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699章 请叫我金龟子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5-22
    “怎么不信?”

    叶峰见周围尽皆惊愕之色,不由又道。

    “信你才怪了,你当大家的智商都是幼儿园的水平吗!”

    陈涵揶揄冷笑道。

    “但我看你的智商显然也不是很高,既然都不信那我就现场施展一下了,免得一些坐井观天之人始终不敬不仰先祖的智慧,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泱泱华夏五千年的化,造就的神奇岂是你可以窥穿?”

    叶峰说完便就手中出现了万妙针。

    同时他眼神朝厅长李博看去,“李厅长愿意一试吗?”

    “如果不相信国学,不愿意尝试,我就不会得这个病了,叶医生只管治疗就可以了。”

    李博笑道,随即按照叶峰的安排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李厅长你可要想好了,莫要被人害了!”

    陈涵提醒道。

    “我上任卫生厅一把手的第一天,就在自己的墙上挂了一幅字,你知道写的什么吗?”

    李博笑着问道。

    陈涵摇头,也根本没兴趣去知道。

    “写的是光宗耀祖,只是我这个光宗耀祖,却非指的为自己的家族谋福利,而是华夏的先祖先宗,发扬祖国医学,让更多珍贵的国学被挖掘,被发扬,呈现在世人的眼前,是我此生最想做的,所以你认为我介意这次治疗,介意因此受伤吗?”

    李博道。

    话语淡淡,却抱负浓烈。

    人生来都是四肢加个脑袋,人与人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心中的抱负与梦想不同,李博的抱负显然就是发扬国学,此言此语让叶峰顿时敬仰不已,深受感动。

    仿佛想起了当年老国手王博临死前,将御医堂托付给自己的那句话,为了不辱没先祖,不辱没御医之名!

    陈涵没再吭声。

    面色带着一种不屑与嘲讽。

    而此刻叶峰已经抬手,将万妙针扎入了陈涵的体内,周围所有的国医与西医,也尽皆将视线落在了叶峰的身上,都想看看这个年轻的医生,凭什么有这种谜一样的自信。

    其实以正常的国医手段来说,治愈这个疾病也需要一周左右。

    毕竟神眼之下,可以看到李博的肺腑已经呈现一些犹如柳絮的黑色,是被瘴气之毒残害太久造成的,银针打通经络配合汤药治疗,最快也要一周左右,与陈涵的速度差不多。

    只是眼前这情形,打脸要趁早。

    叶峰怎么能说一周?

    无风不起浪,没浪哪来的关注?

    国医想要发扬光大,就必须引来足够的关注,成为人口称赞传颂的高深手段才行,要想达到这种效果,就必须平地一声雷!

    青帝元针十四根银针扎入之后,便沟通肺腑的七个生发穴位,开始了治疗,再加叶峰注入的金色内气,这种治疗几乎立竿见影,快的难以想象。

    神眼可以清楚看到李博肺腑的黑色病区,开始慢慢收缩,恢复了健康的色泽。

    现场一片安静!

    媒体的摄像机以及相机,都集中在了叶峰的身上。

    其余人也是大气不敢喘,看着一切!

    在这种安静之下,十四根银针尾部颤抖响起的嗡鸣之声,轻易可以听见,而这种嗡鸣竟然从开始一直到结束就没停过,现场的老国手不禁都是震惊与钦佩。

    以气御针达到这个程度,真如神仙一般了。

    五分钟后,叶峰拔下了所有的银针,然后抬手就朝李博的胸口拍了三下!

    三下之后,李博面部顿时呈现痛苦之色,然后猛然蹲在了地上,哇哇哇的呕吐,口中居然吐出了黑色的污物,还有些腥臭,周围的人立即惊的后退。

    陈涵更是冷笑道:“赶紧看好这位姓叶的,免得逃掉!庸医杀人啊,这下肯定是将李厅长坑了!”

    “你这么说,是想告诉周围的人你有多无知吗?”

    叶峰清冷一笑。

    “现在还嘴硬,等会你就哭吧!”

    陈涵凶狠道。

    “哭,不至于吧?李厅长现在可以站起来了,然后用水漱口就可以了,保洁的人过来将这些污物打扫一下,其实这些吐出的正是瘴气留在李厅长肺腑的毒素,现在毒素已经被银针排出,受损的部位经络已经打通,气血通畅,李厅长已经痊愈了。”

    叶峰一边安排,一边笑道。

    “鬼才信,你别逗了,自欺欺人!”

    陈涵冷哼一声道。

    “李厅长还是您亲自过来说下感受吧。”

    叶峰直接道。

    漱口回来的李博,却摇了摇头,道:“你们等会,就一会,媒体的记者也等会!”

    说完之后竟就叫着秘书小跑离开了现场。

    所有人都看懵了,满脸的不解,媒体的人也是看愣了,几秒后几个媒体人选择追了上去。

    “姓叶的,这次傻眼了吧?李厅长没配合你演双簧,他已经怕了,这恐是赶紧去吃药缓解疼痛了,你这个庸医,等会真相大白你就等着丢人现眼吧!还有你们这些国医,一个个都是道貌岸然,还想跟西医比试,有资格吗!”

    陈涵环顾全场冷笑。

    叶峰默然不语,但神色却风轻云淡。

    金眉医圣等人虽说不解李厅长干什么去了,却也有些担心了。

    毕竟五分钟治疗好如此顽症,真没先例啊……

    国医讲究治本,治疗方式一般都是缓慢稳扎稳打,也真没这么逆天的治愈速度啊……

    现场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气氛,一边是国医的人垂头丧气,提心吊胆,纷纷质疑的看着叶峰,一边是西医的人大肆嘲讽,纷纷与陈涵附和奚落国医,而叶峰站在其中,如鹤立鸡群,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就如田野中的金龟子,暗夜里的萤火虫一般。

    十几分钟后,李博回来了。

    身边跟他一起回来的,除了秘书以及媒体记者,还有几名穿着白大褂的西医,其中领头与李博并肩而行的还是个黄头发高鼻梁的外国老人。

    “乔治医生?”

    陈涵嘴里嘀咕一声,顿时眼神亮了。

    也赶紧将满脸的不屑与嘲讽压下,换作了恭维献媚的笑容迎了上去。

    因为这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外,正是在欧洲西医界犹如泰斗存在的乔治医生,是数个轰动全球的西医治疗方式的创造者,而他却没因此申请专利牟利,而是无私的分享给了世界,他的医德与医术,在欧洲都是首屈一指,是真正的大人物。

    虽说陈涵现在挺红,但摆在乔治医生的面前,就像是个学生,地位差距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