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38章 神秘气息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6-17
    武道宗门之中,剑中王者乃为昆仑之主,所以有昆仑神剑天外仙之说,但在整个长生山,以剑显赫,以剑称霸的却是神来峰的周传明。

    据说此人从小痴迷于剑,独爱于剑。

    白昼剑不离身,夜晚与剑同寝。

    剑,对他而言,已是第二生命,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

    八年前周传明曾一人独去昆仑,希望有幸拜入那位神剑天外仙的强者座下,但刚入昆仑,便远远见到远处一山峰宛如剑锋直入苍穹,无边的剑意彷如飓风席卷而来,让他一时竟不能呼吸,犹如被人扼住了咽喉,自此周传明转身入了长生山。

    非昆仑的剑术不足以吸引他。

    而是那山峰那剑意太过霸道,与他心中之剑并非一物。

    周传明不想放弃自己所追求的孤傲之剑,只能诀别,而入长生山之后,得神来峰之主青睐,他作为座下核心弟子,享受诸多特权,剑术虽没人教授,却凭借天赋,达到了极高的造诣。

    有一日宗主天绝上人下山,曾目睹周传明练剑,走近便就说了一句话。

    你之后,昆仑再也无剑!

    话充满了器重,更是高看不已。

    而因为这句话,周传明也奠定了神来一剑的美誉,在长生山地位非凡,此刻他背剑而来,最终脚步停在了李老汉的眼前,对方原本正在躺着,却似有感应,随即睁开了眼,拿掉盖在头上的草帽朝周传明看去。

    “你来干什么?”

    李老汉问道。

    “修剑。”

    周传明面色冷淡的道。

    “我不是说过吗?你这把剑我修不了,因为你这不是剑,而是命,你见过有人修命的吗?”

    李老汉说完便就继续睡觉。

    但周传明却又道:“师父说,如果你帮我修了,可抵消上次的人情。”

    闻言李老汉愣了下,“你师父也是个老顽固,他懂剑吗?真是误人子弟!别人修的是剑术,而你常年与剑为生,修的已经不是剑术,而是剑心,我只是个铁匠,能修破铜烂铁,却修不了心,你若非修不可,你去找那个人试试吧,反正我不接这个活。”

    说完,李老汉直接将草帽遮住脸,然后闭眼继续睡了。

    周传明眼神闪烁一下,便就迈步走向了叶峰。

    其实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叶峰,除了陌生,并没其他的感觉,但当两人相距五十米的时候,周传明却感受到了一丝奇异,当距离继续缩短到三十米的时候,他禁不住停了下来!

    眼中竟浮现了一丝惊愕之色!

    因为他在叶峰的身上,竟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状的锋锐之感,他从小痴迷于剑,昼夜与剑为伴,他不清楚李老汉所言的剑心是何物,但他却拥有敏锐的感知力,对于冷兵器造诣极深之人,与杀伐果断之人,周传明都能敏锐的判断发现。

    难道此人修炼了某种冷兵器?

    只是为何我看他似乎没有任何的武道修为在身?

    周传明心中升起一阵不解,继续朝前走去,当两人相距十米的时候,他再次停下了,眼中脸上的惊愕变得更为浓郁了!

    他忽然发现,这个陌生人似乎非比寻常。

    在对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两种不同的气息。

    一种是锋锐无匹的剑之气息,虽然收敛了,却极其清晰,还带有一种绝无仅有的霸气与如同王者的贵气,周传明原以为自己的剑,已经足够锋锐,已经足够霸道,虽说比不上昆仑神剑天外仙,但在长生山却独步无敌。

    只是此刻,摆在这股剑之气息下,他竟然感觉自己的剑,犹如成了草民!

    成了土鸡瓦狗!

    甚至说连蝼蚁都不如……

    这到底是怎样的剑!

    周传明心中大惊失色,想不到孤傲而来,在这山谷之中,却遇到了如此让他愧为神来一剑的王者之剑!而除了这神秘的王者之剑,另存的一种气息,则是与自己平分秋色,却更为刚烈暴戾的气息。

    只是这第二种气息,周传明可以清晰的判断出是一种来自刀的气息!

    也能肯定,这气息来自这个陌生人的身上,对方肯定是个修炼了刀术的人,而且已经达到了极高的造诣,人与刀完成了从形到神的契合,这种契合极其难得,他是以日夜形影不离的温养之法,才成就了神形契合,就不知这人是如何完成的?

    更诡异的是,对方还是个毫无修为之人!

    周传明心中的骇然,越发浓郁了!

    而此刻他已经走到了叶峰的身边,目视此人,除了两股让他忌惮的气息,就再无其他,平凡的似乎丢入人海就要失去踪迹,但却又古怪的拥有一种波澜不惊,风轻云淡的气场,即便他站在了眼前,叶峰都没有看一眼,仍旧在锻打他的陨铁。

    “你叫什么?”

    周传明问了一句。

    “叶峰。”

    叶峰淡淡的道。

    “我叫周传明,你能帮我修一下剑吗?李师傅说,他修不了,让我过来问问你,如果你能帮我修,你我以后便是朋友。”

    周传明道。

    如果这句话落在别的弟子耳中,不知要激动成什么样子,毕竟神来一剑在长生山太有名气了,谁人不想结交他?

    只是叶峰却丝毫没有动容,只是道:“我来这山涧半年多了,只做了两件事,打铁与烧炉,你认为李师傅不能解决的问题,我能吗?”

    “能不能也要试试,如果你肯试,我便肯认你这个朋友?”

    周传明又道。

    叶峰听见这句话,微微扭头看了一眼对方,神眼之下他能看到周传明强横的气血,以及健壮的筋骨,而比这更为突出的便是周传明这人的气息,孤傲而锋锐,真就如他背后的那把剑!

    不过见到此人化劲大圆满的境界,叶峰也不想置之不理,毕竟对他此刻的境况而言,多个朋友,总是好事。

    将陨铁先放在炉中,叶峰返回后道:“你的剑怎么了?”

    “剑身无碍,但我总感觉剑内生出了裂痕,因为挥剑练剑的时候,心中总会隐约生出阻滞的感觉,这剑陪伴我日日夜夜,我对这把剑太熟悉了,所以稍有差异便能感觉到。”

    周传明说完,将背后的剑取下了。

    然后又将表面缠裹的布揭开了,顿时这剑就暴露在了空气中,但外面仍旧有剑鞘,当周传明将剑从剑鞘之中取出的时候,叶峰顿感一簇惊鸿之光,就如金龙从剑鞘之中越出,亮的刺眼,冷的骇然,更有一种如果实质的锋锐之气!

    而他也有幸成为了第一个目睹此剑,却被被杀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