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39章 讲故事的人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6-19
    叶峰目视周传明的这把剑,虽感觉极其锋锐与刺眼,却并没发现任何的瑕疵,很显然这把剑从内到外都是极好的,堪称一把神兵利器,所用的材料叶峰虽不知是何种,但神眼看去却发现其构成与陨铁相似,应该也是极其贵重的金属。

    “这就是我的剑,名曰龙吟,是家传的,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这把剑,我就深深着迷了,此后痴迷剑道,无怨无悔,也感觉自己生来就是为了剑!”

    周传明淡淡的道。

    手指抚摸剑背,充满情感,估计在他心中即便父母,即便妻儿也不如此剑重要。

    “你确定这把剑有了裂痕?”

    叶峰道。

    “确定,因为我对这把剑太熟悉的了。”

    周传明说完,犹豫了一下,最终将这把剑交给了叶峰。

    叶峰端详一下,感觉锋锐之气就如烈风刮来,这把剑即便在周传明的手上没有杀过多少人,在他祖辈的手中也定然曾经饮血无数,因为这种煞气已经深入了剑内。

    只是这些凶煞之气,却并未让此剑变作一把凶兵。

    这把剑本身流露的,还是阳刚与孤傲之气,就如周传明身上的气息一致,两者日夜为伴,神形契合,看周传明就知这剑,见剑便知周传明此人如何。

    “能否先将这剑放在此地,你我随便溜溜步?”

    叶峰忽然说道。

    “为何?难道你不想帮我修剑?”

    周传明好奇。

    “剑自然要修,不过如何修你应该听从我的,如果你不愿意,这剑我便不能修了。”

    叶峰淡然道。

    周传明眼神闪烁,最终还是点头了。

    毕竟距离长生山群英战越来越近,他已经没多少时间浪费了,若是在大战中他被人击败,就真丢了自己的颜面,也要让神来一剑的美誉受损了。

    旋即他小心翼翼的将龙吟剑接过来,又用布包裹住放在了一块岩石上。

    叶峰点头朝前走去,周传明也便走去了。

    山涧深不见尽头,凉凉的风顺着山涧吹来,让人神魂顿时一震,走了一会后叶峰顿步在了一个小木桥上,此处也是山涧溪水最深的地方,这个木桥极其简单,横跨三米的溪水之上,叶峰先前曾来过此地,所以此刻他领着周传明来了。

    旁若无人,叶峰脱下鞋子坐在了木桥上,然后双脚放入了溪水之中。

    “你不试试,很舒服的。”

    叶峰笑道。

    “这也是修剑的一种方式?”

    周传明眉头一皱道。

    “嗯,何必太束缚自己的性情,不如坐下来一起试试。”

    叶峰又道。

    周传明这次点了头,还真就坐下脱了鞋袜,也将双脚放入了溪水之中,这水清澈而冰凉,在日头正盛的此刻能有此水泡脚也真是一大享受。

    不过在长生山弟子的眼中,周传明可均是孤傲不羁的剑修,他的人就如他的剑一般,从未轻易沾染世尘,也从未轻易放下身份,他走的路,从未输过谁,也不准备输给谁。

    “年少的时候,我家门前有条河,我记得河水很清,还有人在里面洗衣服,我最喜欢叫着弟弟在河里玩,记得那时候,里面还有鱼虾螃蟹,每次都要挽起裤子,玩的满身都是水,然后才能尽兴回家。”

    叶峰看着溪水淡淡的道。

    周传明听着没有吭声。

    双脚划拉着溪水,叶峰又道:“后来我长大了,开始上学了,许久也不去一次小河,再后来有了一些臭美,每天很在意衣着发型,更不想去接触小河,上了大学后住宿,毕业后为了生计奔波,以至于多年再没下过小河。”

    周传明仍旧听着,只是神色之中已经有了一些不耐。

    他身为神来一剑,何时陪人如此虚度光阴?

    而且还是在听一个很烂的故事。

    “多年后,有一次路过那条小河,我忽然想要下去再回忆一下儿时的欢乐,只是脱了鞋下了河之后,却发现以前对我来说能淹到屁股的河水,竟然连膝盖都不能没过了,以前要走两三步才能蹚过的河水,竟然一步就迈过去了,那时才恍然感觉,有些事情一去不返,自己真的已经长大,有了一种时过境迁之感。”

    叶峰还在说故事。

    周传明听到这里,却已经忍不住了,“你准备一直讲这个故事?”

    “不,已经讲完了,难道你没听明白?”

    叶峰问道。

    “这与修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捕鱼的,你跟我讲河水有关系吗?”

    周传明有些不快了。

    身上更是无形中有一种修剑的锐气流露出来!

    修剑之人,孤傲而锋锐,虽说比修刀之人要内敛一些,但剑是兵中王者,受不得欺瞒受不得羞辱,周传明日日夜夜修剑,更受不得半分被人耍弄。

    只是叶峰被这锋锐之气笼罩,却一丝的惊惧也没有,反而气定神闲的笑了。

    笑完之后,便就看着潺潺的溪水道:“你修剑二十多年,剑始终还是那把剑,没有丝毫的变化,而你无论是从体魄还是心境,都已经一日千里,蜕变无数,所以两者之间如果有一者出现了问题,也定是你的心境,而非你的剑,所以李老汉说你的剑他修不了,因为你这不是剑损了,而是心有了破绽。”

    此话一出,原本锐气外散的周传明,顷刻便就愣住了。

    脑海之中更是犹如春雷炸响!

    不禁开始反省自身,一下像是入了魔怔,不言不语,不动不摇了。

    而叶峰也没惊扰了对方,转头继续看向了溪水。

    只是过了十多分钟后,周传明便就恢复了清醒,道:“我虽感觉你说的对,但为何找不出自身的破绽,而且我感觉你身上有股让我欣然向往,却久寻不得的气息,你是不是修炼了什么刀术?”

    “我的确修过刀法,只是后来被人废掉了功夫。”

    叶峰一笑道,脸上并看不出有任何的波澜。

    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难道你不难过?那你可知你身上到底是什么气息吸引了我?”

    周传明又道。

    叶峰接着又笑了,起身他从桥上走到了小溪边上,然后捡起了几根干柴,又寻到了一些干枯细柔的野草,一切完成后便又回来了,坐在周传明的身边,他道:“这柴若如此放着,放多久它都只是柴,哪怕将来腐朽也不会出现什么转机。”

    周传明似懂非懂的点了头。

    旋即他便看到叶峰拿出两枚火石,然后碰撞火星点燃了枯草,又引燃了干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