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87章 秦雄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在青市待了一天半,叶峰离去了。

    而他也受到了来自布鲁特的消息,告知他魁洛集团目前的董事长莫名猝死,唯一的独子酒驾失控而死,一夜之间庞大的魁洛集团陷入了群龙无首,元老夺权对峙的境地。

    谁也没工夫再去关注马瓦利亚的铁矿,至于叶峰在黑十字的刺杀单子,也宣告终结。

    此事自然是艾利做的,叶峰很是满意,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悬在头顶的一件麻烦事,心中也升起了一种少见的愉悦。

    妮可就完全托付给了颜倾城照顾,而他也将开启南方之旅了。

    师父陈云霄对他的交代有三,称霸鲁省,青帮之主,南洪门为王!

    此刻鲁省已经铁板一块,成了他的退守之地,镇南王的托付也已经完成,叶峰当南下开始新的征程,关于青帮他了解不多,但叶峰一路风雨走来,凶险密布,又何曾怕过什么?

    南方,羊城!

    几个小时后,叶峰踏入了这片新鲜的热土,举目看去高楼大厦林立,空气里似乎都有种忙碌与繁华的气息,车流往来如同江河奔涌,经济的发达放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之地。

    走出机场后,便就有人打了他的电话。

    叶峰接听,两人说了几句之后,便就在机场外面碰头了。

    此人正是镇南王派来接应他的,都说人配衣服马配鞍,叶峰虽说手段非比寻常,江湖地位不低,但穿着却简单的依旧如同小职员,以至于过来接应他的男子一看,微微一怔。

    还以为接错了人。

    毕竟以镇南王的身份,一般人物岂能有幸与之接触?

    “你真是叶峰?”

    穿着军装的男子似如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如假包换。”

    叶峰笑了。

    对方一听,眼神又在叶峰身上打量几下,最终笑着伸出了手,两人一握,然后一起上了军绿色的吉普疾驰而去,对方之所以相信了叶峰,并非叶峰出示了何种证件。

    而是叶峰身上的气势,猛然显露几分!

    这种气势凡人也许感受不到,但对于军中常年锤炼的铁血战士而言,就如虎嗅血肉敏感的很,一下便就浑身毛孔收紧,有了一种危机感。

    也认同了眼前叶峰的身份,毕竟一般人哪有如此强横的武道气势。

    显然身怀极高的造诣!

    上车之后,这一路男子均没多说话,而叶峰则双眼一直看着窗外,陌生的城市,一样的繁华,不同的人群,相同的悲欢离合。

    在这,他也将又经历一次逆袭。

    车子并没驶入羊城市区,而是饶了一圈就去了边缘,最终进入了一个警卫驻守森严的部队家属院,然后停在了里面一个最不起眼的小院外。

    这院子一眼看去与农家小院没有任何的区别,反而还要略显简朴,唯一让人感觉眼前一亮的就是整齐干净,似乎不染任何的尘埃,而且面积不小。

    叶峰神眼透过墙面朝里看去,就见到了栽植的花草树木,还有小菜园,除此之外便是一位正坐在院中的魁梧老者,在他神眼看去的一霎,这老者似乎有所警觉,竟扭头朝他看来!

    当下叶峰便是心中一惊!

    也晓得了彭老为何称呼其为镇南王,说是真正的国之利器,军中泰山。

    显然这老者不仅身份尊贵,权力强横,连武道修为也最低进入了化劲神变的境界,真觉敏锐而强大,轻易就能捕捉到来自四方的危险气息与窥视,就虎踞龙盘看似慵懒萎靡,实则神魂内敛,稍有风吹草动,便能察觉躲避。

    “秦老说你自己进去就可。”

    司机礼貌的道,然后上车离去了。

    叶峰随即敲响了门。

    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声音:“进来就可,不是外人。”

    “多谢秦老。”

    叶峰恭敬道,推门进入了。

    镇南王名叫秦雄,乃是现在硕果仅存的军中元老,也是建国的元勋,现在镇守南方,权力强横,不过他不喜别人称呼他的官职,反喜欢别人称呼他为秦老。

    自嘲说年过七十,老态龙钟,不堪高位,喜做老翁。

    进入之后,叶峰步子淡然从容,便就走到了秦老的面前,对方正在扒蒜皮,身边的桌上摆着两盘水饺,三个小菜,还有小盘的醋辣椒油以及香油。

    “叶峰见过秦老,谢秦老当初北城监狱救命之恩。”

    叶峰抱拳,然后便是九十度的鞠躬。

    秦雄扫了他一眼,便就笑了。

    笑声爽朗,犹如云开雾散的那声轰轰沉雷,听之便心中明媚,如春光照进。

    他继续扒蒜皮,然后道:“坐下就可,老彭是我原来的部下,也是至交,你救过他的命,所以你我不必见外,再者说你若没点手段,我也不会救你,话虽糙,但理你懂。”

    叶峰点头,便就坐下了。

    眼神看向秦雄,顿感一股威势淡淡压迫而来。

    其人魁梧高大,又久居高位,目视就如参天巨树,山巅磐石,虽年老,却精力气血旺盛,让人在其身前不经意便自感渺小,犹如蝼蚁窥天,虽说对方没有刻意威慑叶峰,但骨子里似如天生的威势,却朝四周散发出来。

    就如一种天然的力量场。

    观五官,眉如剑又浓又黑,发短却硬,根根竖起,眼大而威似如两轮烈阳,鼻梁高挺有肉,两唇略厚却微微下压,如此五官尽皆摆在一张方脸上,顿时就如车马炮摆在棋盘上,杀气生,战鼓擂,刀剑林立,弥漫一股凝重威武之神韵。

    虽不是美男,没有儒雅,却实乃军中帅才,将相之象!

    更有朝天伏犀骨。

    鬼骨神相所云,有此骨者,扶摇而上,入九天成将相,大富大贵天命所归之人。

    叶峰越看越感觉敬畏,敬畏的不仅是对方的身份地位,还有命中便带有的超群之贵,而他打量秦老之时,对方却仍旧在扒蒜皮,似乎完全不在意叶峰的打量。

    正如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他的一言一行,已经超然,根本不在意其余人的评判,其余人的窥视与端详,因为他心中装的是家国,身上流淌的是侠肝义胆,人光明磊落,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