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暗影谍云 第十五章 出外勤 一

时间:2020-10-19作者:深蓝的国度

    !

    四天后。

    “许君,你的英文水平完全可以替代翻译科的英文翻译,以后相关的情报,就交给你来译成日文,这是你的证件,等会去领你的警服和配枪!”石川俊介当众宣布。

    中央保安局的英文翻译,仔细检查了许睿阳的翻译成果,然后告诉石川俊介说,英文水平的确非常高,日语翻译书写也很流利,以后关于英文情报的翻译工作,可以交给他来做,不会有什么障碍。

    第二关考核通过,即便不出外勤,石川俊介认为许睿阳也够资格在外事防谍科工作,除了翻译之外,还能执行对英美间谍的监听任务,科里的保密性和效率都会得到大幅度提高。

    加上连续几天派人跟踪监视,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许睿阳顺利拿到了中央保安局外事防谍科的证件和登记的配枪。

    从这一刻起,他正式成为了保安局在编的人员,具备了“执法”权力,可以佩带手枪和抓捕目标,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击毙目标,保安局的资源也将向他陆续开放。

    “组长,送茶叶已经有点效果了,您再想想办法,从沪市搞点进口货来,想要和女孩子接触,香水、化妆品、首饰、时装都是有效手段,总不能让我两个肩膀扛张嘴,除了吃饭没有别的方式吧?”许睿阳说道。

    外事防谍科的日本人,对他送的茶叶是大加称赞,至少碰面的时候向他们鞠躬问好,日本特工还能点点头给个回应。

    当然,喝了茶不给好脸的也有几个,在这些日本特工的眼里,警察系统的华夏人,不过是被奴役的奴隶而已,送茶叶是应该的。

    可是想要和井上晴香加深关系,光是吃饭聊天还远远不够,投其所好是必然的。许睿阳是谈过恋爱的人,知道女孩子都喜欢漂亮,需要经常给个小惊喜,这样才会更快的拉近距离。

    他说的这些礼物,在沪市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很容易就能买到,但在伪满洲国,还属于比较稀罕的东西,井上晴香肯定会因为他的这份“苦心”而感动的。

    “你放心吧,既然局本部盯着满铁这条线,肯定会支持你的,我们在沪市租界有军统沪市区,买点进口货很容易,到时候让送茶叶的捎过来就是了。”

    “你现在正式加入了保安局,等于有了良好的开端,接下来的关键在于能不能迅速打开局面,想要获得日本人的信任,在外事防谍科站稳脚跟,成绩才是最主要的。”冯启东问道。

    “我首要的任务是先跟着日本特务学技能,熟悉外事防谍科的运作程序,太着急出成绩,会给人一种性格毛躁、急于求成、立功心切、办事不稳重的印象。”

    “我们是长期潜伏,不急在这一时,他们还没有对我开放资源,连具体的调查目标都没有,我两眼一抹黑,怎么去查案?你总不能让我整天撞运气,满大街的找间谍吧?”许睿阳摇了摇头说道。

    许睿阳这个选择是很正确的,他行事越是谨小慎微,虚心请教认真学习,只带耳朵眼睛不带嘴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石川俊介对他就越是欣赏,科里的日本特工也增加了一些好感。

    实话实说,抛开侵略者的身份,日本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的民族,一个岛国,成为世界军事强国,与这样的精神是紧密相连的,因此,许睿阳的表现,自然能够赢得他们的认可。

    巡警出身没什么关系,不懂如何侦破也不要紧,完全可以通过学习来弥补,可不懂装懂就没意思了!

    拿到证件后,许睿阳除了完成日常的翻译工作,整理各种情报信息,还要到监听室值班,再有空闲时间,就跟着科里的情报组进行实际观摩。

    木村胜作为日本特务机关资深特工,外事防谍科第一组的组长,被石川俊介安排专门教导许睿阳。

    学的技能包括跟踪目标、如何与线人联系、如何布置监视网、如何开门撬锁、如何查验行李、如何消除行动痕迹等等。

    情报工作关键就在于细心和耐心,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自己的行为遵循这些条件,就不会出大的纰漏。

    外事防谍科也是发展线人搜集信息,锁定目标加以跟踪,在调查科的协助下实施抓捕,这都是最常规的手段。

    另外,保安局的通信防谍科、一般防谍科、无线防谍科和谍报科,各个科室之间是相互配合的,如果遇到与外事防谍有关的情报,也会转交过来。

    日本特工的技能的确很强,但长达二十多天的实习,许睿阳没看到有任何成绩,抓间谍的确是耗时间的工作。

    进入二月初的时候,他开始正式排班执行任务,仍然跟着木村胜。很显然,外事防谍科还是认为他的经验不够,需要继续学习,距离单独执行任务还欠缺点火候。

    二月四日的早晨七点半。

    “许君,昨天涩谷阁下回到了新京,参加关东军司令部召集的情报部门联席会议,晚上回到局里,召集科长以上中高层官员训话,再次点了我们外事防谍科的名,搞得科长非常难堪。”

    “涩谷阁下强调,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对外国间谍大肆窃取帝国和满洲国军事机密的活动,表示格外担忧,要求保安局外事防谍科必须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

    “田村东平副局长也给我们科下了死命令,他亲自督办科里的工作,要人,各科都会配合我们,要钱,经费不设限度,任务是,三个月内必须每个组破获一起间谍案,否则就要接受严厉惩罚。”木村胜抽着烟,愁眉苦脸的说道。

    先是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指责,接着又被涩谷三郎这个保安局的老大点了名,再有副局长亲自督办,作为底层的执行者,他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组长,咱们外事防谍科,不是已经查到了多个间谍嫌疑人吗?为什么不秘密抓起来严刑拷打,尽快取得突破呢?”许睿阳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