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84章 来日做我剑下鬼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7-08
    次日信号弹升空炸响的时候,所有鬼窟湿地内的弟子,心中都或多或少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纷纷起身朝入口而去,三个月的历练终于结束!

    变异的虫兽,冷漠的杀戮,以及神秘的鬼窟,一切的一切恐是都要永远烙印在这些人的记忆之中了。

    能存活下来,不是谨小慎微之辈,就是修为高深之辈。

    当然也有福缘深厚之辈。

    入口处两排手持真枪实弹的战士把守,眼神毫无表情的看着这些宗门弟子陆陆续续出来了,有的人如释重负,有的心心情沉重,有的人满脸悲伤!十个宗门进入的百十名弟子,现在活着出来的,也就有两成左右。

    八成的人,永远留在了鬼窟湿地。

    屠天道的尸体,被北凉府的人抬了出来,这位曾经在北凉赫赫有名,堪称天才的人物,烟消云散,其后出来的楚唐也是风云人物,只是却面色苍白,身上的锐气似乎没增还减了,唯有眼中闪烁着骇人的锋芒,只是这锋芒除了怒就是恨,再无其他!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昆仑的其他幸存弟子,其中正有舒燕。

    她刚出来不久,便就见到了站在外面的周传明。

    两人对视的一刹,眼中光色均是闪烁一下,只是随即舒燕便就断开了这视线,将头扭向了一边,而楚唐的双眸,却随即看向了周传明!

    若无此人,他这次极有可能已经踏入了气丹劲,而现在虽说服下了一颗福寿八子,却只是将修为维持在了原来的境界,即便如此也是檀中穴被叶峰一掌击中,留下了难以痊愈的伤势。

    所以楚唐看到周传明,心中便就噌一下燃起了怒火!

    只是周围士兵把守,若在这杀人,必要被直接枪杀,况且周传明的剑术一点都不输于他,真要动手死的也不一定是对方。

    驻足片刻,楚唐盯着周传明道了一句:“终有一日,你要做我的剑下之鬼!”

    “放心吧,不会有那一日。”

    周传明清冷的回了一句。

    楚唐冷哼一声,朝前走去,那步子就如杀人的剑,不像是踩着地面走,更像是砍着刺着戳着地面在走!只是周传明这等人物,怎能怕了他?眼神闪现一丝轻蔑,便就又看向了舒燕。

    只是对方,再没看他一眼。

    远远朝前,最终消失了。

    这世间有女子无数,但如剑一般能让他痴心而往的,恐是只有这一人了,只是这次离别之后,岁月流逝,许是多年也没再见一面的可能,叹息一声周传明朝宗门弟子的集合地走去。

    他身边的许良见状,也是心中升起一丝惋惜。

    远处的一块山石上,明傲雪正站在上面,绝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唯有一双美眸直直看着出口,身边太玄宗的弟子,围聚过来后,都站在其身边,也不敢出声,均不知这位冷艳高贵的大师姐,在等着谁。

    一直过了快两个时辰,入口被再次封住,明傲雪才收回了视线。

    眸中,似有失落出现。

    “你们可曾见过一个戴着黑色面具之人?”

    明傲雪问道。

    身后弟子均是摇头,似乎不明白大师姐为何如此在意一个外人,甚至为了看到这个人,站了那么久,连失踪的宗门弟子死活都不问一句。

    见无人应答,明傲雪从石头上走下,然后朝前走去,其余弟子立即跟了上去,均不敢吭声。

    因为大家都发现,师姐的心情似乎很差!

    也均是心中好奇,所谓戴着黑色面具的人,是谁?

    这个人,自然是叶峰。

    只是他却是在两日之后,才在鬼窟之内幽幽醒来,须弥芥子虽是幻化的神通,但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与花城子大醉一场,犹如千年一梦,醒来后都有种唏嘘长叹留在心中。

    千年何其久远,长生真是苦愁。

    那酒虽是假的,却让他现在仍旧有些醉意。

    起身,叶峰苦笑一下,心中也知让他醉的,可能不是酒,而是幻境之中的山水美色,以及花城子前辈的诗、情怀以及千年酿下的那种寂寞孤独,看一眼就已经恍如隔世,与其醉一场就如轮回了千万次。

    生来能有幸结交如此一位鬼仙,也算是一大奇缘了。

    抱拳叶峰恭敬的朝灵泉的方向弯身行礼,聚散终有别,他未再打扰,转身走了。

    离开鬼窟之后,一路走到出口,叶峰再没见任何一人,也清楚是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围墙上能清楚的看到一队巡逻的士兵走来,叶峰大喊了一声,这些士兵随即朝他看去,然后他便将一个信物甩手抛了上去。

    这信物自是当时徐连长留给他的。

    检查无误之后,入口处的门便被再次打开了。

    叶峰出来之后,便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再次进入了军营,然后当面感谢了连长徐程。

    上次见面的时候,叶峰还是一介凡夫俗子,此刻三月过去,徐程再见他,却有种看不透,彷如虎踞龙盘之感,即便叶峰面色淡然含笑,却总给他一种大山压进,江河临堤的威压,心中一猜就知叶峰修为有了变化,得了某些奇遇。

    身为秦老的门生,徐程自然不是一般人,眼见叶峰已经脱胎换骨,当下便要留他在营地接风洗尘。

    叶峰虽不喜应酬,却也答应了。

    因为徐程曾帮过他,而且多一个人脉,便是多一条活路。

    吃宴完毕后,已是深夜。

    只是叶峰却没留下过夜,执意离开了营地,一个人走在秦岭大山之中,就如猛兽独行,毫不畏惧,却怡然自得,花了一个小时下了山,到了香城之后便直接打车走了。

    汽车转换飞机,一切行程结束的时候,叶峰已经到了羊城。

    此次若没秦老给他方便,叶峰恐是还在长生山挣扎。

    知恩就该图报。

    所以他先来了羊城。

    电话打通之后,没过多久眼前便就来了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门打开,然后就见林蓝走了下来,还是穿着一身合体的军装,显得英姿飒爽,美艳不凡,走到近前眼神上下打量一下叶峰,便就笑了。

    “走的时候,没吝啬拥抱,再见面,难道不能慷慨点?”

    叶峰也笑了,随即展开了手。

    林蓝白了他一眼,却与他温柔的拥抱在一起,这其中也许有暧昧,却很淡,更多的则是一种惺惺相惜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