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720章 我来,愿长生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6-04
    姜腾龙随后离开,叶峰继续留在病房内养伤。

    因为有大量强身丹的供应,还有本身变态的自愈能力,一个月后,身子碎裂的骨骼与被毁坏的经络基本痊愈了,只是这个秘密唯有他自己清楚,并没告知任何人。

    只是丧失的内功,却再无法恢复了。

    犹如费劲千辛万苦,细细雕琢的一个艺术品,转眼成了齑粉飞散无踪。

    说心中没有悲伤那是假,只是叶峰经历那么多,早已学会了接受与面对,也不会轻易将悲伤流露在脸上,会掩盖有时候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一个月内,南方江湖风起云涌,叶峰修为被废的消息,果然传的沸沸扬扬。

    一些堂口有了不安分的举动。

    姜腾龙每天都会将一些消息送来,叶峰心中了然,对着一切早已有了预测。

    当修为不在,拳头不那么硬了之后,原本抓在手中的权力,焉能再那么牢固,只是叶峰却没想松手,而是找了几个人准备一起抓着!

    江湖上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但又过三天之后,南门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就连旗下所有堂口的当家,也是在前一天的晚上才接到的请帖。

    帖子,是南门最具威望的金兰帖。

    内容,仅有一行字。

    邀请前往阎罗殿,参加大会。

    会是什么会,没人清楚,直到当日才晓得,这会议有多特殊,多霸道!

    首先是被江湖传的沸沸扬扬,一直不曾露面,据说被废掉了功夫的叶峰出现了,只是面色苍白没有血色,还坐在一把轮椅上,曾经睥睨天下的锐气,消失不见,让人不免心生唏嘘与惋惜,那个纵横南方,叱咤风云的阎罗血雀,也似乎就此黯然了。

    而除了叶峰之外,还有几人到来。

    有少林宗门的释龙象,龙虎道宗的虚龙,长生山的金尊郭震。

    四人当日一起举杯饮下,喝了血酒,并当场宣布,今日之后南门将成为四个势力共同拥有之地,无分贵贱高低,只是管辖暂时交由阎罗血雀负责。

    此事一出,江湖震惊!

    那些原本不安分的人,也纷纷沉寂了下去。

    叶峰虽然黯然了,但少林宗门,长生山与龙虎道宗,可不是任何人可以随便招惹的,南洪门的大局暂时又安定了下来,只是众人也知此后南门,再不属于阎罗血雀了。

    而是一块摆在盘子内,供大家一起分享的美食。

    旗下堂口当家虽说有些不爽,但却没一人敢公然反对。

    那些诸如颜钧山怒罗汉邓山岳以及段鸿天这些元老,则全部选择了支持叶峰,无论叶峰此刻是否已经黯然,但在他们眼中,叶峰的威望却不曾减弱。

    北洪门龙九命,原本想要煽风点火瓜分南洪门的计划,再次破灭。

    而关于林辕,叶峰也打听出了很多消息。

    知道对方现在拜长生山云霞峰紫剑真人座下,已经成了关门弟子,地位显赫,成了红人,那让他心有余悸的不死不灭的能力,是在绝雷塔下王母池闭关而得。

    听起来似乎让人越发胆寒惧怕,但叶峰也仅仅点头,表情之上并无波澜。

    他天生鱼龙子之命,与是非相伴,这一路走来看惯了起起落落,又何曾怕过什么?

    他也不信上苍让他经历诸多,拥有诸多之后,最终会给他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结局。

    他相信,一切还有变数。

    阎罗殿内,与姜腾龙聊到深夜之后,次日一早叶峰辞别了。

    关于南天公司,关于南门接下来的事情,两人商议了诸多,定下了隐忍的大方针,而关于南门的未来,姜腾龙深知不在他的身上,一切仍旧寄托在叶峰的身上。

    叶峰未来的造化,也就决定了南门的造化。

    而消失已久的苏万剑与陈云霄,仍旧没有出现……

    这一走,也许数年,也许十几年。

    但叶峰却没选择与家人,与身边的兄弟女人,来一场郑重的告别。

    因为离别总带着悲色。

    就像是一坛陈酒,未曾开封已经醉了,谁还敢细细品尝,不如转身独行,江湖勿念,许是经年之后再相遇,便是花非花,雾非雾,又是一段风花雪月盛景再现。

    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言,对于他的惋惜,叶峰一概没去关注。

    他清楚自己起于微末。

    现在不过是回到了开始的起点。

    当年那么穷,都不曾难过,现在又何需难过?

    手中捏着一封信,一天一夜之后,叶峰到了长生山。

    此刻已经是傍晚,天色灰暗,却有一片火烧红彤的云彩挂在天边,看上去凄美不堪。

    长生山原叫真龙山,山势险峻而磅礴,位于南疆腹地,自古多隐士,虽非洞天福地,却也集结了周围的物华天宝,堪称灵气浓郁,只是后来天绝上人出现,将此地的隐士杀的杀,赶的赶,然后强势霸占开宗立派了。

    这一切,都是先前金尊郭震告知叶峰的。

    郭震虽没因为叶峰修为被废,而心生鄙夷轻视,却因为林辕的身份,而坦白告知叶峰,不敢太过亲近,毕竟云霞峰乃是长生山五峰之首,紫剑真人又异常护短,他可不敢因为叶峰招惹这尊神。

    虽知此来磨难重重,但叶峰还是来了。

    因为睚眦神功,必须在灵脉之地修炼才行。

    也因为长生山在南方,他身为阎罗血雀,南方才是他的根基,也相信磨难重重,才有可能浴火重生,他不想带着一身残躯前往龙虎道宗,亦或是少林宗门获得庇护,继续修炼。

    在他看来,那不是男人的路。

    而雄鹰也只有迎着风,才能飞得更高,何况他是一只比鹰高贵万般的朱雀!

    眼前一共有六座牌楼,一座比一座雄伟高大,乃用六色玉石分别打造,一座更比一座名贵,叶峰鉴宝出身,自然一看便知,最后一座翡翠牌楼,价值恐有百亿之巨,真乃旷世手笔,即便国家也不敢如此挥霍无度。

    而牌楼之下,便是一条直通山巅的路。

    宽约五米。

    乃用一块块的汉白玉石板铺成,看上去富丽堂皇,白光盈盈,不仅费工而且费钱,远远抬头看去,就如一条从九天垂下的玉带,奢华不已。

    仅仅这牌楼与玉石板路,就已经让叶峰惊叹,长生山内的风光,估计更是辉煌。

    武道世界传言,世间最贵,莫过长生。

    这话不仅是说长生不老可望不可即,更是说长生山当年建造之时,天绝上人凭借自己手段,在整个南方大肆搜罗,疯狂挥霍,气度万千,豪气干云,整个长生山因此寸土寸金,乃为南方最华丽金贵的宗门,在整个武道世界内,也堪称数一数二的存在。

    而今日一脚迈入,叶峰便与江湖告别,正式踏入了武道世界!

    此一脚,天地两分。

    再见或是路人,形同陌路,或是惊为天人,风云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