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645章 朝暮不言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23
    叶峰心中担心,却也难揣测天意,接下来半个月过去,却并未见到任何的灾祸发生。

    牧小美依旧在支教。

    李涵依旧时常过来与她聊天,两人的关系也是日渐浓厚。

    只是这平静的背后,却是叶峰绷紧的心弦,与凝视谨慎的双眼。

    三天后,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叶峰到了村头,身边站着的是牧小美,对方有些好奇的问道:“叶大哥,今天到底谁来看你,我感觉你很郑重啊。”

    “一个朋友,女的。”

    叶峰淡淡道。

    “哦,原来你还这么有女人缘啊,我还以为你一直冷冰冰的根本没女人喜欢,哈哈!”

    牧小美打趣道。

    叶峰抿嘴一笑,心中却有些苦涩。

    因为他这话,是想试探对方会不会吃醋,但显然牧小美半点醋意也没有,苏醒失忆之后的她,感情处于完全的空白,在遇到知书达理,又热情好客的李涵之后,貌似擦出了花火。

    心中叹口气,叶峰就看到村头一道身影出现了。

    这影子徐徐走来,就如风轻云淡之中的一片落叶,就如溪水潺潺之中的一条游鱼,恬淡而洒然,随性而铿锵,再加这道影子玲珑犹如迷幻的光晕,曼妙如同摇曳的柳条,更是让人一眼看去,视线不免被吸引。

    仿佛世上最美的躯壳,放入了最美的灵魂。

    连身为女人的牧小美,都在看到这身影之后,有些失神。

    心中不由暗叹一声,好美好洒然……

    几分钟后这道身影便就到了近前。

    正是许久没见,却时常在叶峰心中浮现的水云天。

    阔别许久,水云天没有什么变化,就像是被冰封的美女,任凭岁月这把刀如何锋利,也难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她走到近前,便就停下了脚步,一双眼凝视着叶峰。

    没有话语,仅有深情。

    不曾表露,却难掩浓烈。

    而叶峰亦是对视着,也没有言语,只有眼神中跳跃着一种亲切与深情。

    牧小美站在两人旁边,忽然有了一种被孤立冷落的感觉,即便两人都没言语,她也感受到了两人眼神之中闪现的光色,而这种光色,让她似曾相识,让她有些羡慕与感动。

    似乎从没看到过有人,能如此坦然,如此内敛的面对一段感情。

    朝暮不言,却昼夜如新。

    一直过了几分钟,水云天才笑了,“你还是老样子。”

    “如果哪天我变了,水姐是不是就要嫌弃了?”

    叶峰笑着回道。

    “你我之间,只能江湖相忘,不可能存在嫌弃的那一天。”

    水云天说完,眼神看向了牧小美。

    对于叶峰这位女友,她是认识的,只是两人从未有过交集,所以牧小美并不认识水云天,只是感觉对方身上有种奇特的气场,让人不由仰视不由忌惮,却又如剑藏于鞘,锋锐内敛,让人不会感到危险,只能存有敬畏。

    “你不认得我,但我认得你,你可叫我水姐。”

    水云天道。

    “……好的,你好水姐,你真漂亮。”

    牧小美略有紧张的道。

    “是吗?只是有些人眼中,你永远比我漂亮,就像是鱼在水池里,永远会感觉自己头上的天,才是最美的,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水云天道。

    “不知道。”

    牧小美迟疑笑一下道。

    “这叫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水云天笑着道,伸手与牧小美握了下,只是眼神却像是无意的从叶峰脸上划过。

    以叶峰的心智,岂能听不出这言语虽是说给牧小美听的,但敲打的却是自己,两人的相识相知这般久,其实感情上彼此心知肚明,早有深情埋根,只是江湖儿女,武道赤子,彼此路不同,未来不同,而叶峰又一路凶险伴随,那个爱字,哪能从口中说出。

    叶峰只能依旧沉默,而水云天也只能继续等待。

    “水姐说话好有哲理,咱们回去再聊吧,来的路上是不是很艰难,我们来的时候不仅路难走,还遇到过杀人犯啊!”

    牧小美一脸惊险的道。

    水云天闻言,不由有了几分兴趣,一边走一边与牧小美聊了起来。

    因为水云天是客,来了不会住太久,所以并未去摇那棵祖庭树,前些日子姜腾龙与叶峰通电话时曾询问过,说水云天想过去看看他,叶峰当时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水云天还真找来了。

    三人回到刘婆婆的住处后,刘婆婆自是热情的出来迎接,又洗了很多的水果。

    一阵忙碌之后,又吃完午饭,牧小美便去了学校。

    而叶峰与水云天也过去了,只是却坐在了教室外面没有打扰。

    这时候李涵来了,进去便与牧小美很自然的一起教课了,一个朗读课,一个在黑板上写课,默契而自然,水云天一看不由笑了,“记忆没恢复,还被别人填充了?”

    “天意若是如此,人力怎可阻挡?”

    叶峰苦笑。

    “你不难受?”

    水云天笑了笑。

    “正如你看见我陪着她,你会难受吗?”

    叶峰不答反道。

    水云天一时语塞,端起杯子喝酒,眼神似有几分幽怨,想了想她又道:“看你在这里如同闲云野鹤,难道南方江湖现在很是平静?”

    “来时,送了黑龙会一份大礼,对方消停,我便暂时不用担心了,至于天道盟,不过是一只纸老虎,我不动它,它岂敢动我?”

    叶峰道,并没隐瞒任何。

    水云天一听,不由愕然,想不到黑龙会三大长老之死,竟然是叶峰的杰作,只是此事做的极其隐秘,又手段高深,还真符合叶峰秉性之中藏匿的狠辣与低调。

    “你来找我,可曾有事?若有直说就行。”

    叶峰道。

    “无事就不能过来看你?看你对我而言就是要事。”

    水云天道,两颊悄然浮现一丝绯红。

    叶峰闻言,愣了下然后便笑了,举起杯子两人一碰,各自饮尽,然后聊起了最近江湖上耳朵一些事情,而情爱却再次沉寂在了心中。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而水云天在叶峰的心中,既是红颜知己,又如兄弟一般,交心亦可交命。

    虽说一壶清茶,但却胜过琼浆玉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