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一百章:053 - 孔雀康侩

时间:2022-05-21作者:陆盎司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五十三号客人。

    “执笔,执笔,执笔。”客人的声音在门口连叫了三声,伴随着像玻璃球敲落在木板上的声音。

    “请进吧。”我说。

    门开了一条缝,一根细长条的生物侧身挤了进来。从侧面看,是像是有无数颗珠子从下排至上方的一条细线。它像轮子一样滚到我的木桌前,转正了。这时我才发现,它是一个酷似孔雀尾翼的圆盘。圆盘的正中央是一颗眼球,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去,颜色斑斓,也装饰有眼睛似的花纹。圆盘直盯着我,四周缓慢地顺时针转动着。

    “新的事务所很不错,我很喜欢。”

    “多谢,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我问道。

    “康侩。”

    我铺开笔墨,写下它的名字:“好的康侩,请问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信任你,执笔大人。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把我的故事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

    “你所说的一切,我都会如实记下。”我回答道。

    “执笔大人,如果你无法记录,怎么办?”

    “若是质疑我的能力,何必要来找我?出门左转不送。”

    “我相信你,但我又质疑。如您所见,我是个多疑的鬼。”

    “你今日找我,是为了表达你对我的质疑吗?”

    “我是想要讲一个故事的,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值得我托付故事的人。”

    “康侩,你的故事不是嫁给我,何来托付之谈?我的职责便是如实记下你们的故事,再带到人间去。是分享故事,不是转让故事的所有权。就算你说出来了,你的故事还是属于你经历的一部分。”

    康侩的眼珠眨了两下,圆盘的转速逐渐变慢,慢慢停止了下来。圆盘花纹的间隙中冒出蓝色的烟雾,烟雾在康侩的周围逐渐形成了一只鸟身的形状。雾状鸟身逐渐凝固,原本的圆盘形成孔雀的尾羽,原本的眼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孔雀精,十分谨慎地坐在木椅上。

    “执笔大人,如您所见,我原本是一只孔雀,得到某位仙家指点,勤加修炼,也有些道行。本想着随那仙家云游四方,救济四方民众,以修功德。”

    “那是什么让你来到这地狱之中呢?”

    康侩叹了口气:“我的确与那仙家去了不少地方,也行了许多善事。帮助过饥荒的地方运输粮食,给寒冬里的农户送去木炭,斩杀妖孽保一方平安……我与那仙家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去了很多地方。但他啊,他吧……他是个很固执的仙人。好事也算是做了,我与他也发生了不少口角。最后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一拍两散。”

    “什么样的口角?你们都争吵些什么?”

    “执笔大人,这世间可有绝对的善恶?”

    “你觉得有吗?”

    康侩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在与那仙家游历四方的时候,我觉得是有的。我深信只要为民除害,就是善。仙为善,神为善,人为善,妖魔鬼怪都是恶。只要除掉所有的妖魔鬼怪,那么这世上就会只剩下善了。这难道不是绝对的好事吗?”

    “那现在呢?你还是这么认为的吗?”

    康侩低头看着自己锋利的爪子,那爪尖如金刚匕首般锋利:“我不知道,执笔大人。我杀了太多所谓的妖魔鬼怪,但我本身就是动物修炼的精怪。

    那您说,我是善,还是恶呢?

    那仙家自称修炼的是仙道,是正道,是大道。他在修道的过程中也屠杀了很多妖魔鬼怪,抹去它们的肉身,把它们打入地狱中。

    同样都是杀生,你说他所做的事,是善,还是恶呢?”

    “你觉得呢?”

    “屠杀是恶,但为民屠杀是善。我做着恶的事情,是为了善。”

    “听起来有些自我牺牲的意味。你们杀了那些妖魔鬼怪,然后发生了什么?”

    “妖魔鬼怪是杀不完的……今天斩了这个魔王,明天就会有另一只魔王跳出来要为它报仇。

    一开始我和仙人只是在游历的过程中顺手除害,但最后却因为妖孽的不断出现,我们疲于在各个村子之间奔命。村民们都知道我们法术高强,请求我们的保护。然而我们只有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今天跑东村,西村就被妖精毁了房子。明天跑西村,南村的小孩儿就被拐走了。

    妖孽越发猖狂,开始有计划有策略地进攻村落。它们的目标变了,不是为了攻击人类的村庄,而是在戏耍我们。”

    “然后呢?”

    “有天下午,正在我们准备离开村子赶去下一个地点的时候,一个女人追了出来,抱着仙人的腿大哭,她说她的孩子被一只豹子精叼走了。仙人安慰着女子的情绪,命令我去追捕豹子精。我随着孩子一路留下的气味追了出去,很快就找到了。然而……然而……”

    “孩子在哪里?”

    康侩的眼神黯淡了下去:“那只豹子精抱着孩子站在湍急的河水中,那是个冬天,水很冷,很冷。豹子精冻得浑身发抖。孩子的身体大头朝下在水中沉浮,豹子精还牢牢抓着孩子的手。我一声长鸣的俯冲下去,双爪紧紧扣在豹子精的肩膀上撕下一块肉来。豹子精浑身一震,手松了,孩子随着河水往下流冲去。我和豹子精同时冲向孩子。”

    我把孩子的身体从水里捞出来……已经……已经彻底冷了,和那河水一样冷。我好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这只妖怪要对一个孩子动手!这才是个孩子啊!看起来不过六岁!为什么呢!”

    我给康侩倒了一杯热茶。它低头将鸟喙浸湿在茶水中,仰头将喙中的茶水咽下去。待它重复了几遍这样喝水的姿势后,它的心情好像稍微平复了一些,继续说了下去。

    “就在我想处理掉那只豹子精的时候,她也哭喊着扑向孩子,把孩子收在她的身下,嚎啕大哭。我当时很生气,根本顾不上缘由,对着豹子精的后背一阵撕咬猛啄。她的后背很快皮开肉绽,鲜血沾染在皮毛上,顺着泥地缝隙流进冰冷的河水中。可她好像根本顾不上疼痛,还是抱着孩子的尸体痛哭。一边哭一边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这个人类的孩子是她的?”

    “不,不是……”康侩又喝了一口热茶,“人类……人类夺走了她的孩子,剥下她孩子的皮做了衣裳。豹子精从此就疯了,把人类的孩子当作自己孩子,拐走后又发现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把他们杀死。唉,也是可怜。”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那豹子精又不还手,又像是护着那孩子的尸体,觉得奇怪。愤怒慢慢平静下来,豹子精也奄奄一息。我看着她,她突然抓住我的双翅,那双黄绿色的兽眼直直地看着我——

    ‘我们都是妖精,你以为你比我更好吗?’

    她说完之后,就咽了气。”

    “你对这句话怎么想?”

    “我不知道,执笔大人,我不知道。我带着孩子回到了村落,女人看到尸体后几乎要晕过去。我刚想告诉她实情,她就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她的力气很大,像野兽那样,一遍遍质问我为什么不救她的孩子。一遍,又一遍地质问我。为什么,不救它的孩子。我什么话都没说,就那样看着她。

    豹子精的话在我脑海里回响着,‘我们都是妖精,你以为你比我更好吗?’

    仙家也没有阻拦那个女人的行为,任由我被掐住。

    那天之后,我就与仙家分道扬镳了。执笔大人,那是我第一次感到绝望。”

    “为什么感到绝望呢?”

    “我觉得我一直以来信仰的事情……是错的。”

    “什么是错的?”

    “妖为恶,人为善。这么看来,妖也不一定是恶的,人也不一定都是善良的。我一个妖精,为什么要去保护人类呢?”

    “是啊,你为什么要去保护人类呢?”

    康侩沉默了,半晌:“也许当初的我觉得那是正确的选择。”

    “现在呢?”

    “我现在觉得不值得。”

    “你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妖也不一定是恶的,人也不一定都是善良的。’这是你说的。你的认知和当初的你比起来已经发生了改变,那为何还需要问我呢?”

    “我想要从你这里得到验证。”

    “为什么我的验证对你来说很重要?”

    “这让我觉得……也许我是正确的。”

    “我觉得世间没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也没有绝对的善恶。不同的观点去看同一件事情,都会有各自的评判标准。这是我所认为的,你觉得正确吗?”

    “我不知道,执笔大人。这样的话我该如何行事?如果没有评判标准,岂不是很难吗?”

    “你的心声就是你的评判标准。”

    “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回想一下你从小孔雀开始,是怎样做出各种选择一直到如今这一步的?是什么让你去选择修道,是什么让你选择去和那仙家周游四方,是什么让你选择去猎杀妖怪,又是什么让你不再做那件事情?

    每一步选择的背后一定都有着你自己的衡量标准,这个标准不是恒定的。在外部世界变化的时候,你的认知也无时不刻地发生着改变。

    那么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世间规定的绝对标准,一切都还是由你的主观决定的,不是吗?”

    “嗯……好像……好像……是这样的……”康侩在思考,“我是想要看看之前所杀的那些妖怪们……之后在地狱中过得怎样,才下来的。我心中总有些……愧疚。我对那些在我手下结束的生命抱有愧疚。”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一一道歉吗?”

    “也许他们不会原谅我的。”

    “你原谅你自己吗?”

    康侩沉默了,它低着头,双爪扣着地板:“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我要怎么才能原谅自己?”

    “首先,先接纳你当初的所作所为。在那个状况下,那是你的认知,你的认知和行为所导致的因果,已经发生了就接受它。”

    “好难……好难。”

    “这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验证,或是代替你做的事情。接纳过去是原谅自己的第一步。”

    “然后呢?然后我需要做些什么?”

    “一步步来吧。等你真正接纳自己,原谅自己了,也许你就已经不在地狱中了。”

    “我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很憎恨那位仙家。总觉得是受到他的影响才造就了我现在的业力。但其实想想,还挺感谢他的。他教会了我很多本领,带我去了很多地方。如果不是修道的话,我现在也不会坐在地狱中和您聊天了。”

    “嗯。如果是现在的你话,再次遇到那位仙家,你还会和他一起修道游历吗?”

    “还是会修道的,但是不会一起去游历了。道法归道法,但我们的心念不同,本身就是仙妖两条路。我会选择去走走自己的路吧。”

    “那你已经知道之后要做什么了。”

    康侩看着我,思考了一下,随后露出释然的表情:“是的,执笔大人,我知道了。”

    “去吧,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

    康侩点点头,站起身,它从自己的尾巴上拔下一根纤长的七彩尾羽,至于我的木桌上。

    “执笔大人,今日多谢了,这个送给你。”

    “你的羽毛?”

    “应该比你的毛竹笔要好写很多。”

    我笑了,收下了这根漂亮的孔雀尾羽:“那真是多谢了。”

    “有缘再见吧,执笔大人。”康侩扑扇了一下翅膀,向事务所的大门退去。

    “再见。”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