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79章 黑帝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这个……能医治吗?”

    杰克终于不敢再轻视眼前的华夏人了。

    “能,只是人救不如自救。”

    叶峰淡然笑道。

    “什么意思?”

    杰克不解。

    “我可以为你治好,但如果你这些不良嗜好无法戒掉,以后你还会再犯病,一旦加重就会有生命危险了,所以别人为你治疗,不如你自己戒掉恶习,如果你可以做到,这个病即便不治疗也可痊愈。”

    叶峰解释道。

    杰克一听恍然大悟,顿时点头表示感谢。

    一旁静静看着的布鲁特此刻,也是对叶峰钦佩不已了,毕竟在西方人眼中,一般检查身体都要借助仪器,从没见过有人可以单凭眼睛,就能判定一个人的疾病。

    并且还能详细的说出这个疾病产生的原因。

    “叶先生,您的医术让我感到神奇,现在我愿意相信您了。”

    布鲁特笑道。

    “华夏医术博大精深,历史更是悠久,其实很多疑难杂症放在西医无解,也许用华夏古老的医术就可以治愈了,这叫术有专攻。”

    叶峰淡然道。

    而布鲁特点头,终于安心将自己的右手递给了叶峰。

    其手掌肉多而厚,骨骼也是结实,只是却难以握住任何东西,使不上劲,更是时常痉挛抽动,此刻叶峰拿着布鲁特的手,也能感受到微微的颤抖。

    虽说手是布鲁特的,但显然已经失控。

    “有劳叶先生了。”

    布鲁特诚恳道。

    “小事,你这手我可以医治。”

    叶峰道。

    神眼端详之下,叶峰已经看到布鲁特的手掌下,气血其实无碍,就是筋骨经络染上了一种黑色的毒素,这种毒素应该异常顽固,否则以对方的身价也不可能无法医治。

    参悟的青帝元针木篇,刚好就有解毒之法,叶峰以银针扎入对方手掌的生发之窍,又以九根银针催动气血涌去,金色内气更是灌入其中,开始配合生发之力解毒。

    这个效果很快,神眼可见黑色的毒素,开始迅疾消亡。

    无论是青帝元针,还是金色内气,都是绝无仅有的,别人治不了的毒,叶峰信手拈来。

    只是此毒分明已经治好了,叶峰却没声张,面色无波无澜,反而举手银针朝布鲁特的身上扎去,还道:“先生所中之毒,异常顽固,这些年来应是没少受罪吧,不过我有妙法,可以解毒,忍一忍就一切过去了。”

    他说完,布鲁特大喜!

    毕竟能一眼看出他是中毒,而非疾病的医生,叶峰是第一个。

    当下也便没了防备,任由叶峰将银针扎入了身体,共计九针,也不知是什么玄妙的医术。

    只是九针尽皆落下后,布鲁特却面色微微变化了!

    甚至眼中闪现了一丝厉芒。

    “叶先生,我的身子为什么不能动了?”

    布鲁特声音阴沉的道。

    叶峰的嘴角,勾起来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与此同时身后的杰克已经掏出枪直接朝他脑门抵去,只是叶峰似乎更快,身子微微一扭,手指便朝后弹出一枚银针。

    眨眼杰克胸口被扎,身子也不能动了。

    “我这个人,厌恶被欺骗,也厌恶被人拿枪指着,如果布鲁特先生愿意跟我继续保持友好,那么我也愿意,如果您想要玩粗鲁,那我只能更粗鲁了。”

    叶峰冷笑。

    然后他将杰克的枪拿到了手里,又丢在了桌子上。

    “我有对你不友好吗?”

    布鲁特双眼眯起,眼中厉芒闪烁。

    “有,这个房间内外你布置了诸多的杀手,现在都出来吧,藏着也挺累的。再就是我希望找您打听关于黑十字的事情,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用打听了。”

    叶峰清冷道。

    布鲁特心中一惊,却装作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您,与您的手下,胸前都有黑十字的纹身啊,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就是黑十字的核心掌权者吧。”

    叶峰的话带了一丝玩味与冰寒。

    布鲁特一听,彻底震惊了!

    想不到这等秘密,叶峰都能发现了。

    他确实是黑十字的核心掌权者,人称黑帝布鲁特,教父级别的人物!他也是神殿的会员,只是从不轻易显露身份,上次见叶峰在神殿悬赏询问黑十字的事情,就知有人想要对黑十字不利。

    所以他才耍弄手段将叶峰骗来了米国。

    本来布鲁特打的主意是,叶峰为自己治疗完,再灭杀对方。

    但现在事情似乎变得棘手了,眼前这个来自东方的小子,一点也不像是好欺之辈,反而心智颇高,手段更是高深,布鲁特的心中有了一丝忌惮。

    “是又如何?你以为在这里你可以伤害我?”

    布鲁特这句话说完,整个楼层出现了至少十几名健壮的男子。

    尽皆穿着黑衬衫黑西裤黑皮鞋,手中持枪,甚至是狙击枪!

    所有的枪口,一下便就对准了叶峰。

    “我如何不能伤害您?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您,现在您右手的毒素我已经治愈了,答应您的事情我做到了,但您却似乎失信了,所以我现在扎在您身上的针,不仅是威胁,更可以时时刻刻要了您的命。”

    叶峰淡然道。

    虽处枪口之下,却镇定的像是一碗水,半分的波澜惊慌也没有。

    “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布鲁特冷笑一声。

    “我也没指望靠吓人活着,不信我们可以赌一下,如果我死了,你身上的针将没有任何人可以拔下,一旦擅自拔下你必死无疑。”

    叶峰清冷道。

    布鲁特的眼角抽搐一下,虽然还有些质疑,却也不敢赌!

    毕竟命只有一条,他赌不起。

    再者说眼前这个华夏人深不可测,也真能施展出如此手段。

    “那你想如何解决咱俩之间的事情?”

    布鲁特冷冰冰笑了。

    “其余人都下去吧,站在这里也是碍眼,然后咱俩再好好的谈。”

    叶峰说道。

    布鲁特闻听,便道:“你们都暂时下去吧,等会端两杯摩卡过来,我想这位先生也会喜欢的。”

    所有人听令立即都下去了,没有丝毫的迟疑,在他们的心中主人的命令,便就是圣旨,不能有丝毫的违抗,叶峰神眼谨慎看着,发现所有人还真退下了这个楼层,倒是没有作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