    “我一直都坚信灵魂的存在,并为了证实这点,做了大量的实验研究。”

    川白白继续推着眼镜。

    “比如让猫和狗的灵魂互换,猩猩和公鸡的灵魂互换……但是动物研究毕竟是有限的,你只能从观察这些动物的实际行为去猜想实验是否成功了。但如果是人类灵魂之间的互换,也许就会方便很多……”

    “你做了人类实验了吗?”

    川白白开始有些支支吾吾了:“是……是……我……为了得到学院的认可……我……我做了……”

    “你做了什么?”

    “一开始先是找来男人和女人,再后来用老人和小孩……但是实验不是总能成功的……有的时候,交换了,就换不回来……这种状况也是有的……但学院始终认为我的研究毫无用处……他们认为……我找的……我找的都是演员!太!太过分了……”

    “那些灵魂换不回来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任何伟大的进步总是有牺牲者的,不是吗?”

    “哦,所以他们为你的实验牺牲了。”

    “我自己也是牺牲者之一……你看看我,执笔大人。我被换到了一只海鸥的身体里。而那只呆头呆脑的海鸟灵魂以为自己还能飞,竟然带着我的身体从七楼高塔上直接跃了出去。我的身体就这样没了!”

    “那你现在证实了灵魂的存在,然后呢?”

    “这是一项伟大的发现!这证明我们的存在是不朽的,不是吗!”

    “你证明了灵魂不朽,然后呢?”

    “这样也许,死亡就没有那么恐怖了。”

    “川白白,你用了极其不尊重生命的方式证实了生命的延长性。若你的初衷是为了告诉人们死亡的真相,这整个过程的进行是否有些本末倒置?并且你最后也没有来得及告诉人们你的研究结果,就死了,不是吗?”

    “本末倒置?执笔大人什么意思?”川白白突然提高了语气,听起来对我的评判很不满意。

    “身体是灵魂的载体,灵魂是身体的填充。二者相辅相成,是不应该被随意剥离开来的。每个灵魂来到这个世界上,选择了这样的身体,都是由他们的生命课题所造成的。你这样做着随意交换灵魂的实验,只是为了证明灵魂的存在,是否有些不尊重灵魂和身体之间的关系呢?”

    “我想证明灵魂是可以脱离身体而存在的,这样就能证明我们人类是不朽的!”

    “但是离开了身体的灵魂,就只是灵魂而已,称不上是人类。

    你看我,我的肉身已去,如今剩下人形灵体在地狱中工作,我不能称得上是完人,因为我目前这个状态无法拥有继续生活在人间的经历。人类看不见我,摸不到我,我也自然无法与他们产生生活上的交集。

    而人类的整个社会运作都是在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链接,这些都是我无法再体验到的。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说,我现在这个状态的确是不朽的,可以永远在地狱中待下去。

    川白白,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不朽又能如何呢?”

    “不朽就能做很多很多事情!”

    “你现在的状态就是不朽的,川白白,你打算去做些什么事情?”

    “我要继续为人类的文明进步而努力!”

    “你打算怎么努力?”

    “我要继续证明灵魂的价值,让人们理解人们灵魂的价值,这样他们就会尊重灵魂。”

    “怎样才算是尊重灵魂?”

    “尊重,尊重就是信仰,相信自己有灵魂,肉体只是暂时的躯壳。”

    “所以呢?”

    “执笔大人你不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吗?”

    “我认为人们认知到灵魂的存在很重要,但我觉得人们认知到自己身体的可贵也同样重要。”

    “既然身体早晚都会消失,那为什么身体还那么重要呢?”

    “因为啊……”我看着川白白,轻轻叹了口气,“每一次人生经历都是宝贵的,独一无二的,而让一个灵魂去享受这些经历的前提就是要有一个身体啊。”

    “执笔大人,你没有身体,你现在过的不也挺好的吗?”

    “这是两码事,人类有人类的活法,像我这样的灵魂有自己的存在法则,不能混为一谈。”

    川白白用双翅把塔罗牌从桌上收起来:“看来今天不能玩塔罗了。”

    “你刚才抽牌的时候,在想什么?”我问他。

    “我在想我当下的状态。”

    “愚人,逆位。”

    “怎么说,执笔大人?”

    “我说过了,我不解牌。”

    “也许多抽几张看看未来的话,会不一样的。”

    “若是观念没有改变,只是在时间循环中兜转。你已经从1783年兜转到现在了,也抽过不少关于未来的牌了吧。”

    川白白没有说话,他好像在思考什么。

    “也许我不该用塔罗牌的。”

    “这与牌无关,只和你自己有关。”

    川白白清了清嗓子:“所以今天的谈话结论是,身体和灵魂一样重要。”

    “是。”

    “我暂时还不能认同这个观点,不过我会记下,之后做研究来验证。”

    “很严谨的科学家,那你去吧。”

    “我可以问您要封投胎的推荐信吗?执笔大人?”

    “为什么?”

    “我需要回人间去做研究,证明身体和灵魂一样重要这件事情。”

    “不能。”

    “凭什么!”川白白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看起来很不满意。

    “没有为什么。你若不满,直接去找孟婆说明缘由吧。她主管投胎往生,如果她不愿意,我写了推荐信也没用。”

    “就是她不愿意,我才来找你的!”

    “暂时,还不行。”

    “你们这群地狱官员!把我在此困了好几百年!凭什么啊!我要做的事情是伟大的事情!是会帮助到全人类的事情!你们这些小小的官员只会耍些官僚主义!是困不住我的!困不住我的!”

    川白白生气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地上跳着脚,之前文质彬彬的样子一扫而光。

    “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

    “执笔,你等着,早晚要你好看!”

    “因为我未满足你的理由就怀恨在心,并且产生日后报复的想法。地狱很适合你这样的灵魂,并且在这里,一切都是不朽的,也满足了你的心愿。”

    “你!你!”

    我挥动腕上玉镯,事务所的大门敞开。

    “时间到了,请吧。”

    川白白恶狠狠地瞪着我,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