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635章 圣碑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17
    青帝元针配合金色内气,扎入七七四十九针,又分别拔出之后,神眼看去刘婆婆脑中的梗塞,以及身上萎靡的气血,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相信再治疗三次,便能下床活动了。

    收起万妙针之后,叶峰道:“婆婆您先休息,三天之后我保您可以下床看看外面的好风光。”

    “真的?……”

    刘婆婆震惊的很。

    “我不可能刚来就说谎话骗您老吧。”

    叶峰淡然一笑。

    “你真是菩萨佛祖降临啊,谢谢你了小伙子,谢谢了!如果我现在能活动,真要给你磕个头了!”

    刘婆婆的眼中都落下了热泪,激动的无以复加。

    她从得病之后,整整在床上躺了十年了,这十年遭受的痛苦与不堪,也唯有她自己清楚,儿子的不孝,疾病的折磨,日月轮回之中经受的寂寞与孤独,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悲苦犹如身处炼狱之中。

    现在终于看到一丝光明,她如何不喜极而泣?

    “婆婆客气了,我只不过做了一件小事罢了,您先休息,我帮您收拾一下家里,这段时间我和妹妹要住在这里打扰您了。”

    叶峰有礼的道。

    “有什么打扰,我还盼着有人过来看看我,整日里就我自己一个人快闷死了,只是我这老房子环境太差了,就是委屈你俩了。”

    刘婆婆有些对不住的道。

    “没事,我们自己打扫一下就行,婆婆您先休息一下吧。”

    叶峰说完便就走了出去。

    院子里李涵正和牧小美一起洗衣服,有说有笑,见叶峰出来,牧小美立即笑道:“李涵这是我大哥叶峰,人很厉害的!不仅擅长功夫,也擅长医术,你最好别欺负我,否则我大哥不会饶了你。”

    “哈哈,我哪敢欺负你,我是为来为你服务的,还请你高抬贵手啊!”

    李涵笑道。

    “那好,你快点打点井水,快点,偷懒的话我就要处理你了!”

    牧小美打趣道。

    李涵赶紧点头,提着桶去院内的古井打水了。

    叶峰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像是笑意,又像是无奈,看着自己的女友与别的男人这般亲近,他的心情如何能好?但此刻牧小美处于失忆之中,他又能说什么?

    而且感觉是似乎对方更喜欢将他看作可以依靠的哥哥。

    心中叹口气,叶峰拿起院中一把铁铲,开始处理院中的杂草。

    因为本身就是武道高手,劲力蛮横,所以这些杂草叶峰处理起来极其简单,转了几圈就全部连根铲除了,然后扫了扫,又用铁铲拍击地面,很快整个院子便焕然一新了,连墙头上的杂草也都处理干净了。

    见一边的牧小美和李涵聊的很开心,叶峰感觉自己倒成了电灯泡。

    知道守在两人身边有些郁闷,叶峰道:“小美你先洗着,我出去逛一逛。”

    “好的叶大哥,注意安全!”

    牧小美道。

    叶峰点头,便就出去了。

    老房的外面视线很开阔,一眼望去山峦起伏连绵,大好河山尽在眼底,仿佛什么烦恼都在这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中烟消云散了,叶峰迈步就朝前走去。

    云霞村身处卧龙之地,灵气汇聚之处恰好就在村子的东边。

    身怀鬼骨神相的叶峰,即便没有学过风水,此刻凭借神眼也是观气看穴信手拈来,路上有些村民,见了他都是热情的打招呼,又的还近身聊了一两句。

    叶峰言行举止谦和有礼,这些村民与他聊天之后,都对他生出了好感。

    大约五六分钟后,叶峰便就走到了村东头。

    此处顺风顺水,实乃风水宝地,卧龙之形依地势而成,神眼看去都能隐约看到淡淡的天地灵气汇聚,站在此地的一霎,周身的气血也不由加快,只是这种变化悄然而隐秘至极,若非叶峰体质特殊,根本不可能感觉到。

    如此宝地如果用来建造阳宅阴宅,十几代之内,必能出现大德大能之辈。

    可惜此卧龙之地却没任何的坟冢。

    甚至连一处房屋都没有。

    反而在龙眼之处树立了一座一米高的石碑。

    石碑通体被风雨洗礼的光滑,毫无棱角,没有任何的修饰,只有正反两面篆刻着一行行公正有序的字体,这些字体叶峰仅能辨别出一些简单的,并非现在的字体,而是历史很悠久的古篆体。

    如果这块石碑立在别的地方,叶峰多半不会注意。

    但这块石碑不偏不倚的正好立在龙眼之地,这肯定就有非比寻常的秘密了,双眼扫过一行行的字体,更能捕捉到历史传来的沧桑感,叶峰可以判定这块石碑的历史,丝毫不亚于这个村子的历史。

    只是这些字体他并不认得,所以便很难判定上面写的都是什么了。

    更古怪的是,叶峰走近这石碑,观察着石碑的一刻,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感觉这石碑与他的青帝元针,有某种形同血缘的联系,只是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叶峰却根本无从解释,只是直觉上这种莫名的感觉却清晰的存在。

    就像是有时候手被很细的绒毛刺伤,虽然看不到绒毛,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刺伤的疼痛。

    “小伙子,你是新来的?”

    一道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叶峰扭头一看,原来是个放羊的老翁。

    看年龄应该有八十多岁了,但是身形健壮,步履矫健,正戴着一顶草帽,手里挥动着一根鞭子,而在身边则有七八只山羊,他打了一个口哨,这些山羊便去了一边坡地上啃草吃了。

    “是的,你好老伯。”

    叶峰淡然一笑打了招呼。

    山里面虽说吃的都是粗茶淡饭,也不能享受如城市里的繁华的生活,但贵在人的欲望很低,生活的成本很低,没有负担与过多的压力,吃的也没有什么污染,所以如这老翁一般,即便已经八十多岁了,但身子却很健壮。

    就如习武之人一般。

    “你在看这块石碑啊,知道这叫什么吗?”

    老翁坐在了旁边一块山石上。

    叶峰也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道:“不知道,还望老伯赐教。”

    “这叫圣碑,据说也是在金陵逃难而来的时候,被李氏一族不远万里带来的。”

    老翁边说,边从随身的衣兜里掏出了旱烟袋,开始填充碾碎的烟叶,点火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