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560章 叛心叛身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先前叶峰曾设想过大师兄姜腾龙会是什么模样?

    可能是魁梧健壮,可能是膀大腰圆,可能是锋锐无比,也可能是不苟言笑。

    但无论如何没想到,大师兄姜腾龙会有如此气质,如书生一般淡然,又如诸葛一般睿智,修为因为十几年前的血月之变被伤,坠落到了暗劲层次,但这修为却没能掩盖他身上的威势。

    就如一把枪卸掉了子弹,放入了抽屉,却仍旧给人一种危险的气息。

    南雁见状,终于笑了。

    随即他扶起了叶峰,双眸凝视对方,带有一种温情与钦佩,当年他的耀眼,不得不说与南洪门当年的强势有关系,名门出天才,自然被天下江湖所传颂崇拜,而伴随南洪门的落幕,苏万剑与姜腾龙也随即销声匿迹。

    这其中既因当时的情形万般复杂。

    也与两人的手段谋略有关。

    毕竟盛名已久,便会自大傲然,等狂风骤雨到来,依靠的师父陈云霄又重伤,才知江湖险恶,真非自己可以抵抗,一下就狼狈落难。

    反观叶峰,拜陈云霄的时候,对方隐居五龙山,早已褪去分舵主的八面威风。

    他开始踏入江湖,并没有任何人帮助。

    凭借的仅仅是自己!

    但就是如此险恶艰难的环境,叶峰也大放异彩,一步步坚实的成为了强者,虎吞济州,菩提岛成名,连杀北洪门长老护法,成就赫赫凶名,又称霸鲁省,纵横青帮,那件事都非常人可以办到。

    步步看去,谁又敢小窥低看叶峰?

    都不得不钦佩与崇拜!

    甚至连姜腾龙,也不得不承认,叶峰高于自己。

    “师弟果然如江湖传言一般,心智如妖,什么都没躲过你的双眼,我确实在这螳螂门等候多年,一直在等某个机会,等南洪门有某个人可以让我甘心辅佐,从我听闻你在江湖声名鹊起,我就心中高兴,知你归来南方,就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今日一见总算心事落定了。”

    姜腾龙笑了。

    叶峰也笑了!

    两人立即来了一个熊抱。

    原本是阎罗血雀,天之神兽,高贵不凡,但姜腾龙却取了南雁之名,隐藏身份,背后运作螳螂门暗中保住了阎罗殿不被破坏,不被外人占有。

    大雁飞的高,却无雄心壮志,只能沦为别人的晚餐。

    这也是姜腾龙的自嘲。

    即便有雄心壮志,也因为修为损伤,再无法施展,只能成为高高在上的大雁,空有抱负,葬送九天,不能与朝阳为伍,只能与夕阳争辉。

    其中的深意,叶峰自然清楚,也有些心疼。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师父陈云霄乃是真正的豪杰,而对方所收的三个徒弟,不仅天赋超然,性情也均是上乘,苏万剑的隐忍与稳重,姜腾龙的睿智与洒然,还有叶峰的低调与锋锐!

    这三人,均是人中之龙。

    叶峰即便与姜腾龙是初见,也知这位大师兄,是可以交命交心之人,可以赤诚相待。

    随后姜腾龙拿来了酒,还有一点炸的花生米,两人坐在桌前碰杯干透,然后均是又笑了,叶峰心情大好,畅快而激动,想不到来金林,竟然寻到了失踪已久的大师兄。

    而姜腾龙则相对淡定一些,毕竟他一直在暗中搜集叶峰的消息,对于叶峰的行踪很清楚。

    也知早晚有见面这一日。

    因为血雀终归要回南方,也终归要到金林,因为这里才是家。

    “大师兄,南方江湖都知金林是南洪门的重地,你螳螂门占据此处,难道没有人反对?难道你还有别的靠山?此前在昆市,我曾被赤山堂刺杀,对方是长生山的人,难道长生山没来为难过螳螂门?”

    叶峰好奇问道。

    姜腾龙笑笑,道:“其实我就是长生山的人,你信吗?”

    “师兄之话,我句句都信。”

    叶峰道。

    “那你还敢信任我,敬重我?”

    姜腾龙反问道。

    “背叛有两种,一种是叛心,一种是叛身,前者完全背信弃义,辱没了曾经的情分,而后者则是迫于大势,迫于环境,虽叛投敌人,却人在曹营心在汉,并无可耻,只是权宜之计。”

    叶峰道。

    “谢谢师弟能如此高看我,长生山之强,你我甚至全盛时期的师父,摆在它的面前,都如螳臂当车,根本没有一斗之力,与其玉石俱焚,不如顺势依附,再慢慢壮大自己,另寻时机。”

    姜腾龙道。

    “难道师兄就不怕对方看穿?不怕害了自己?”

    叶峰担忧道。

    “一只老虎,是不屑去揣摩老鼠的心态,即便他清楚老鼠存有二心,也不屑去揭穿,去灭杀,因为在他眼中老鼠太弱了,无论怎么折腾都是老鼠,翻不起太大的浪花。”

    姜腾龙自嘲道。

    叶峰闻言点了点头。

    就如他离开青帮之时,即便有能力将几位存有二心的堂主,全部撤换成自己的人,却也没这般做,既是为了照顾一些青帮老人的感受,怕全部撤换引发众怒,也是因为那四位并不熟识的堂主,都仅仅是暗劲境界的修为。

    摆在他的眼前,真如猫与老虎。

    不值得他担心叛变。

    因为一旦激怒了他,便可灭杀换人。

    接下来姜腾龙与叶峰一边喝酒,一边说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

    原来血月之变,南洪门落难的时候,他为了保护南洪门奋起杀敌,却被围攻重伤,后来怒罗汉以奴约,从济州程家手中换来了五行天丹,救了他的内功,但即便没散功,也只能恢复到了暗劲中期的层次。

    与原来化劲的修为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姜腾龙当时心中的傲气与不甘,就如怒江翻滚,实难接受这等境地,于是孑然一人孤独离去。

    他原本想回到金林,找个市井隐居,却不想半路被人追杀,九死一生,后来被幽幽在金林的街道上救回家里,才逃过一劫,从那时候起,姜腾龙才真正开始思考未来。

    反省自己的缺点。

    也开始真正变得成熟。

    他晓得自己的能力与现状,根本没法做复兴南洪门的事情,师父陈云霄与二师弟苏万剑又不知在何处,最终只能选择了收服李振江,拿下当时在金林不值一提的螳螂门。

    然后以此为根基,一步步又拿下了金林,成了现在幕后的神秘南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