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88章 碎灭生的意志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7-09
    庞鑫身后的老者,乃是东洪门的护法名叫黄胜,也是资格最老的一位,修为已经入了化劲大圆满的境界,放眼整个东洪门,除了分舵之主谷天兴乃是气丹劲强者之外,黄胜便是第一高手!

    老爷子气很盛,人很暴,在东洪门之中更是德高望重,何曾受过羞辱之言?

    况且庞鑫是他看着长大的,除了谷天兴,他便是庞鑫的第二个师父,如同义父,自己栽培起来的少门主,他也见不得外人欺负,所以叶峰的言语,直接就将黄胜的怒火点燃了!

    气的两道白眉都快要竖了起来,双眸之中的寒光更是冷的骇人!

    “你说谁是狗?”

    黄胜眼眯起,杀机就如将要脱飞!

    “这殿内还有其余人吗?”

    叶峰闻言淡然的回道,根本没一丝的惧意,也没一丝的紧张,就如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黄胜见此更是大怒,拳头一下攥的没了血色!一步跨出就要动手,只是庞鑫却瞬间站起,拦住了黄胜,道:“二爷爷,这事先交给我处理吧,即便闹僵也有我担着,免得师父怪罪你。”

    “少主,这厮的话语太过气人了!”

    黄胜怒道。

    庞鑫扭头看向了叶峰。

    坦白的说从上次南门香会之后,庞鑫对于叶峰这个人是极为忌惮的,甚至说嫉妒羡慕,既因为叶峰武道天赋超然,修为强过了他太多,更有一种亲和淡然极具凝聚力的气场,有他在整个南门便如铁板一块,会越来越强,日后定要成为角逐总舵主的第一人选!

    自小作为东洪门少主的庞鑫,自然也有此野心,目睹了比自己惊艳的叶峰,他如何不恼火?

    所以闻听叶峰被人废掉修为之后,庞鑫高兴的立即喊了美女喝酒助兴,快活了一夜!只是造化弄人,此刻叶峰竟又站在了他的面前,不仅如此还又恢复了往日的气场,身上流露的那份锐气,更如斩天的剑,凌云的峰一般骇人!

    “叶兄,二爷爷乃是我东洪门的护法,我希望你对他尊重一些,也请你给我几分薄面。”

    庞鑫冷冷的道。

    “但,我为何要给你薄面?”

    叶峰清冷的笑了。

    这话一下就如刀子,直接戳破了两人原本就如气球一般,经不起考验的所谓友谊!

    庞鑫即便忌惮叶峰,也不至于如此窝囊,当下便就也是大怒,身边的黄胜眼见如此,再没任何的犹豫,举拳就如天雷轰炸直接朝叶峰打来,周身劲力凝聚之中形成强大的威势,让身边的庞鑫都瞬间神经绷紧,彷如一柄大刀在身边一下砍出了!

    修炼四十载,浑厚无匹的烈马化劲,在黄胜的身上已然大成,蹬脚的一瞬,人就如烈马突围,劲力如数灌注在了拳锋之上,眨眼便就杀到了叶峰的面前!

    这一击,就要让叶峰付出惨重的代价!

    让对方明白,他黄胜以及东洪门也非好欺之辈!

    叶峰始终坐在椅子上,等着拳锋到了近前,也不曾动一下,那双眼明亮而清澈,其中竟没有一丝的波动出现,那张脸更是淡然从容,仿佛一切都难入他的眼,他的心!直等到拳锋就要降临的刹那,手才如霹雳伸出,眨眼便就抓住了黄胜的腕子。

    杀意浓烈的黄胜,随即一惊!

    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手,竟被眼前的小辈抓住了。

    顿时心中暴怒,劲力就如加足马力的汽车,悉数灌入手臂,想要挣脱,只是三息之内,黄胜的面色却就一息比一息难看了!因为无论他怎么疯狂,怎么挣扎,竟都没法脱离叶峰的手,对方的劲力就如深海就如大山,他的劲力即便再强,与之对抗,都如泥流入海,没了动静。

    此刻黄胜才知,眼前的叶峰,不仅修为恢复,还变得无穷可怕了!

    对方的脸始终没有波动。

    眼神始终清澈!

    对方看他,就如人看一只蝼蚁在忤逆,未曾感到可笑,也未曾感到恼怒,因为无足轻重!

    “就这般伎俩,就想过来杀我,我说你是东洪门的一条狗,你不高兴,但若将你放在南洪门,你可能连一条狗都算不上,因为南洪门讲的是忠义,是德行,而你则没有。”

    叶峰忽然站了起来。

    黄胜震惊之中,却又万般怒恨,另一手抬起就朝他胸口打去,只是叶峰旋即抬手便就点在了他的腕子上,一个化劲大圆满的高手,即便在市井再强,摆在他的眼前,也落了下乘。

    咔嚓,黄胜的整条手臂断裂,耷拉了下去。

    人的战意被一挫再挫,心中已然生出了怯战后怕之心。

    而叶峰的眼中,也在这一刻忽然溢满了金光,两道金光随即飞出穿入了黄胜的脑海之中,对方满是杀机的一双眼,忽然变得呆滞,脑海中万般念头一下涌现,就仿佛掉入了时光的万花筒,他看到了早年离他而去的初恋,看到了重病夭折的儿子,看到了病逝的父亲……

    一切的光影从脑海深处接连浮现!

    悲欢离合,就像是一刀一刀,砍在了他的神魂之上。

    本就遭受重挫的心志,一下就如决堤崩塌,生的意志与希望,不复存在,黄胜如此人物,竟扑通就跪在了地上,人一下变得万般颓废,就如忽然老了几十岁,锐气消失无踪,像是成了一截朽木!

    叶峰松开了他的腕子,根本没朝地上看他一眼。

    生死寂灭,可以杀人。

    但杀人,却不是最可怕的。

    此刻的黄胜已经被他灭杀了对生的执着,以后即便是活着,也成了活死人。

    一步步叶峰朝庞鑫走去,就如一锤锤打在对方的心上,等叶峰站在了庞鑫眼前的时候,对方已经浑身被冷汗打湿,眼中惶恐而慌乱,心中已经成了乱麻,没了任何应对的念头。

    “我原以为,你即便不是一个善于之人,也是一个懂得情义之人,只是当我在餐馆,却听见一个青帮的兄弟说,你睡了一个青帮堂主的女儿,搞大了肚子却不认账,还以此为荣,羞辱暴打了前去评理的堂主,打人的是黄胜,辱人的是你,可对?”

    叶峰淡淡的道。

    庞鑫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冷汗从他的下巴,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