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71章 乘风入九霄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7-01
    在古老的修炼之中,下丹田被称为人的第二大脑!

    也是真正先天之力的源泉!

    武者在化劲神变境界的时候,开始触摸到先天之力,在化劲至臻大成境界的时候,完全掌握这种先天之力,但这种先天之力,只是启动了人体脏腑四肢的一个自卫反应,本质上说只是肉身的先天,而非丹田的先天。

    而踏入气丹劲之后,却能真正开启了下丹田的先天之力。

    人从被母亲孕育,到出生,整个先天过程都在脐带与丹田的接连之中完成,下丹田之中存有人体最为纯粹的先天之力,这部分先天之力被开启,人便拥有了超乎寻常的力量!

    从这一刻开始,武者的下丹田就如成了大脑,拥有了思维,再不是储存炼化内气的容器,而是生成劲力,发出劲力的大脑,犹如神魂驾驭思维一般,驾驭劲力,击杀对手!

    人的力量会升华,人的气质也会发生本质变化。

    此后的黄庭劲,开启的便是脏腑中孕育的先天之力。

    而玄关劲,开启的则是脑域之中孕育的先天之力。

    每一次开启,武者的实力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一次进阶,都将成为所有武者仰视的强者,叶峰心中思索着这些,体会着这些,不知不觉他的面色,他的脚步,他的举止都像是有了变化,风轻云淡之中,似乎更为洒脱了,就像是一枚从容掉下的落叶,乘风入了九霄。

    飞的更高,更阔!

    人就像是一团光,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气场,在这个气场之内,其余的生命都被他辐射,被他照耀,被他的神魂影响与震慑!

    下丹田的开启,真正先天之力的闸门打开,神魂与劲力的质变,都让叶峰焕然一新,犹如重生,享受着这种舒适与自由之感,叶峰朝前翻过了两道山岭,一路上杀了五人。

    如果有人想要杀他,他别无选择。

    他不嗜杀,但也不会放任别人夺走他的性命。

    当最后一道山岭走下的时候,叶峰听见了打斗之声,也听见了熟悉的冷笑,眼中锐色一闪,他纵身飞起落在一棵参天的松树之巅,然后脚踩枝叶如履平地朝前而去,转眼便是千米,顿步的地方是个山谷,朝下看去一片空旷的山地之中,赫然站着五人!

    彼此剑拔弩张,杀气腾腾!

    一人是手持金枪的屠天道,战意凌厉,满脸骇人的煞气,修为似乎又暴涨了不少,距离气丹劲只差临门一脚!而在他旁边则是重伤的许良,面色苍白,嘴角挂血手中并无武器,只有空拳,在此之前叶峰就晓得,许良此人虽说修为在化劲大圆满之境,但并没修炼任何冷兵器。

    与屠天道相比,本就修为境界有所差距,再加对方金枪如龙,更要落入下乘了。

    除了两人,还有三人。

    其中有周传明,许久没见这位孤傲的剑修,竟胸口染着血迹,神色有些颓废,不过眼睛与表情与站姿,依旧那般锋锐如剑,不见半分屈从,仿佛这天塌下来,也难让他改变,也难让他低头,而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名女子,此人美艳非凡,身姿妖娆,也是个剑修。

    两人均是修剑之人,此刻看神色,女子似乎有意在保护周传明。

    只是两人的眼前,却站着另一人!

    此人背负长剑,俊朗不凡,身姿挺拔,傲气凌霄,看修为与屠天道伯仲之间,丹田之处内气充盈浑厚无比,距离气丹劲也只差临门一脚,而此人却冷眼看着周传明,眸中杀机森森,浑身更如拉满的大弓,随时将要血溅五步,夺人性命。

    剑中王者乃为昆仑天外仙,而此人的锐气贯空,身上无处不是剑意,一看就知是从小练剑,与剑为生之人,叶峰心中一猜,就知此人乃昆仑天才弟子楚唐了。

    不约而同,楚唐与屠天道齐齐抬头,朝树上看去。

    两人的目光,隔空与叶峰交击一起!

    三人均是天纵之才,目光交击的一霎,彼此心中均不由生出了战意,只是楚唐相比屠天道要更为内敛,所以下一刻楚唐没有吭声,屠天道却道:“既然来了,何不下来,在上面待着你也成不了鸟人!”

    叶峰一笑,瞬息飘然落下了。

    因为衣衫与头发都变了,还戴着面具,伴随修为的恢复暴涨,更是周身气息变化,所以叶峰此刻出现,休说是屠天道,就是许良周传明也没认出他,就只感觉这个从天而降的男子,有种出尘的气息,让人不由心生敬畏,眼神不敢多看!

    “你是谁?敢不敢报上名字,戴个面具有意思吗?”

    屠天道冷笑道。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相貌不过是个标记,知道与否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我长得帅,你就可以恭敬我,我名字高雅顺耳,你就能与我交友?”

    叶峰淡淡的道。

    闻言屠天道的眼中,便流露了几分厉色!

    以他的地位与修为,到哪不是被人讨好恭维?休说是问个姓名,就是要了对方的家产与女人,都没人敢反抗拒绝!

    但此刻眼前这人居然奚落了他。

    不远处的楚唐与周传明舒燕,闻言也是对这个不速之客,心生一丝愕然。

    “你的话有些刺耳,我杀了这人,再跟你聊一下礼节,也许你懂得礼节,但在我的人生里,只有一种礼节,那就是我让你做的说的,你就该去做去说,很多人不懂这种礼节,但我都教会了他们!”

    屠天道说完长枪便就伴随手臂一抖,如长龙杀出,直接抵在了许良的喉管!

    先前两人已经大战过,以许良的修为,虽说高深,但摆在屠天道的面前,还是惨败,此刻已经遭受重创的身子,焉能再有忤逆?

    在屠天道的枪尖之下,他的命,真如草芥了!

    许良面色有几分紧张,却根本没求饶,反而身形站的笔直!

    “杀人很简单,只是杀一个重伤的人,有意思吗?难道你喜欢杀比自己弱小的人,来炫耀自己的武力?如果是的话,未免太庸俗,太低级无趣了。”

    叶峰取笑一句。

    屠天道一听心中顿时更不爽了,双眼瞬间圆瞪看向了叶峰!

    枪口更是猛然收回,刺入了坚硬的地面岩石之中,张口便道:“那你认为杀谁,才有意思?难道是杀你吗!我见过很多人嘴贱,但却很少见人敢在我面前嘴贱!既然你敢尝试,我就想拿你试试我的枪术有没有精进,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你都说我嘴贱了,我若不动手,只站着让你打,岂非更贱了?”

    叶峰冷冷道。

    话音落,两人眼中均是战意燃烧,身上杀气凝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