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45章 绝世霸刀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6-25
    脑海中浮现太虚宗三个字,李老汉的神色便一再的变化,浑身的气息更是一再的升腾,就如一池死水,活了!沸腾了!

    那种终日颓废邋遢的气息,转眼烟消云散,变作了一副威武而强横的样子,眼中的锐色甚至让叶峰都蓦然生出一种惊惧之感,彷如被炽热的阳光照耀,彷如自己的身子在这人的面前,都有融化与腐朽的危机!

    此刻,他才像是窥见了一丝李龙渊的真容!

    一个在奇莲峰沉寂,在奇莲峰清净度日,却在整个长生山高层眼中都敬让三分之人。

    李龙渊是神门最后的门主,他晓得神门与太虚宗在千年之前……

    是一个宗门!

    只是后来太虚宗遇到浩劫泯灭,仅存了一小簇在外游历的弟子,后来这些弟子为了防止敌人寻仇,便只能远走他乡在真龙山中建立了神门,只是这支宗门人丁稀少,修为低劣,以至于处处被人挤兑,再没翻身,但传承却穿越千年,奇迹般的延续到了现在。

    到了李龙渊的手中,已经算是油枯灯尽就要终结。

    所以此时此刻,当他从叶峰的后背,触摸到来自太虚宗的功法之时,他的心情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兴奋,他更能判断出这个功法叫做睚眦神功!

    睚眦一怒,流血千里!

    乃为龙中杀神,嗜血而狂!

    这功法在神门之中也有传承,只是仅有开六脉的部分,而且并不全,但功法开篇就需要废掉现代人的武道修为,以采集灵气而修炼此功,如此途径,谁人敢尝试?

    所以这功法在神门之中从未有人修炼。

    “你……你,这是睚眦神功?”

    李龙渊声音难掩激动的道。

    叶峰闻言也是一惊!

    太虚宗的传承乃是他的秘密,他未曾想要告诉任何人,而此刻却被人一眼看穿了。

    心中念头急转,叶峰眼神闪烁之后,却没选择去掩盖,而是道:“正是,当时在山中采药,曾进入一个山洞避雨,里面偶得一本古籍,正是记载的这睚眦神功,只是后来古籍遗失了。”

    话虽是谎言,但以叶峰的神魂强大程度,李龙渊根本识破不了。

    “那就对了,你我看来还真有缘分,这睚眦神功来自一个早已破灭的千古宗门,叫做太虚宗,而我所在的神门,本就是太虚宗传承下来的一个分支,只可惜与太虚宗当年的盛景相比,犹如大象与蝼蚁,愧对先祖。”

    李龙渊淡淡的说道,眸中光色满是歉意。

    叶峰闻言,又是一惊!

    造化弄人,缘如浮萍,想不到进入这山涧学艺,竟还有此造化与缘分。

    接下来李龙渊看着山涧那道从天上直到溪水连成一条线的阳光,向叶峰讲述了曾经的太虚宗,只是关于他为何在这山涧,为何毫无修为,李龙渊并没提及。

    叶峰认真倾听,太虚宗的一切其实与他所猜的差不多。

    乃是在千年前遭遇了一场浩劫,而那浩劫的起因,则是一个被称作黄泉魔祖之人!

    闻听此言,叶峰的脑海不由想到了在长岭天坑血晶密洞之中,神眼捕获气息凝聚画面所见到的那个黑气生成之人,那人似乎正是黄泉魔祖,那人口中的那句话,清晰的留在叶峰的脑海,至今难以忘记。

    绝天灭地,唯我独尊,此后天地,为我永存!

    而在长岭天坑灭杀欧阳烈,与后来帮南门堂主梁武的孩子梁小新看病,都曾在两人脑海见到这个黄泉魔祖的身影,都曾听到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此天当覆,此地当灭,此道当毁,我等奉黄泉为主,今生今世得其道,入其门,逃生死,成不朽……”

    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带着惊悚与神秘。

    且在在太虚宗废墟密洞之中,叶峰还被那黑袍人侵入了一团残魂,这残魂始终在他脑海待着,至今仍旧没能灭杀。

    若非叶峰脑海中有佛经悬空,怕是早就被这残魂所吞噬了理智。

    这所有的事情联系起来……

    叶峰不禁猜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难道当年覆灭太虚宗的黄泉魔祖,至今没有死去?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经出现,便让叶峰浑身鸡皮疙瘩冒起了,越想越是感到惊悚骇然!只是他却没敢将这个秘密说出,仍旧像是在专心的听李龙渊说太虚宗以及神门的事情。

    一切说完之后,李龙渊看着叶峰道:“鬼窟湿地,凶险无比,去十人,也许能回来三人,你真非去不可?”

    “自古富贵险中求,若是躺着坐着就有大把富贵如浮云飘来,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叶峰点头道。

    “既然如此,我不再劝你,毕竟你的人生,你有权利决定怎么走,你我缘分颇多,我也就帮你一次,来吧。”

    话说完,李龙渊转身朝洞内走去。

    叶峰紧随其后。

    进入山洞之后,李龙渊脚步没停径直朝里走去。

    而叶峰也是第一次进入山洞的深处,一直走了四五分钟后,两人才顿步,而此刻站身的位置,正是那柄绝世狂刀的旁边,炉火熊熊,温度炽热无比,人置身旁边,就如皮肤都要被灼伤了,以叶峰的神眼目视炉中之火,都感到有种刺痛,难以久视。

    “这刀,叫做霸刀,历经百年了,还未曾出炉开刃,你知道为何吗?”

    李龙渊问道。

    叶峰摇头,“晚辈不知,但能感受此刀非比寻常。”

    “这刀是以陨铁之中最为名贵的麒麟铁炼制,历经神门九名匠人心血,此九人也尽皆成了此刀的祭品,投身炉中化为灰烬,冶炼铸造之中,唯有血肉铸器,才能使其有魂有灵,而这霸刀之所以没能出炉开刃,乃是缺少最后一道血肉之躯。”

    看着炉中粗犷霸匹的大刀,李龙渊淡淡的道。

    眼中有一抹决然,也有一抹朝圣之光。

    这刀,继承了神门的气血,更是神门的圣物,九代门主殒身其内,方让此刀霸绝无双,堪称神州第一刀!

    而叶峰闻言,眼中不由闪烁震惊,更是明白了自己目视此刀,为何能感受到其有似如生命的威势与灵性,就如看着的不是一把刀,而是一个生灵,它的杀它的威它的锋锐,都在沉寂,它若醒来,这天地都将黯然,这万古的长夜都将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