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660章 锁龙井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30
    武道宗门世界的轮廓,三教九流,渐渐在叶峰的心中名清晰,然后变作让他感到荡气回肠,而又热血沸腾的期许,张老所言的神通门径,魂婴成型,超脱天外,都仿佛传说一般!

    虽说距离现在的他,都太遥远,但叶峰此刻,却如凡人望天,即便不知道天有多高,却看到了阳光,云海,与壮丽。

    “你呀,摆在我的面前还是个孩子,我对你的忠告只有一句话。”

    张老喝下杯中的酒道。

    “什么话?”

    叶峰好奇。

    “待人莫念善,待物莫念旧,该杀就杀,该弃就弃,如果你的目标是武道世界的星辰大海,那么这一路上的风光,必定是杀戮,必定是舍与弃。”

    张老抬头看着明月当空,缓缓的道。

    眼眸中的光色,泛着沧桑与回忆。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

    但很多时候,却要强迫自己做没有感情的动物,比如遗忘与改变。

    当记忆如同书籍,在脑海中被翻开,当往事如同河流,在脑海之中流淌,那些人,那些事,携带七情六欲,携带悲欢离合一一出现,那些沉寂的痛,那些未了的情,那些负了的人,那些死去的忠肝义胆,那些曾为之勤勉珍惜,视为人生真谛,却最后弃之如粪土的东西……

    一切的一切。

    不亚于刀光剑影,不亚于生死。

    说完这句话,张老拿起自己那一坛珍藏的竹叶青,仰头就是一阵猛灌,酒水哗哗入了他的口,他的肠,淹没了那些即将泛滥的记忆,即将刺痛神经的过往。

    一坛饮尽,落地而碎。

    张老似是而非的笑了几声,然后一边唱着曲,一边走了。

    那歌谣叶峰有几分熟悉,像是幼年的时候听过,只是此刻再听见,恍如沧海桑田,感触截然不同,更觉着这杯中的酒,都变得烈,没了香浓。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正是此意。

    那歌谣,是红楼梦跛足道人的《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草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平生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跛足道人是慧眼,观大千世界,看清尔虞我诈,欲望无穷与荒诞虚伪,但现实却比这歌更为真实。

    只是鱼,不会因为生在一池浊水,而选择去死,因为它要生存。

    而人也不会因为生在一个浊世,遍布尔虞我诈,沽名钓誉而选择厌世,选择轻生,因为背后有妻儿有父母,有兄弟,有自己需要保护和珍惜的一切。

    叹口气,叶峰也饮尽杯中酒,起身走了。

    只是他却并未走出这庭院。

    而是径直去了庭院后面的八卦图。

    然后又走到了八卦图中间的那个古井旁边,一边围绕此井静静的走,一边凝聚神眼金芒朝井中看去。

    十几步,几十步,几百步之后,叶峰忽然盘膝坐在了井旁。

    也等于坐在了八卦图之中。

    世间诸多的传说中,有锁龙井一说,此说遍布华夏大地。

    而在华夏大地之上,也真存在诸多的锁龙井,叶峰也曾是个好事者,在大学的图书馆查阅过很多这方面的知识,虽心中存有敬畏,又感觉有几分荒诞离奇,只是此事尚无定论,也无人知锁龙井内,究竟有何物。

    他之所以想到锁龙井,是因为这古井,与锁龙井很是相似。

    锁龙井之内必有铁链,深不见底。

    而这古井下面十米处,确有长长铁链,拴在了井壁之上一个铁杵上,然后深入了井中不见其底,着实怪异。

    再就是此井之内也有淡淡的沉香之味,细闻许久,还有淡淡却很冲鼻的腥气,若非叶峰体质特殊,嗅觉敏锐,恐是也无法闻的很清晰。

    难道说,这也是一口古人留下的锁龙井?

    叶峰眉头,微微皱了下。

    但这却不是让他盘膝坐下的真正原因。

    他之所以盘膝坐下,是因为身上有一物,忽然有了某种异象,此物并非七宝虎撑,也非脑海之中的佛经,而是那把得自长岭天坑的神秘小剑。

    伸手叶峰将它从衣兜之内取出了。

    此物他一直带在身上,虽始终无法参破,却也知是件奇宝。

    天色已经漆黑,但叶峰双眼却看得清晰如白昼,这小剑上次因为吸收了马哈族透明球的力量,而发生过一次蜕变,通体如纯金之色,耀眼不已,仿佛任何尘埃都无法附着,任何光阴都无法掩盖它的光色,每次拿在手中端详,叶峰均有惊叹之感。

    也能感受到这把小剑之上,传来的那种无匹锋芒。

    似乎长空能破,山岳能灭!

    此刻这小剑,更在隐隐的颤动,虽说幅度很小,但叶峰却能清晰的觉察,就如生灵苏醒了,在蠢蠢欲动,而此种情况,此前从未出现过。

    叶峰见此,自然怀疑是因为这口井的缘由。

    目视此剑良久,叶峰最终将小剑放在了井沿上,然后盘膝打坐,神经绷紧,气息也收敛了起来,想要看看接下来,是否会发生神奇的事情。

    而一切,并未让他失望。

    这小剑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厉害,竟一下落入了古井!

    叶峰的视线随即穿透井壁朝下看去,只见嗖一下落下的小剑,竟在井下十多米的地方悬浮住了,紧接着无数的蓝色光点从古井深处飘了上来,就如一只只的萤火虫,密密麻麻,杂乱无章,而这些光点在接触小剑之后,便纷纷附着而后被吞噬了。

    小剑就如火,这些蓝色的光点就如飞蛾。

    飞蛾扑火,仿佛无穷无尽!

    叶峰见此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不清楚这些蓝色的光点是什么,也不清楚小剑为何吞噬了这些光点之后,便变的越加金光耀眼,就如烈阳一般夺目,且颤抖的越加激烈了,就仿佛它存有灵智,在亢奋在激动。

    这一切的发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最终结束。

    那些蓝色的光点再没出现,而小剑也嗖一下飞出,又落在了井沿,其上耀眼的光芒沉寂消失,剑身也再次蜕变了,此刻看上去已经不再是纯金之色,而是光滑明亮的像是一束光,像是一捧金水,奇异不凡,堪称异宝!

    更诡怪的是,剑身上的三个神秘符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