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674章 谁有理?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5-06
    一分钟后,叶峰起身,林觉已经倒在了地上。

    胸口塌陷,血肉模糊,心脏更是被直接打爆了!

    叶峰的眼中没有一丝的怜悯,早在对方想要杀他的时候,彼此之间应有的南门情分,就已经断绝,今日林觉与赵成坤被杀,也意味着天道盟的时代结束了。

    此后,南方江湖只有一个主人。

    那便是南洪门!

    抬脚跨过林觉的尸体,叶峰拨打了邓山岳的电话,一切说明之后,又让对方通知了霍毅平。

    完事后,叶峰先离开了客房,然后去了楼上。

    以叶峰的神眼,早已发现了先前三人就躲在楼上的客房,上去刷卡进入之后,便就将那台与针孔摄像头无线连接的电脑拿了下来。

    客房中发生的一切,这个笔记本都录制了下来。

    所谓害人,便是害己。

    这话有多重含义。

    但此刻赵承坤原本想要害他的一切,都变成了对方自己的埋葬地,而这个笔记本中录制的一切,也将成为叶峰坦然面对邓山岳的底气与证据。

    两个小时后,酒店整个十层被天道盟的人封锁,所有人都被迫清场退房离开了酒店。

    走廊内,站满了龙精虎猛的天道盟弟子!

    多则上百人!

    一直排到楼梯,甚至卫生间。

    所有人脸色阴沉而冷厉。

    而在1011客房内,邓山岳与霍毅平,看到自己的老搭档赵承坤与林觉,此刻躺在地上变作了冰冷的尸体,尽皆面色定格,有了短暂的恍惚与悲伤!

    即便彼此四人偶有摩擦,秉性不合。

    但出生入死十几年,又在南门共事几十年,这其中的情义,当真可贵!

    这种悲伤,让两人沉默站立了足足五六分钟,然后邓山岳蹲身,将林觉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上了,又让手下取来两张洁白的床单,为两人盖上了。

    站起之时,邓山岳的眼眶,隐隐发红。

    而霍毅平也是眸色难过而悲戚。

    “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好勇斗狠之辈,凡事也有底线,所以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此刻你虽是南门少主,但我也是天道盟的门主,赵林两位门主之死,你也需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没法向数千的天道盟弟子交代。”

    邓山岳缓缓道。

    眼神严肃而凝重。

    即便他心中,叶峰是个少见而惊艳的后辈,甚至超过他心中的偶像陈云霄,但一码归一码,此事若无一个交代,彼此只能兵戎相见!

    这一刻,霍毅平的眼神,也变得锋锐而冰寒,看向了叶峰。

    叶峰被两人看着,却淡然无比。

    他指了指身边的电脑,又指了指墙上那个钟表。

    然后道:“这钟表内有隐藏的摄像头,赵林两位门主以这女子勾引我前来,又在女子身上涂抹了毒药,想要观看整个谋杀的过程,可惜失败了,所以被我杀了,我的解释很简单,我认为自己没错,如果别人想杀我,我却不还手,那我就是脑子有问题了,赵林两人虽是天道盟的门主,但我也是南门之主,他们的地位很高,我也不低。”

    叶峰说完,打开了电脑。

    上面录制的一切,开始播放。

    赵林两人进入客房后,发生的一切,也有录制。

    静静的看完所有的视频,邓山岳与霍毅平再次沉默了。

    虽说感觉自己同僚死的可怜,但确实找不到报复叶峰的借口。

    “难道你敢说,自己没故意诱惑两人,没将计就计杀了两人的心思?”

    霍毅平不快的道。

    “有,只是若两人对我诚意待之,没有杀我之心,我又何须杀两人?难道有人拿刀子杀你,被你打死,你会感觉自己理亏?感觉持刀杀你的人可怜?”

    叶峰道。

    “好一副伶牙俐齿!叶峰,我不管你对错,反正你杀他两人,有些太过分了!”

    霍毅平再次愤愤道。

    “那邓伯伯感觉,我过分吗?”

    叶峰不答,反看向邓山岳问道。

    后者沉默,没有吭声。

    叶峰随即清冷一笑,道:“与黑龙会搏杀的时候,你们选择了袖手旁边,黑龙会覆灭,他俩却厚颜无耻的前来抢地盘,这算不算过分?我不答应,又算计杀害我,这算不算过分?所谓兵不厌诈,在他们没想光明磊落的时候,却想让我光明磊落,可能吗?在我杀了他们之后,你们还想拿忠义评判过不过分,这本身难道不过分?”

    话说完,叶峰转身便朝外走去。

    霍毅平站在原地,虽不想放叶峰走,却也知拦不住对方!

    更知自己并非叶峰对手。

    叶峰坐着就杀了林觉,还将这视频给自己看,除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更是隐晦警告了两人,告知了两人他的修为早已今非昔比,惹他杀他,没有好下场!

    这手段高明,却又委婉。

    走廊内,所有的弟子,都纷纷后退,让出了一条路。

    试问谁敢阻挡?

    即便叶峰风轻云淡,即便身上毫无杀机,也无气势,就如一个平常人,也没人敢小看他半分。

    因为人的名树的影,仅凭叶峰这个名字,就分量足够!

    可以压垮南方江湖所有人的战意和挑衅之心了。

    叶峰就如此进入了电梯,然后安然离开了皇族酒店,更是将南方江湖这盘棋,于惊雷风起之中下完了!赢家只有一个,便是他!

    此后黑龙会,成了过往。

    天道盟,也只成了一个空壳,再无能力与他对抗。

    叶峰走后,客房内依旧压抑,霍毅平看向了邓山岳,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两人难道真要白死?其实你也应该知道,这一切明明就是叶峰算计筹划的!若没他散布谣言,赵兄怎能急于加害算计他!若没他故作吃喝玩乐,赵兄怎能找女人勾引他!这叶峰,简直城府太深了!”

    邓山岳依旧沉默。

    过了几分钟,才道:“你说的对,我也认为对,只是平心而论,叶峰是不是从没主动出手做什么?赵林两位兄台,若不朝他下手,是不是永远不会出事?身怀害人之心,却被人害,原本就是咎由自取,即便我等感觉可怜,又能如何?”

    说完邓山岳长叹一口气。

    霍毅平一听,也只能咯吱吱咬牙!

    整个局,叶峰都布置巧妙,看似被动,实则主动,他一步步诱引压迫煽动,才导致了赵林两人的出手,只是他始终都站在了一个理字上,即便杀了人,也毫无把柄落在别人手上。

    而这也是他心智最可怕之处。

    杀人不见血。

    见血不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