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42章 若要战有何怕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6-20
    周围弟子越聚越多,台上新上去比试的三对弟子反而被冷落了,众目睽睽之下,白衣胜雪的白如烟,孤傲如剑的周传明以及低调稳重的许良,三大高手竟然一下将林辕围在了中间!

    任谁也没想到,一个来自奇莲峰,被称作废物的叶峰,竟转眼拥有了这么多人的庇护!

    如此人缘,在整个长生山也没几个人了。

    尤其是白如烟与周传明这两人,是出了名的孤僻冷傲难交往,而现在这两人却同时站出来,为了叶峰公然与林辕作对了!

    如此一幕自然让周围所有的弟子都看傻了,上一刻还都在幸灾乐祸,想要看叶峰的笑话,有些瞧不起叶峰此人,而现在却均是羡慕惊愕的看着叶峰,心中都忍不住浮现了嫉妒。

    而最为尴尬的还是林辕,那只抬起准备打叶峰的手,无论如何也没法再落下,不管是冷艳的白如烟,还是孤傲锋锐的周传明,稳重却护短的许良,都不是他能轻易对付的,三人均是化劲大圆满的境界!

    即便他身怀尸变神通,境界上也比三人差了一个档次,即便不会输的很惨,也不可能取胜。

    “呵呵,不错啊,看来你的马屁拍的很响啊,居然找了如此多的人为你撑腰,但叶峰你是个男人,难道你喜欢如个女人一般靠别人的庇护才能生存?你嫌不嫌丢人?知不知道羞耻!”

    林辕嘲讽道。

    “那你为何经常口头挂着紫剑真人,你莫非不是靠师尊撑腰的家伙?”

    许良道了一句。

    “而且我上次还见你跟在紫阳真人的背后,一口一个师父的叫着,那脸笑的让我都感到肉麻,你拍马屁的手段,应该比叶师弟强多了。”

    白如烟也道了一句。

    少有言语的周传明站在原地,长发肆意打落在肩头,剑眉扬起,星目盯着林辕道了一句:“莫说没有,就是有又如何?我将叶师弟当做朋友,他的马屁我能接受,而你连我的朋友都不是,你拍马屁我连听都懒得听!”

    三人的言语,一下就将林辕的怒火点燃了!

    就如山火遇大风,浓烈不已,烧的天灵盖神魂都要飞了出来。

    上次将叶峰废了之后,在他的眼中叶峰已经从叱咤风云的南门少主,变作了土鸡瓦狗,变作了任由自己欺凌如玩具一般羞辱的废物,上次李龙渊的出现让他尝受了第一次碰壁,林辕恼火不已,而这次居然众目睽睽之下,又遇到了如此一幕!

    林辕如何愿意接受!

    更感觉叶峰这个废物,似乎又开始要搅动风云了,他绝不愿意看到叶峰再次叱咤风云,绝不愿意!

    “你三人,都是我的师兄师姐,说的冠冕堂皇,却如此强势的庇护一个废物,难道我说的错吗?一个废物,配做长生山的弟子吗?他出去难道还有人庇护,若是被人打了岂不是要丢长生山的脸?!”

    林辕怒斥道,眼中杀机溢满,却一再忍着。

    “被人打?那就多谢林兄操心了,我虽说被你废掉了功夫,但天下能杀我的人,也不见的满地都是。”

    叶峰面色一转变得清冷,也想到了上次步天耀在翠山镇对他的灭杀。

    既然林辕处处想要置他于死地,叶峰又怎会一再的忍?

    他修刀,他历经生死,他的心志与心智不弱于任何人,秉性更如他的刀,如他走过的路一般坚韧不屈,无惧无畏!

    “呵呵,难不成这在场之人,你还能打得过谁?”

    林辕鄙夷冷笑。

    虽说上次步天耀失踪,再也没回来,但林辕绝不相信是叶峰出手杀了对方,心中只能猜测是当日陪在叶峰身边的释承信与许良杀了对方,只是此事没有任何的证据,所以他也不好禀告师尊报复。

    “师兄,既然这个姓叶的废物如此高傲自大,我愿意站出来挑战他!给他一点脸色看看,让他知道自己就是个废柴,放在云霞峰屁都不是!”

    一名粗犷的宽脸平头的男子抱拳道,面色冷厉。

    此人先前是与林辕一起来的,也是在云霞峰一直喜欢讨好巴结林辕的人。

    “也好,叶峰既然你没丝毫的自知之明,那你愿意与我张师弟对战吗?放心,张师弟宽厚仁慈,不会要了你的性命,顶多是打的你吐血在床上躺几年,如果耽误你打铁,我愿意出点钱补偿你的损失。”

    林辕讥讽的道。

    话音落,张成已经站了出来,然后眼神冰寒燃着战意看向了叶峰!

    瞬息之间,周围的弟子都不由竖起了耳朵,都想看看叶峰如何应对,一个明显没有任何武道修为的人,难道能与张成对战?

    这个张成虽说在云霞峰是个不出众的角色,但也突破了化劲通灵境界,放在市井也是个绝对的高手,可以横着走了。

    “叶师弟,跟我走就行,不要和别人一般见识。”

    许良淡淡的道了一句。

    “想比?跟我比一比可以吗?我让你一只手,我只站在原地不动,你若能碰到我的衣服,我就送你这把剑,如何?”

    周传明一步走出,直接站在了张成的身边,两人相距也就半米。

    顷刻之间张成的额头就冒出了冷汗!

    就如一只弱兔,被周传明的凌厉杀机所笼罩,那种与剑同生的锋锐杀机,彷如瞬间万千剑光破空落下,就要夺走他的性命,张成哪敢有一丝的反抗?

    至于白如烟虽说没有吭声,但双眼已经冰寒的朝张成看去,被其目光一盯,张成瞬间感觉自己犹如掉入了冰窖,冷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但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叶峰会在三人庇护下有惊无险离去的时候,却不想叶峰道了一句:“不就是战吗?有何怕,我接了。”

    “算你是个男人,有种!”

    林辕冷笑一声,似乎很满意叶峰这个傻乎乎的决定。

    “只是我有个要求。”

    叶峰朝前迈出两步,站在了张成的身边。

    张成抬头朝叶峰看去,忽然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虽说叶峰已经成了废人,站在他的身边,却蓦然间给了他一张犹如刀锋临身,大山巍峨山脊冲天的锋锐霸匹之气,这种气息凝如实质,直接施加在了他的身上,竟让他有了一种窒息感,浑身都不由变得僵直!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表现的很强盛,狠狠压制住叶峰,在林辕的面前表现一下,却没想两人气息一对撞,就败了,虽说张成不懂这是什么原因,但因为修炼武道而练出的感知却清晰的告诉他,站在眼前的这个废物,在曾经经历的一切,都无形中融入了他的身子,成为了他某种不可被击垮,不可被战胜的意志!

    而这就是战意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