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暗影谍云 第六章 身份疑团 上

时间:2020-10-16作者:深蓝的国度

    !

    随着被称作为西叔叔的日本人介绍,因为刚才听过他的声音,坐在外面的许睿阳,心里却是大为震惊。

    高棕武他不知道是谁,但是梅司评这个人,他倒是略微知道点,因为以前曾经在中央大学做过教授,后来从政了。

    至于汪先生,能被日本人提到而且用这样的称呼,只能是山城方面的元老和副总裁汪经卫,民国时期著名的美男子,中山先生遗嘱的记录人!

    当年他刺杀清朝的摄政王载沣,被捕后写了首诗: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没想到山城政府的第二号大人物,已经暗地里和日本人达成了叛国协议,这就是说,他要做汉奸了!

    “土肥圆机关负责除了作战以外,对华的所有重大事务,影佐祯昭是陆军省的军务课长,今井武夫是参谋本部的华夏班长,与汪先生方面签约居然不是土肥圆将军出面,这就有意思了。”

    “如果汪先生同意组建新政府,最大的功臣却是军方参谋指挥机构和行政机构,情报部门反而落后了,看起来,土肥圆将军在未来的新政府,是得不到什么好处了。”有人说道。

    “土肥圆机关成立后,实际上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果,对山城方面各部的诱降分化工作,也没见到多少亮点。关键在于,促成这件事的汪先生嫡系高棕武,最先接触的是我们满铁,而我们又把他介绍到了影佐祯昭那边。”

    “这条线没有和土肥圆机关沾边,土肥圆也没有参与到实质性的事务里,如果新政府成立,他的土肥圆机关就没必要存在了,势必将会被新的幕后机构所替代。”听这话的语气,应该是满铁总裁松冈洋右。

    接下来谈论的,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题,至少对许睿阳来说是这样,但这些话要是传出去,那也会引起不小的风波。

    比如满铁沪市事务所的所长伊藤武雄,正带人为日军调查长江沿岸城市,比如城仓义卫少将,辱骂冰城特务机关本部的机关长秦彦三郎少将,说特务机关在治安部和保安局,排挤特高课的人,不接受宪兵的监督等等。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井上晴香才出来,两人下楼骑着自行车,返回了新区的居住区。

    “刚才我叫西叔叔的那个人,是我父亲的同学和好友西义显,在满铁沪市事务所金陵支所担任所长,两个将军是关东军宪兵司令城仓义卫少将和关东军刚上任不久的副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少将。”

    “明天就是新年了,他通常要到我家里喝酒的,我会向他认真推荐你,许君,你愿意到什么部门工作?”井上晴香问道。

    “能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已经是非常感激井上小姐了,再提要求,就有些不知道进退,请这位阁下看着安排吧,怎么也要比做巡警强得多!”许睿阳笑着说道。

    “以后就喊我晴香吧!不提要求显然要比提要求得到的好处更多,还能让人对你有好感,许君,你可真聪明!”井上晴香也笑了。

    到底是名古屋帝国大学的大学生,她的反应能力也很快,几乎就在一瞬间,踩到了许睿阳的用意。

    可惜是个日本姑娘,如果是华夏姑娘,这么良好的开局,典型的英雄救美,我一定能把你追到手!

    回到家往火炕里塞了几根木柴,坐在炉子边美滋滋的抽着雪茄,许睿阳对井上晴香的心思机敏,也是非常欣赏的。

    “明天过元旦,你怎么没有提前下班?”像往常一样,林宝峰很快推开门走了进来,随手拖了个板凳坐下。

    “我可能要换工作了,今天快下班的时候,遇到了昨天救的日本姑娘,她请我到大和旅馆吃饭,你猜碰到谁了?”许睿阳拿出一支雪茄递给林宝峰。

    “雪茄,这玩意可是老贵了,待遇不低啊,你是遇到满铁总裁了吧?”林宝峰猜测说道。

    “满铁总裁、满铁沪市事务所金陵支所的所长西义显,宪兵司令城仓义卫少将,还有关东军副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少将,他们在大和旅馆聚会,恰巧遇到我和井上晴香吃完饭刚要走,还让晴香给他们泡茶。”

    “这个西义显,与井上晴香的父亲是同学加好朋友,这次是回总部述职,有他出面,估计调职的事情会比较顺利。”许睿阳说道。

    在没有搞清楚林宝峰的真实身份之前,他觉得还是保留情报,别因为这件事,让自己陷入到麻烦里。

    “这些人可都是满洲国的大人物,你就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哪怕是几句也行,或许里面就有重要的信息或者线索!”林宝峰激动的说道。

    许睿阳皱了皱眉头,对方越是反应强烈,越是不想和他说实情,就比如重光堂秘密协定的消息。

    虽然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但并没有泄露,还存在着时效性,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他泄密了,下场一定会相当的凄惨!

    “林叔,你可是越来越急切了,再这样下去,咱们之间就不能保持以前的默契了。”许睿阳吐了一口烟雾说道。

    随着自己即将调离警察署,林宝峰的言谈举止,忽然变得与往常大相径庭,这不能不让他提高警惕。

    “你在怀疑我的身份?那你认为我是日本人的密探,还是地下党的情报员?”林宝峰笑着说道,他经验丰富,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真是够谨慎的,是干这一行的材料,看起来,如果不把实话告诉他,以后就别想得到一点消息。

    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原本并不想这么早揭破身份,可面对许睿阳可能知道的情报,他也没法再隐瞒了,何况,火候也该到了。

    “密探?我要是认为你是密探,估计也别想考进中央大学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巡警,不是警务司的司长,还值得密探监视我!至于地下党,他们别说是喝酒吃肉了,怕是杂和面的窝窝头都吃不上吧?”许睿阳讽刺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