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857章 四象石雕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7-26
    “你就是叶峰啊,人中之龙,我听过一些你的事情,你比你师父要好很多。”

    云清子道了一句。

    “多谢大长老夸赞。”

    叶峰淡然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总舵现在已经名存实亡,铁血一百零八卫早已被遣散回了市井,而其余两位长老也被西洪门与北洪门请去供奉了起来,就留下了我一个糟老头,看管这些总舵的基业,虽说没人来抢,但也已经破败成了这样。”

    云清子苦笑道。

    叶峰一听便知对方是在自嘲,虽说看起来云清子挺可怜,但对方的修为极其高深,乃是气丹劲的高手,而且应该在气丹劲沉浸了太多光阴,神眼看去可见对方胸腹中间的黄庭位置,已经蓄积了惊人的气血,想必只差临门一脚,便能迈入黄庭劲。

    只是这一脚,有可能几息,也有可能是几年,十几年,几十年……

    “晚辈虽说不是德才兼备之人,但却有心一统洪门,重振昔日洪门的风采,这些年洪门分崩离析,割据争斗,伤了多少洪门弟子的心,负了多少洪门曾有的热血与忠义,晚辈希望这一切能在晚辈的手中终结。”

    叶峰抱拳认真的道。

    云清子听完,却不仅没有面色变得凝重,反而笑了。

    “年轻有梦想,有拼劲是对的,但很多事情想想可以,真去做就没这么简单了,先过来吃点饭吧,冷静一下再跟我聊。”

    云清子笑道。

    闻言,叶峰面色并没波动,旋即点头便就过去了。

    因为他晓得这位大长老在江湖摸爬滚打了一辈子,见过的人,经历的事情,都非他可以比较,这种人洞察人心,看透世事,哪能轻易相信任何人?

    若没一段时间的接触,叶峰恐难获取信任,更别提获取对方的支持了。

    他听陈云霄说,这些年分舵都没停止朝总舵提交供奉,但这些数额巨大的供奉,云清子都一直坚持分给遣散的铁血一百零八卫,自己没留一分,一直过着清苦的日子。

    如此品性,也却是没辱没大长老之名。

    而越是如此不贪恋名利财富之人,越是难以说服对方,难以动摇对方,唯有以真诚才有可能接近。

    接住对方递来的一碗白米饭,叶峰与云清子坐在简陋的餐桌前,然后开始吃菜喝粥聊天,云清子问什么,叶峰便就答什么,没有任何的隐瞒,包括与秦雄的关系,包括在长生山的事情,云清子看似问的杂乱,其实却思路清晰。

    所有的问题,无非是三个要点。

    叶峰到底是谁的人,叶峰做过什么,叶峰想做什么。

    这三个要点,也便决定了云清子能否接受信任叶峰,能否支持提携叶峰。

    饭吃完后,云清子去了山中溜达,而叶峰则自觉收拾碗筷去清洗了,一切完成后,他便在这总舵败落的宫殿之中逛了逛,入眼均能依稀看到当年的风光,甚至神眼捕捉的气息之中,还能看到当年这里弟子络绎不绝,高手来来往往的画面。

    心中那份不忍与凄苦,也便更加浓郁了。

    最后他站身的地方,是一尊巨大的石雕。

    虽然历经风雨,但这石雕却没被损坏,只是上面长出了一些野草还有青苔,这石雕之上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雕刻手法极其细腻而逼真,白虎的杀伐之气,青龙的威武灵动,血雀的刚烈不屈,以及玄武的稳固健壮一一得以体现,四神兽凝聚一起,精气神交融合一,无形中让这石雕似乎活了!

    叶峰凝视着这石雕,仿佛看到了神州大地,洪门四海一家的盛景。

    “你知道这周围,为什么只有这石雕没有损毁吗?”

    身后忽然一道声音出现。

    叶峰扭头看去,便见云清子走来了。

    他想了想道:“因为这石头坚硬吧。”

    “不,因为这是一整块石头雕刻而成,从里到外再无它物,构成的物质是一致的。”

    云清子看着石雕道。

    叶峰闻言,眼神闪烁若有所悟,然后道:“前辈说的极对,一块石头能历经风雨,是因为构成一致,然世间最难揣摩最难看懂的却是人心,所以人与人相处共事,便不能如这石雕一样长久,所以人世间多变故,多沉浮,一切不过都是因为人心万般。”

    “说的不错,你很有悟性。”

    云清子看着叶峰笑了。

    然后转身朝休息的地方走去,叶峰也便跟着他走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云清子忽然道:“在你心里,家国重要,女人重要,还是兄弟重要?”

    叶峰一听,不禁愣了下,这确实是一个极其难以回答的问题,思忖之下,便道:“晚辈认为要先看身份,若我是国家领导,则家国重要,若我是宗门之首,则兄弟重要,若我只是一个市井的寻常男人,则自己的女人最重要,有多大责任,就要放弃多大的感情,若那些责任并非自己应该担负的,我不会为了一个虚名,一个所谓的道德,而放弃身边最亲近最需要我的人。”

    云清子听到此处,脚步一下顿住了。

    他扭头看向了叶峰,叹了一口气,道:“若当年总舵主能有你这般看开看透,也不会为了一个所谓的道德,而含恨而死,你回答的很好。”

    叶峰闻听没有言语。

    随后连三个人继续朝前走去,天色很快黑了下来,周围山影朦胧,眼前宫殿连绵,原本刚入秋的天气,到了此地却如深秋一般浓郁了。

    云清子再没问什么,回去后便就盘膝打坐了。

    而叶峰也便在旁边寻了一个石板,在上面闭眼开始了打坐。

    一晚上过去后,次日一早云清子起来便开始做饭,叶峰也走过去帮忙,一起将早饭端到桌上吃完之后,云清子忽然看着他道:“你修为已经到了气丹劲,着实天才。”

    “前辈过奖了。”

    叶峰淡然道。

    “我这把老骨头很久没有活动了,你不介意跟我切磋一下吧?”

    云清子又道。

    叶峰一听,不由笑了,回道:“若前辈不嫌弃,晚辈自会舍命陪君子。”

    云清子点头,便就叫着叶峰朝总舵的东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