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863章 吞噬能量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7-31
    太初仙剑一下脱手飞出,横空挡在了叶峰的头顶,噌!又是一次光火迸溅,黑色烟气再次被阻挡,只是这次却没紧接着又凝聚,而是呼一下变作无数烟气,消失无踪。

    叶峰立在原地,面色阴沉而惊愕,脑海中的佛经之力,与阿修罗之力,都被他一下唤醒了。

    连金儿都从他衣衫内飞出,落在了叶峰的肩头。

    整个库房内死寂之中阴冷的杀机升腾!

    十几秒刚过,就在叶峰的身后,忽然一道虚晃的人影手持长剑杀了出来,直接朝叶峰劈砍而去,叶峰急忙转身抵挡,却未料身前,以及身子两侧又有三道虚幻的身影杀出,手中拿着刀斧矛!

    四道身影均是快如霹雳,手中刀刃虽说是幻化而成,却杀机浓烈,半分不输真实的武器。

    面对此四人,叶峰的心猛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浑身气息骤然拔升到了极致,身旁的太初仙剑更是快的不可思议,一下环绕叶峰身体出现了无数剑影,那四人与这剑影交击,火星迸溅之中,佛光出现笼罩了叶峰,而那阿修罗更是脱体而出,升腾在了叶峰的头顶。

    旋即,四道身影碎灭消失。

    但太初仙剑并没再停顿,而是嗖一下,朝那枚镶嵌的五边形红玉杀去!

    一股浓郁的黑气在太初仙剑出现的刹那,便就凝聚挡在了红玉之外,只是伴随太初仙剑闪耀一股骇人的金芒,这黑烟顿时又被灭杀消失无踪,然后咔嚓一声,红玉便就碎裂脱落了,紧接着整个陶俑也发出异响,骤然以红玉碎裂处开始出现了无数的细纹,开始蔓延出去。

    几息便就遍布了陶俑周身,轰然下碎裂坍塌在地。

    叶峰看的吃惊,更是神经紧绷,本以为这陶俑就此损毁了,却不想坍碎的同时,其内又出现了一道浓郁的黑气,直接变作一个狰狞可怖的鬼影之身,朝叶峰扑面杀来,他眼中急忙爆射两道金芒,加持金刚破魔咒朝鬼影杀去,噗噗就如火红刀剑放入冷水的异响出现!

    这鬼影被两道金光击中顿时削弱了不少,只是凶性依旧强横。

    太初仙剑飞起,护在了叶峰的身前,只是剑还未动,那悬浮在头顶的阿修罗却腾一下飞出了,猛一下嘴张开直接朝那鬼影吞去,后者双爪朝阿修罗撕来,接触之处烟雾呲呲出现,双方争斗就如雷光闪动,最终鬼影没能逃脱厄运,被阿修罗吞入了口中。

    而阿修罗狰狞的脸,瞬间便就平静下来,又返回了叶峰的体内。

    与此同时,一股纯粹而强大的力量也注入了叶峰经络之中,如滚滚江水,如数注入了气丹之中,叶峰浑身一颤,心中一喜急忙盘膝坐在了地上,立即运行睚眦神功,六条神脉开始运转,消化这偶得的庞大能量。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叶峰才再次睁开眼。

    浑身已经被汗液打湿,体表黏糊糊的极为不适。

    但眼眸之中,却流露欣喜之色!

    这黑色烟雾应该是被阿修罗吞噬了,而吞噬之后所得的能量竟然如数注入到了叶峰的体内,让他犹如获得了一场大补,身上渗出的汗液,便是吸收这股能量之时体内逼出的杂质,有了这股庞大能量的注入,叶峰顿感自己修为有了精进。

    已然迈入了气丹劲中期。

    他起身,朝碎落在地的陶俑看去,便发现其中有一颗黄色的珠子,蹲身拿起之后,神眼朝这珠子端详看去,竟发现其中有某种能量在流转,周而复始气息庞大,但此物是什么,叶峰并不清楚,只是感觉入手暖暖的,也非什么珠宝玉石。

    辨别不出,他索性先放入了兜里,见周围再无奇异之物,便拿了一个玉笔筒走了。

    这笔筒应该也是盗墓所得,乃是黄龙玉制作的,雕刻着九条蟠龙精致无比,在灯光的照耀下笔筒内五光十色,彷如盛着一捧彩虹,如此奇物送给寒江水,也算是不错的礼物了。

    待他走出之后,便将暗门再次关上了。

    外面几人还在昏死之中,叶峰也没叫醒便直接开门走出了。

    西京这历史悠久的古都,果然藏匿了诸多秘密,连一个古玩店里都能出现这等诡异强横的陶俑,谁知别处是不是还有稀奇古怪之物,心中唏嘘惊叹,叶峰加快脚步离开了古玩街。

    回到酒店之后,他先将这笔筒清洗了一番,又装入了一个精致的礼盒。

    随后便就上床盘膝,开始了修炼。

    此人一早,赵海威来到酒店下面便给叶峰打了电话,他收拾完毕下楼,然后两人便就一起乘车走了,路上堵车挺厉害,花了快五十多分钟才到了寒江水居住的地方。

    这位西洪门的分舵主看来真是看淡名利,成了甩手掌柜,否则也不会隐匿在这种荒山僻壤。

    放眼看去,四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建筑物,连村落都没有,唯有这一个简陋的庄园,门口站着的两名弟子见赵海威前来,立即弯身行礼。

    “起来吧,师父在里面吧?”

    赵海威问道。

    “在,少主进去就行。”

    弟子回道。

    赵海威点头便领着叶峰进入了。

    庄园之内的摆设也是极其简单,寻常的树木,寻常的假山亭子,未见半分的奢华,反而有些破旧,而在那亭子之中,寒江水正手中拿着一笛子,静静的吹奏,叶峰对古乐并没研究,所以不知吹的这叫什么曲,只感觉空灵优美,又有一种荡气回肠之感。

    而在寒江水的身边,则摆着一张桌子,其上备有房四宝。

    两人走近之后,都没打扰,而寒江水也没停下,直到这曲子吹完,他才看向两人,道:“该来的,终究来了,你好叶峰。”

    “寒舵主好!”

    叶峰抱拳恭敬道。

    “请坐吧,你我也不是外人,徒儿倒茶。”

    寒江水淡然道。

    叶峰点头坐下,而赵海威则走到一边为两人倒了茶水,至于带来的黄玉笔筒,则被叶峰放在了书桌上。

    见寒江水并没排斥自己的意思,叶峰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然后便道:“临来之时,云青山的大长老曾说寒舵主是个宅心仁厚之辈,让我多与前辈学习,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前辈舍得功名利禄,隐在这山间求一心静寡淡,真乃高人才有的雅趣。”

    此话自然不是为了拍马屁,而是婉转说出了他与大长老有不浅的关系。

    而寒江水这等老江湖,自然也是一听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