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80章 无耻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7-06
    双眼之中杀机涌现,道人随即手中判官笔朝叶峰杀去,那一点一刺就如流星迅疾,在叶峰抬手挡住了判官笔杆的一霎,顶端的笔头却瞬间诡异绽开,成了一朵莲花,同时无穷的牛毛细针从其中激射而出,朝叶峰覆盖杀去!更有一股漆黑的毒液也从中喷出,手段歹毒而阴狠!

    死在这个精妙判官笔之下的高手,可谓众多!

    这牛毛细针与毒液,沾染其一,便要性命难保。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几乎没人可以躲避,甚至连气丹劲的高手也难逃脱,这也是此道人行走天下,最为依仗的杀手锏。

    毫无疑问,这次叶峰也没能逃脱,瞬间中招了。

    胸前被扎了三根牛毛细针,脸上更是沾染了一片漆黑的毒液!

    道人眼见得逞,立即后退避开了他,冷冷大笑道:“你这个蠢货,现在知道道爷的厉害了吧?等会你死了,老子还要吃你的肉,睡你的女人,敢惹道爷的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明傲雪已经惊呆了!

    如此歹毒的暗器,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眼见叶峰中招,心不由沉下,面色变得苍白慌乱,这也是她第一次为一个陌生的男人而担忧,孤傲冷艳如她,也在此刻失去了原本的桀骜与固执,看着叶峰忽然心中生出了难受痛苦!

    “滋味如何?我这针上淬的毒,还有毒液的毒,可都是南疆的秘药炼制,销魂灭魄,损气毁血,连龙虎都撑不过四息,你又能如何?来来来给道爷下跪,学学狗叫,叫声爷爷,如果道爷高兴,也许能给你留个全尸。”

    道人再次朝叶峰走去,阴柔道。

    只是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一幕就发生了!

    中了毒针毒液的叶峰,竟看着他,然后将胸前的细针拔下丢了,随即又抬起袖子将脸上的毒液擦拭了,紧接着他便朝道人走去,哪有半点的中毒迹象?

    哪有一丝的濒死模样?

    道人一看,不由懵了!

    脑海更是犹如被沉雷轰了一般,惊恐不已,只是他刚想逃走,就见叶峰的身形一下如电,落在了他的身边,然后抬手捏住了他的脖颈!

    “你……你别胡来,我断肠浪子,乃,乃是太一的重要人物……”

    道人挣扎的道。

    但咔嚓一声,脖颈却被叶峰捏断了,随即又被叶峰胳膊一甩,丢入了远处的山谷之中,那个古怪精妙的判官笔,则掉落在地,被叶峰一脚踩入了地表之中,一切做完叶峰便就朝明傲雪走去。

    此一刻,明傲雪看着他,忽然感觉这个男人,有些别样的魅力。

    似乎与自己所接触的那些男人都不同。

    清冷却不乏温暖,狠辣却不失侠骨,有其是走路的样子,那么从容,仿佛泰山崩于前也不会变色,那脊梁如此的挺拔傲然,真不知人经历怎样的光阴,才能锻打出这般的脊梁。

    从没关注过任何男子的明傲雪,此一刻眼中看着叶峰,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欣赏之情。

    “你不是期待被人享受吗?为何还要反抗?”

    叶峰站在明傲雪的身边道。

    “管你屁事!”

    明傲雪冷斥一句,扭过了头。

    “是不管我屁事,但……你裤子似乎湿了,需要我帮你处理一下吗?”

    叶峰淡淡的道。

    瞬间,明傲雪的脸红了!

    即便她是冰山美女,即便她是太玄宗的天之骄女,但她也只是凡尘的人,也有吃喝拉撒,她憋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失禁了,她以为自己可以隐瞒,但叶峰直白说出的一刻,明傲雪难堪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感觉自己的形象与尊严,一下坍塌的无影无踪了。

    “尴尬吗?没必要,人是群居动物,没有人能真正孤独的生活一辈子,活着就需要接受别人,让别人接受,这其中自然包括接受别人的帮助,我没想做个虚伪的君子,你也没当我是个好人,既然如此,我就当个更坏的人,帮你处理一下吧。”

    叶峰说完弯身抱起了明傲雪。

    “你,你快放下我,流氓!!你快放开我!!”

    明傲雪惊的大叫,几乎要崩溃了。

    只是叶峰根本不理她,更是抬手点在了她脖颈,瞬间她连喊叫的能力都没了。

    随后两人便到了一条小溪的旁边,月色下叶峰将明傲雪的衣服脱下,为她清洗了身子,又将她的衣服在溪水中洗干净晾晒了起来,随后他脱下上衣为明傲雪穿上,将对方抱起揽入了怀中,明傲雪的脸红的发烫,即便身子无法挣扎,却也在微微的颤栗!

    她从没想过,有一日自己竟在一个男人的怀中!

    也从未想过,会在如此尴尬的情景下,被一个男人拥抱……

    “你这样做,我会恨死你,早晚杀了你!”

    明傲雪嗓音有些颤抖的道。

    “随便了,反正从救你开始,你就没想让我活着,既然已经是坏人了,又何须再顾忌什么?”

    叶峰淡淡的道。

    明傲雪转头,眼神冰冷的朝叶峰看去,只是这面具盖在脸上,她什么也看不到,能看见的唯有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那双眸之中没有波澜,没有邪念,唯有让她都微微一怔的从容与平静,即便她的身子千娇百媚,举手就能拥有,似乎也难让这个男人有一丝的冲动。

    即便她言语狠毒,也没让对方有一丝的厌恶。

    他到底是谁?

    明傲雪的心中泛起了无穷的好奇。

    只是她也明白,自己想知道的一切,这男子都不会告诉她,眼见不能挣扎,眼见事情已经如此,自己身子都被对方看尽摸遍,明傲雪索性也安静了下来,然后闭上了眼,无意中却听见了对方的心跳,响亮而有力,更是感受到了对方结实的胸膛,与身上暖暖的温度。

    不知为何,明傲雪的心中忽然有些羞涩泛起,脸一下又红了。

    她从未接触过任何的男人。

    从前她是不屑,此刻却是被迫。

    只是当她安静下来,适应着一切后,却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舒适与踏实,噪杂的内心与烦乱的念头,渐渐沉寂,就如躺在这个怀抱中,一切危险便不会再出现,她先前所怀疑的一切,也烟消云散,她开始怪异的坚信,这个男人不会侵占不会轻薄自己一丝。

    不知不觉,她竟睡着了。

    疲惫的身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