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570章 九阴之体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龙九命站在原地,怒的一张脸就如要被血冲破!

    狰狞无比!

    恨意比这九天都要深都要广!

    明明马上就能杀了叶峰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却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强大到让他颤栗,却又不知什么背景的黑袍人!

    叶峰就躺在距离他十几米的朱雀铜雕之下,而这十几米的距离,他却不敢逾越了!

    就只能一双眼,怒恨无比的盯着他。

    杀心与惧意对垒几十秒后,龙九命鼻中喷出两道愤愤的火气,左脚一跺身形飞起,踩着一棵大树的枝叶离开了阎罗殿,本来十拿九稳的灭杀之夜,却憋屈结束。

    不仅没能报复先前北洪门所受的屈辱,反而又添了浓重的一笔!

    连白无常与他出动,都没能杀了叶峰。

    江湖上的人,会如何评价北洪门?

    会如何看待他!

    这种恼火与怒恨,让龙九命仰头就是一声直入九霄的怒吼,恨不能将这天地都覆灭,砸死所有让他愤恨的仇敌。

    而在他走后不久,距离他跺脚位置几米的那面墙轰然倒塌了。

    被他踩着离去的那棵大树,也咔咔嚓嚓从中断裂成了两半,犹如被巨雷劈了一下!

    叶峰还在原地躺着,整个阎罗殿在经历了方才四十多分钟,数位江湖强者的厮杀之后,一大片的房屋与墙壁已经倒塌,狼藉无比,看上去触目惊心。

    此刻一切陷入死寂。

    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又过十多分钟,外面响起了警笛声,然后就见姜腾龙带着螳螂门的一百多人,以及二百多名持枪警员冲了进来,见到龙九命白无常已经离去,他更为紧张起来,一直到发现叶峰的身子,发现对方还有气息,他才心中踏实下来。

    同时一双眼都变得赤红,抱起叶峰,便大步流星朝医院救护车冲去!

    对他而言,抱着的不只是师弟。

    而是滚烫的兄弟之情!

    生不可弃,死不相忘的男人之谊!

    与此同时被掩埋的坤阳子释龙象,以及昏死的水云天灵玉,都被救出,然后紧急送往了医院,没有人知道这里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能坍塌那么多的墙壁,甚至整棵大树都能被撞断,这种力量简直匪夷所思,可怕至极。

    金林红安区,一个不起眼的小区内,黑袍男子的身影再次出现了。

    黑袍眨眼被他脱掉,然后丢入了旁边的垃圾桶。

    其内是一身简单朴素的休闲装,甚至因为穿的太久,洗的有些泛白了,不过却干净整洁,月光下这个男人的五官冷漠而刚毅,身形高大而精悍,只是这种精悍却被他身上散发的一种圆润柔和的气息所掩盖。

    就如钢铁打造成宝剑,让人看到的是锋锐无匹。

    但若打造成的是光滑无棱无角的工艺品,那么让人感受到的就不是锋锐,不是可怕了,而是一种柔和与人畜无害的亲和。

    迈步男子走入了其中的一栋楼。

    不久就到了三楼,敲响了右边的房子。

    很快就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是一名长相清秀脱俗,身材娇小而妖娆的女子,瓜子脸上的五官美而不媚,微微一笑更如春花盛开,透着说不出的青春朝气与婉约柔美。

    “爸你终于来了,想我没!”

    女子高兴的迎上去,给了中年男子一个拥抱。

    “哈哈,小迪越来越调皮了,看爸爸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

    男子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礼盒。

    打开之后,其内是一个玉吊坠,看成色也就是两千左右的东西算不得名贵,但马小迪一看却开心无比,对她而言老爸送的东西,自然是最好最珍贵的礼物。

    两人随即进了房中。

    餐桌上已经摆了四菜一汤,精致而美味,看冒着的热气,显然是刚做好,还放着一瓶茅台。

    中年男子坐下之后,拿起茅台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不忍的讪笑道:“让闺女破费了,这酒两三千,以后可不要买这么好的酒了,我喝口二锅头就可以了。”

    “我不缺钱,只要爸喜欢就行。”

    马小迪温柔的笑道。

    “你这丫头,真孝顺。”

    中年男子揉了对方脑袋一下,然后打开酒盖,倒了一杯。

    父女两人一边聊着,便一边吃了起来,马小迪在公司是一般的员,工作简单生活也简单,朋友不多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若不是十多年前闺蜜幽幽救回来了一个重伤的男子,恐怕她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

    因为她很怕和男人交流,也怕男人看着她,打量她的眼神。

    “腾龙最近怎么样?”

    中年男子问了一句。

    “还好,一直经营一家小公司,赚点小钱,平时待在郊外的小院里,就像个教书先生。”

    马小迪如实道,一说姜腾龙眉眼就流露了难掩的幸福。

    “那你要多去陪陪他,小心好男人从身边溜走啊。”

    中年男子打趣道。

    马小迪一听,俏脸都红了。

    羞涩的只能闷头吃米饭。

    继续吃了一会,她忽然眉头微微皱起了,中年男子见状,便伸手抓住了她的腕子,紧接着便手中出现了一粒丹药,“快吃下去吧,你的病又犯了。”

    “谢谢老爸。”

    马小迪赶紧接过来,然后吞服了下去。

    小腹顿时涌起了一股热流,然后化解了身上诡异的寒气,又过了几分钟便恢复如常了。

    从小她便生有怪病,这种病没有任何的医生可以治疗,而且还与月亮有某种奇异的联系,每当月圆之夜便会周身寒冷无比,甚至眉毛上都能生出寒霜,而月圆之后,体内寒气便会一天天的减弱,最终消失,但下一次月圆的时候,寒冷的感觉便会再次出现。

    所以每个月,她会经历两次被寒气折磨的痛苦。

    而每半个月中年男子会出现一次,给她丹药缓解这种寒气的折磨。

    对于马小迪而言,对方不仅是父亲,更是医生,若没有父亲的丹药,她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好了,不要害怕继续吃饭吧,有爸爸在你就不会有事。”

    中年男子和蔼道。

    马小迪点头,心中是满满的感动。

    只是她却没看到中年男子眼中一丝阴柔之色转瞬即逝,九阴之体,寒气凝珠,似乎就要大功告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