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88章 铁血军魂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二锅头习惯吗?这里只有这个。”

    秦雄问道。

    叶峰点头,“这个不错,电视上不是说,皇帝也喜欢这个味吗?”

    秦雄一听就笑了,“二锅头是用麦麸当曲制作的,皇帝哪能喝麦麸的酒,不过这个味道我喜欢,喝二锅头的酒也不会让某些人认为我居功自傲,在这里成了土皇帝。”

    似如随意说的话,但却话中有话。

    叶峰闻言一笑,没再说什么,而是拿起酒为对方倒了一杯,又自己倒了一杯。

    自古帝王,无不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历史总在重演,悲剧不会终结,谁都怕眼皮底下有个功高盖主之人,万一反了怎么办?

    镇南王秦雄显然便是这种人物。

    所以他的低调,本身也是一种自保。

    蒜扒完了,酒也倒上了,秦雄递给叶峰一双筷子,道:“吃吧,就如在自己家一样就行,粗茶淡饭也别嫌弃,当年打天下的时候,有这个吃就乐开花了。”

    “那秦老当年最记忆犹新的一顿饭,是吃的什么?”

    叶峰笑着问了一句。

    “高丽之战吧。”

    秦雄眼中似乎飘起追忆之色,“那年我带一个营去阻击敌军,然后埋伏在一个小山谷内,天寒地冻再加后勤乏力敌军的飞机狂炸,导致战士们穿的都还是单薄的秋衣,那晚异常的安静,埋伏一晚到了次日凌晨敌军出现,我猛然起身大喊了一声开枪!周围却没任何声音出现,我还以为是都睡着了,心里很恼火!扭头一看才发现……所有的战士都被活活冻死了……就我活了下来,一个人阻击敌人快一个小时,回去后为了安慰我,领导特批了两个敌军的牛肉罐头,可我拿到手里就哭了……”

    叶峰一听,面色不由定格,心中刹那涌动无限的敬意!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不过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而这一切,都是革命先烈以血换来的,眼前的镇南王是真正的沙场英雄。

    他背后那些倒下的人,更是英雄。

    秦雄没有再说话,但叶峰也能体会到对方心中的沉重,看到与自己枪林弹雨一起拼杀的部下,都成了一尊尊活活冻死的雕塑,至死都没吭声,没选择后逃,那份伟大与铿锵,言语难以形容。

    血是热的,即便天寒地冻,即便是死,也无法冷却!

    “家国在心,英雄可敬,秦老干一个。”

    叶峰举起了杯子。

    秦雄点头,也举起了杯子,两人碰了一下,然后仰头喝下了。

    随后开始吃饺子了,白菜猪肉馅的很香,两人吃了一会之后,秦雄忽然边吃着,边道:“马瓦利亚的任务,完成的不错,但进攻反动武装,拉拢当地土著族,灭杀魁洛集团的人,此三步你胆子太大了,有一事失败,不仅铁矿不保,国家利益也会受损,你可知道?”

    叶峰点头,以他的心智自然权衡过。

    任何一步失败,都会让西方国家抓住把柄,然后掀动舆论,甚至出兵马瓦利亚。

    “但我有信心办好,如果有信心却不去做,那便是对国家的不忠。”

    叶峰道。

    “如此冒险,值吗?”

    秦雄又道。

    “您对我的要求,可能是一百分,但我想给您的答卷,却是二百分!”

    叶峰眼眸之中,忽然泛起一丝锐芒。

    “为何?”

    秦雄又道。

    “因为肩上的担子重,走的每一步都要坚实无比,世上从来没有理所应当的敬重,更没有想当然的得意,若不自己努力,凭什么获得别人的高看,别人若是不高看,凭什么帮你?我敬重秦老,更是希望获得秦老的器重,若不自己尽求完美,又何德何能获取您的器重?”

    叶峰直白的道。

    秦雄一听笑了,“未来你想要在南方做什么?”

    “青帮之主,南洪门之王。”

    叶峰没有隐瞒,因为隐瞒也没意义,毕竟镇南王在南方的权势滔天,自己接下来无论做什么,都逃不过对方的耳目,此刻藏而不说,反而会引起对方的厌恶。

    “做到这些之后,国家在你心中是什么地位?”

    秦雄问道。

    “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谈什么抱负?”

    叶峰道。

    秦雄凝视着对方,喝下一杯酒,语气似乎严肃了几分,“我当年带兵仰仗过南洪门的帮助,算起来也是老交情,陈云霄也比我辈分低,只是他为人太过侠义,行事又太过武断与张扬,少了几分防人之心,这也是为何刘邦当了皇帝,而项羽自刎而死的原因,而你在我看来要比你师父,更适合做枭雄。”

    “秦老过奖了。”

    叶峰谦逊道。

    “非也,因为什么样的人,成就什么样的事业,你这人低调内敛,却又心智手段高深,看似好欺,实则锋芒逼人,当得了好人,也做得了坏人,手段软硬皆有,要比你师父的权谋驭人之道高很多。”

    秦雄夸道。

    叶峰只淡淡而笑,却没言语。

    “江湖我从没选择插手,但我的要求是江湖不能伤害百姓,不能兴风作浪,国家的安定团结我这个老匹夫还是要尽心尽力的,所以我需要你这么一个人,本质上你是江湖人,但关系上你听令于我,有些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的地下势力,明面上的力量不适合处理,就需要你帮助处理,明白?”

    秦雄这才说出了招纳叶峰的缘由。

    “明白,只是我有多大的自由?我虽有家国之心,却没想做个被各种规矩束缚的军中之人。”

    叶峰坦白道。

    “只听令于我,他日南方肃清,是否继续保留军中身份,完全看你选择,但……丑话我说在前头,若你背叛,或者损害国家人民的利益,杀你我不会留情。”

    秦雄说这话,浑身的气势猛然强横了不少。

    就如一池湖水,呼一下蓄满就要决堤!

    叶峰神经不由紧绷,但面色却淡然依旧,道:“即便不做这江湖之王,我也不会伤害国家人民,我自问心中还有道义,还有良知,这点秦老可以放心。”

    “好了,现在喝酒吃饭,其余事等会聊。”

    秦雄身上的气势又消失,随和的就如田间老翁了。

    叶峰点头,两人碰杯喝酒继续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