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凡心已动 二百四十六章不可理喻

时间:2019-07-13作者:老娘四十

    关培兰大喜伸手接过,一个劲的道谢。

    萧瑶确毫不犹豫的泼了她一头冷水:“薛夫人先别急着谢我,令公子这次犯的是煞,我刚才说了如果是运势带来的倒好解,可他是命中注定的生死煞,这张符虽能保住他性命,却还是会受伤的。”

    关培兰点头道谢,只要能保住命就好。

    三人又聊了一会,临走时给萧瑶包了一个大红包。

    关培兰回到公司找到儿子,好说歹说硬逼着儿子把灵符戴在身上,又嘱咐好多遍,并让他离开吴丽佳,在儿子一遍遍保证下才放心离开。

    有了母亲的嘱咐,晚上薛天鸿早早的回去了,他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

    自从m国回来以后他就搬出去住了,吴丽佳是他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

    两人一见钟情很快热恋,一起毕业,回来以后薛天鸿就在薛氏公司上班。

    快十一点了,薛天鸿还在书房办公,修长的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刚刚工作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让他有些力不从心。

    停手揉了揉眉心,继续工作,桌子上还放着一堆文件。

    吴丽佳洗完澡坐在床上看书,左等右等也不见薛天鸿,穿着*感的睡衣从床上下来往书房走去。

    敲了敲门没等薛天鸿回答,推门进去:“天鸿,都十一点了明天再做吧!”

    薛天鸿头都没抬的说道:“不行,还有很多文件没有打印,今天必须做完,你先睡吧!”

    吴丽佳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总感觉薛天鸿自从m国回来以后就对他越来越冷淡了。

    晚上工作到很晚,回到卧室也是躺下就睡。

    走到薛天鸿面前,拉住他的胳膊撒娇道:“天鸿,你都多久没碰我了,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吴丽佳小嘴撅着,声音娇滴滴的,看起来惹人怜爱。

    薛天鸿这才意识到这段时间似乎冷落了自己的女友,拍了拍吴丽佳的手背,歉意的说道:“抱歉,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我不是有意的。”

    吴丽佳摇晃着薛天鸿的胳膊,继续撒娇:“不嘛!你不用道歉,人家想你了…”

    吴丽佳羞涩的看着薛天鸿,话没说完薛天鸿也明白了什么意思。

    轻轻一笑,捏了一下吴丽佳鼓鼓的脸蛋:“好吧!明天早点起来工作,今晚早点睡。”

    说着,站起身来,一弯腰胳膊从吴丽佳的膝弯穿过,将人抱起,轻轻一笑走出书房。

    刚抬腿,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短信的提示音。

    薛天鸿回头看了一眼,腾不出手来,弯腰示意吴丽佳把手机拿起来。

    吴丽佳伸手拿起,薛天鸿抱着她往门口走去。

    “这么晚了谁给你发的短信?”吴丽佳好奇的喵了一眼,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备注叫爱歌。

    薛天鸿的手机密码她是知道的,心头一惊随手便点开了。

    “亲爱的,好久没看到你了,我很想你,我在老地方等你,就是我们常去的那家酒店”

    此时两人已走进卧室,吴丽佳看到这条短信脸色大变,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薛天鸿把人放下似乎感觉到了吴丽佳的变化,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谁发来的。”

    吴丽佳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怪不得他最近这么冷淡自己,原来还和那个女人没有断绝关系。

    吴丽佳是个直性子,哪里受得了这份气,把手机往薛天鸿怀里一扔,气愤的大吼:“你还好意思问是谁?薛天鸿我说最近你为什么不碰我,原来你还和她有往来。”

    吴丽佳双眼通红,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薛天鸿心头一惊,低头看了看手机,瞬间明白了。

    原来爱歌是他的初恋,后来他去了m国,就这样两人开始了异地恋。

    一年以后爱歌越来越冷漠,薛天鸿打电话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原因。

    爱歌告诉他,她已经新交了男朋友,当时薛天鸿犹如五雷轰顶。

    就这样两人分手了,后来又遇到了吴丽佳,开始了新的恋情,才慢慢把爱歌忘掉。

    这些她和吴丽佳都说过,所以吴丽佳一看备注就知道是谁了。

    没想到爱歌突然发来短信,薛天鸿急忙解释:“宝贝,你别哭听我解释,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发短信过来,我…”

    伸手帮吴丽佳擦擦脸,被吴丽佳一巴掌拍开。

    “不知道?薛天鸿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了吗?如果没有联系,你为什么还留着她的联系方式?这么晚了为什么她会突然发信息给你?她说的那个酒店叫什么名字?你们是不是经常去约会?”

    吴丽佳双拳紧握,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薛天鸿皱了皱眉,自从工作以后他身心疲惫,吴丽佳竟然这么不理解他,还这样冤枉他,这让他很气愤。

    不过,为了不影响两人的感情,还是解释说:“丽佳你别无理取闹行不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吧!我承认那家酒店的确存在。不过,那都是四年前的事了,自从认识你以后我真的没和她联系过。”

    此时的吴丽佳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或许就因为听进去了才更生气。

    指着自己的鼻子眼泪汪汪的说道:“你说我无理取闹?我哪里无理取闹了?薛天鸿明明是你没和她断绝关系,你还骂我?初恋很难忘是吧?那你就去找她去呀!”

    吴丽佳指着门口的方向,愤怒到了极点。

    要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的话,那吵架中的人智商就变成了负数。

    吵架时在气头上什么话都说的出口,也做的出来。

    薛天鸿也生气了,明明自己很冤她不仅不听解释,还这么指责自己。

    越想越气:“你简直是不可理喻”,说完,扭头就走。

    愤怒的下楼,走到玄关处拿起衣帽架上挂的车钥匙就走,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吴丽佳半天才回过神来,同样是越想越气,他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

    伸手拿起一个枕头,狠狠的往床上一下下砸去:“说我不可理喻,我哪里不可理喻了?你走…滚…去找她吧!再也不要回来…呜呜呜…”

    发泄了一通瘫倒在地上,抱着膝盖哭的涕不成声。

    薛天鸿一路开着车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想起了那条短信。

    边开车边掏出手机,找出号码拔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才接通,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传来:“喂,哪位?”

    薛天鸿皱了皱眉,好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可再次听到却没有什么感觉。

    “是我,黑更半夜的为什么给我发信息?”薛天鸿没好气的说道。

    转了个方向盘继续说道:“爱歌,我们已经分手三年了,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世界,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薛天鸿在气头上,说话的声音很大,电话里一阵沉默。

    “天鸿是你吗?我…”

    薛天鸿眉头紧锁,电话里的爱歌似乎哭了,愤怒瞬间消散,毕竟是最难忘的初恋。

    听着初恋哭的涕不成声,心乱成一锅粥。

    正要出口安慰几句,突然前面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猛然抬头就看到一道刺眼的灯光闪过。

    薛天鸿下意识的用手一档,“嘭”的一声巨响,一阵天旋地转,瞬间失去了意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