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540章 玉中剑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大师,我朋友的签子有什么不对劲吗?”

    柳眉发现了老僧神色的诧异询问道。

    老僧没有作答,而是看向了叶峰,细细端详了他的面相一会,道:“施主很抱歉,老衲没法帮你解惑了,你摇出的这个签子,是无解的,也就是说空白的,你命不在天,而是在自己手里,至于是祸是福就看自己的理解了。”

    “多谢大师。”

    叶峰淡然一笑道,面色并未有什么变化。

    他是鱼龙子之命,未来不可捉摸,是非纠缠不断,老僧说他命不在天,确是实话,因为他的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而非被天道定下了轨迹。

    “还有这么奇怪的?叶兄老天爷都管不了你了,真牛。”

    柳眉还有些不解,却也知有些事不能深问,于是便调侃了一句。

    “是老天懒得管我。”

    叶峰笑了。

    就在这时老僧已经帮柳眉解完了签子给了她一张红色的纸条,上面有两行批解,柳眉好奇的看完,便神色怔了怔,随即也没说什么便将纸条揣入了兜里。

    虽说叶峰没有询问,但纸上的字他却看到了。

    乃是十四个字,“欲知情郎哪里来,身边自有玉中剑。”

    难不成柳眉求的是姻缘?这玉中剑又是何解?

    所谓君子如玉,剑为百兵之王。

    玉中剑想来应该是个温尔雅,却又锋锐霸匹的强者了。

    叶峰心中一笑,感觉自己与玉中剑似乎并不搭边,虽然外人都将他看作人杰,看作凤毛麟角之辈,但叶峰却清楚,自己一路走来,虽说胆魄过人,谋略与修为高深,但更多的却是借助了神眼之力。

    若没神眼,他此刻还是个失恋无助,被炒鱿鱼的小职员。

    所以大多时候,叶峰心中存有敬畏之心,并未有太多的得意与骄傲,甚至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一腔赤诚嫉恶如仇,树敌太多,再者他也怕万一哪天神眼失去,佛经之力失去,自己又会一下归于平凡。

    心中浮现这些念头,却非因为他对柳眉有男女之念。

    而是佳人在旁,不由而想罢了。

    只是他想这些的时候,柳眉心中也是浮想翩翩。

    对于玉中剑三字的理解,她与叶峰差不多,环顾身边优秀的男人不少,但能担当玉中剑三个字,却寥寥无几,而中意顺眼之人,似乎也仅有叶峰。

    难道说,自己的情郎是叶峰?

    柳眉心中浮现一丝少见的愉悦与羞涩,却又连忙压下了这个念头,也没敢在脸上表露出来。

    在她眼中叶峰乃是南洪门少主,又是年少英豪,修为高深莫测,身边哪能缺少红颜知己?而自己从小习武,性格刚烈作风硬派,半点女人味也没有,对方也不可能喜欢。

    越想,柳眉越有些失落了。

    心中那些念头,就像是一根羽毛,刚飘起就被雨打落了。

    “柳妹,那边有高僧在讲佛经,你过去听一下吧,我去寺庙后面找玄慧大师询问些事情,等会再过来找你如何?”

    叶峰问道。

    柳眉点头,道:“好的,不见不散。”

    叶峰笑笑便就转身走了。

    若说相貌,叶峰真是丢入人海就很难再找到的类型,五官没一丝的亮点,但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却浑身有种自若淡然,又如星辰闪耀的风采,让人与他接触之后,便被他这种特质所折服与吸引。

    好看的皮囊千千万万,有趣的灵魂却独一无二。

    可能叶峰就属于后者吧。

    柳眉看着对方身影消失在寺庙台阶之上,便就去了信众聚集的广场,上面正有一名老僧穿着袈裟讲解佛经,只是柳眉坐下之后,却双耳一点也听不进去,脑海中一直在思索玉中剑的意思,以及与叶峰再次相见,是不是缘分?

    有没有可能发生点什么?

    另一边的叶峰,自然不清楚柳眉的这些念头,他穿过寺庙的几个大殿,已经到了后院。

    不久就到了方丈休息的地方,眼前正有一个小和尚在清扫地面的落叶,叶峰走过去笑着问道:“你好小师父,请问玄慧大师可在?”

    “你是叶施主吧?”

    小和尚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在下确实姓叶。”

    叶峰略有诧异。

    “今日一早方丈交待我说,若有叶姓施主前来,便是贵客,直接领进房中便可,我家方丈真是神机妙算,施主等会进去要恭敬一点,方丈的房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小和尚年级不大,却摆出了衣服老气横秋的样子。

    叶峰见状不由想笑。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方丈的禅房。

    房间与上次来时无异,简朴而雅致,充斥着一种外面罕有的柔和与安静,而玄慧大师正盘膝坐在地板的蒲团上,叶峰脱鞋走了上去,玄慧大师笑着看向了他,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叶施主此次再来,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比起大师来还是差远了。”

    叶峰谦逊道,同时抱拳弯身行礼。

    玄慧大师笑笑,摆手让他坐下了,双眸之中闪烁智慧之色,在叶峰的身上打量了几圈,然后道:“你身上的气息越加奇怪了,既有浓烈凶煞之气,又有安静祥和之气,看来鱼龙子果然不凡啊。”

    叶峰闻言不由惊讶对方强大的感知力。

    他身上的确有两种气息。

    而这两种气息他平日里也能清晰感受到。

    一种是搏命杀人之时的凶煞残暴之气,一种便是平日里的安静祥和之气,前者来自叶峰的武道修为,他以血手进入武道,根基就是狠辣凶残,后者则来自他脑海之中的神秘佛经。

    这两者在叶峰的身上奇异共融,似乎很诡异,却又很自然。

    “大师慧眼如炬,就不知这样是好还是坏?”

    叶峰心中灵光一闪,借机问道。

    “人世间本来就是对立与统一的,既矛盾又和谐,所以有天有地,有阴有阳,有水有火,你有两种气息也未必是坏事,如果将来另有机缘,说不定还能以此破而后立,开宗立派。”

    玄慧大师坐如钟,浑身气度就如云雾缥缈祥和的道。

    叶峰闻言,似乎有所感悟,想了想他便直奔主题,问道:“小辈此次前来,其实是想向大师询问一下关于长生山的事情。”

    “长生山?”

    玄慧大师一听,不由面色浮现几分凝重。

    以他的地位与身份,世间已经很少有人或事引起他内心与面色的波动,叶峰见此不由对长生山更感到了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