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45章 你这样的兄弟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又过一会,万勇感觉血液已经流到了他的后背,有些温热,有些粘稠,还有那种熟悉的腥味,说不恐惧,那是不可能的,但万勇咬着牙,恪守属于自己的本分与道义!

    他知道死很可怕,但如果背叛了自己的大哥,对他而言更可怕。

    虽说能苟延残喘,但却失去了自己的原则。

    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小子,你快死了,到底骂不骂叶峰,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骂一声,老子就给你止血,若是不骂,你今晚就死定了,也再别想当三山堂的老大威风八面了!”

    男子阴冷的声音又传来。

    万勇只回了两个字,“做梦!”

    两人继续僵持下去,男子冷笑,刀刃在他身上拍击了几下,万勇感觉自己的身子,似乎已经麻木了,没有疼痛感了,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了。

    最终他眼皮很沉的一下合上,人失去了知觉昏死了。

    旁边蹲着的男子嘴里叼着烟站了起来,手中拎着一把短刀,然后扭头朝后看去,“峰哥,这小子昏过去了,人品不错啊,看来你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准。”

    说话的正是耿海业。

    “把袋子割开,抬他上车吧。”

    叶峰站在两人身后道,对于万勇的表现,倒是很满意。

    他虽说相信鬼骨神相,但他也知道,人心难测,所以有意试探了万勇一次,耿海业确实持刀在万勇手腕划了一下,但也只是割破了一层皮,并没伤及血管,所谓的血不过是旁边地上一个方便袋内流出的,是猪血与热水混合的液体。

    万勇之所以会乏力眩晕,以至于昏迷,是因为叶峰在耿海业拍击万勇脑袋的时候,银针趁机扎入了对方眉心,控制了对方气血。

    整个过程,都是在考验万勇。

    并未伤害他分毫。

    很快万勇就被抬上了车,然后离开了现场。

    不久就到了郊区的一家农家小院,这是耿海业提前按照叶峰要求租住下来的,因为这种院子远离市区,既清净又安全,等车子在院子内停下的时候,叶峰也一指点在万勇的眉心,对方当即惊恐醒来了!

    睁眼的一刹,还习惯性的挣扎了一下。

    不过手与脚随即就被叶峰控制了,待万勇看清是叶峰之后,才心有余悸的放松下来,面色也不由变得震惊与不解,看了下自己的腕子,也忽然发现血管并未被割破,只是擦了一层皮。

    “你知道什么才叫做兄弟吗?”

    叶峰淡然问了一句。

    看向万勇的目光清澈而亲切。

    “……峰哥不是说过,生可交命,死可托孤吗?”

    万勇道了一句。

    叶峰闻言却摇了摇头,道:“那是理想中的兄弟,但现实总会有所差距,我认为现实中的兄弟……就应该是你先前那种表现,你说对吗?”

    他笑了。

    万勇一听,顷刻心中恍然明白了一切!

    晓得了原来方才自己并未受到绑架,并未被威逼放血,一切不过是叶峰导演的,意在试探他的忠心!知道真相后,万勇虽心中有些不快,有些厌恶这伎俩,但想到叶峰给予自己的一切信任,以及这份信任沉甸甸的重量与寄予的希望,他还是理解了叶峰的所作所为。

    毕竟人心隔肚皮,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同时叶峰的话,也在告诉他,日后两人真正成了兄弟!

    “峰哥,这辈子我不会背叛你,这句承诺我万勇可以做到。”

    万勇眼神真挚的道。

    “别人说,我也许不信,但你不说,我也信。”

    叶峰淡然笑道。

    万勇点了下头,紧接着道:“我回家进卧室是急着撒尿,峰哥你太不地道了,害我憋了这么久,还没尿!”叶峰一听噗就笑了,也知道对方是有意化解先前一幕,造成的似有若无的隔阂。

    两人大笑中,万勇急忙下车,去了院中梧桐树下面撒尿了。

    撒完之后,便就见到旁边张浩的身影出现了,两人原本就认识,自然举手就击掌打了招呼,而张浩身后的耿海业,万勇虽不认识,却也主动伸出了手道:“你好,我叫万勇!”

    “你好,我就是刚才恐吓你,还动刀子的人。”

    耿海业坏笑道。

    “你丫的,等会最起码一瓶茅台给我压压惊!”

    万勇先是一愣,随即笑了。

    “管饱!”

    耿海业也笑了。

    他如此说,自是为了将先前的不快揽到自己身上,怕万勇因此记恨叶峰,耿海业将对叶峰的忠心,始终摆在自己的性命之上,因为他的命就是叶峰救的,他的富贵也都是叶峰给的,这些耿海业都记在心上。

    叶峰站在近前,闻言自是对耿海业的言行很满意。

    也没辜负他将耿海业始终视作自己的第一得力助手。

    四人随后进了房中。

    桌上早有准备好的热菜好酒,四人一边吃喝,一边聊了起来,叶峰几乎没有说话,而是在静静的听张浩与万勇汇报三山堂与明月堂的事情,这两人原来都只算是混子头,并未掌控过大的势力,也没独当一面的经验,短时间内能适应,并且稳住局面已然不错。

    在叶峰的眼中,两人都是将才,也是自己可以信任的嫡系,他此次叫两人来,自是为了栽培与提携。

    管理大势力的经验没有,可以慢慢积累,但降服手下的硬实力若没有,就难以威慑马仔,难以形成自己的威信,硬实力的最大依仗除了靠山就是武力!

    拳头,才是硬道理。

    只是若让两人按部就班的慢慢锤炼功夫,估计再过两三年,也未必能有大的进展。

    所以叶峰要用一些非比寻常的手段,帮两人加速功夫的蜕变,其中自然也包括耿海业。

    “你们说大风大雨中,什么树才不会被吹倒?不会被连根拔起?”

    叶峰忽然道了一句。

    张浩和万勇,顿时停下了话题,朝他看去。

    至于耿海业,则仍旧一粒粒夹着花生米在吃。

    “肯定是大树,而且树根要扎的深!”

    张浩想了想便道。

    “而且……还要生长的位置好,最起码土要厚,才能扎的深,而且附近最好有山壁或者墙壁或者其余大树,相互分担一下风雨吧。”

    万勇又补充道。

    而耿海业则没说话,他似乎一直是叶峰的倾听者,少有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