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暗影谍云 第十六章 出外勤 二

时间:2020-10-19作者:深蓝的国度

    !

    这是在新京一处街道十字路口西南角的茶馆内,对面也就是正北方向,是新京有名的关东饭店,属于比较高档的餐饮住宿场所,仅次于总理大臣家开办的满西饭店。

    老板是伪满洲国一个要员的亲戚,与日本人关系密切,轻易没人敢来饭店骚扰,也有很多日本官员和将领前来光顾,要说消费水平,一般人还真是承受不起。

    来到新京的外国人,很愿意住在关东饭店,因为满西饭店的日本人太多了,而这里的硬件设施和服务,再加上老板的背景,都能满足最基本的需要,逐渐的,饭店也形成了一个外国人聚集的场所。

    茶馆不但地理位置最佳,而且在日本人的残酷压榨下,新京华夏人的各行各业都在勉强挣扎,来茶馆的客人并不多,很适合作为监视点。

    这次要监视的是个美国商人,据资料显示,是沪市一家美国洋行在奉天办事处的经理。

    连续三天,许睿阳都跟着木村胜在这里值班,早上七点钟茶馆开门,一直到五点钟下班,拍摄了大量的照片,都是进出关东饭店的人。

    好在是跟着组长,他晚上不用值班,现在的气温值夜班,那简直是受罪,零下十几度的低温,有时候能到零下二十度。

    “外事防谍科的工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些人不是地下党,想抓就抓想杀就杀,抓错了没关系,杀错了也没关系,他们有自己的保护身份,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来硬的,恐怕会遇到大麻烦。”

    “敢做间谍的,心理素质都很强,在不用刑具的情况下,短时间内难以突破,因为我们没有证据,他们反倒会咬我们一口,如果动刑具,对方领事馆就会说保安局屈打成招,到时候就成为外交事件,我们担心难以收场!”

    “外事防谍科之所以不出成绩,就是顾虑太多不敢放手去做,帝国也需要考虑和各国的关系,除非是人赃俱获拿到了铁证,否则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这口黑锅我们背不动!”木村胜摇了摇头说道。

    弱国无外交,像是苏联、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这样的欧洲国家,还有美国,那都是日本不愿意轻易招惹的对象,在华夏的公民,也有这强大的后盾,面对日本人的时候,往往有很大的底气。

    换做一般人遇到抓捕审讯,肯定会吓得六神无主,可是间谍呢,就像浑身是刺的豪猪,不但不害怕,反而会严词质问,保安局往往投鼠忌器,自己反倒陷入尴尬境地。

    “这些人对帝国和满洲国的威胁太大,我们可以秘密抓捕快速审讯,等对方领事馆得到消息,保安局已经人赃俱获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吧?”许睿阳问道。

    “你对帝国很忠诚,这很好,可对方既然敢在新京做间谍,也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有对应的措施作为保障手段。”

    “去年的时候,我们就是你这样的逻辑,却吃了一次亏,被人家告到关东军司令部,让司令官阁下很是难堪,参谋主任冨永恭次大佐,把科长的脸打的惨不忍睹。”木村胜说道。

    德国和意大利在新京有领事馆,英美法还有苏联,虽然领事馆不设在新京,这里也有领事馆的人常驻,随时和这些人保持联系。

    刚开始的时候,保安局也是这么想的,只要抓到人拿到口供,那就没什么好害怕的。没想到,刚抓到人还没怎么样呢,人家领事馆人员就开始找保安局的麻烦了。

    直接告到关东军司令部,说自己国家的公民,在新京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威胁要发动国际舆论进行谴责,对日本进行制裁。

    日本驻“满洲国”大使,是由关东军司令官来兼任的,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了关外地区,炮制了伪满洲国,却是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对“形象”是很注重的,新京是伪满洲国的“首都”,影响非同小可。

    加上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是石油、钢铁等战略物资的最大供货商,所以日本不敢轻易得罪这些国家。

    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受了外国领事的窝囊气,转头就对着第二课发脾气,参谋主任自然要把火气撒到保安局头上。

    木村胜说的冨永恭次大佐,是现在关东军参谋第二课的课长,也被叫做情报主任参谋,这个家伙需要提前点点名。

    冨永恭次出身于日军参谋本部,以后将会成为东条英机的重要助手,以拍马屁和畏战著称,因此被称作是“东条的裤腰带”!

    “组长,我们也监视这些人很长时间了,就没有什么重要发现?”许睿阳有些怀疑的问道。

    保安局这个挂在伪满洲国治安部的特务机关,是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份成立的,眼下是民国二十八年的一月份,算起来成立了一年多时间。

    “保安局成立的时间有点晚了,以前满洲国的局势不稳,警察系统全都是废物,根本没有什么基础,能给我们提供的资料少之又少,而这些外国间谍,利用这样的混乱时期,顺利的完成了情报渠道构建。”

    “我们经过大规模的排查蹲点,包括对各国领事馆的长期监视,对各国外交人员的长期监视,陆续得到了一些情况,怀疑的对象达到十几个之多,可惜,就是抓不到他们的证据。”

    “这些怀疑目标每次来到新京,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接触的人,都一一做了调查,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时间长了,我们自己都觉得对方不是间谍。”木村胜说道。

    就在这时,有两个穿着棉衣的男子来到茶馆二楼,也选择了有窗户的桌子,但方向是看南北路的小商业街。他们看到木村胜,轻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坐下来点了一壶茶和一碟瓜子。

    “组长,他们是什么人?”许睿阳问道。

    “你观察的倒是很仔细,他们是咱们局第二科,也就是调查科的人,成员里面基本都是华夏特工,只有副科长是帝国特工兼任,他们的任务是对付地下党。”木村胜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