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44章 掳走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下狠手的人,自然是叶峰,完事后便就悄然离开了房间,至于被砍断胳膊的人,他并没愧疚与怜悯。

    因为对方乃是恶霸,手里也有几条冤魂。

    至于为什么砍他,则是因为他是燕京天龙会的人,而天龙会刚和北洪门因为利益而火拼,在这个节骨眼叶峰伤对方,自然北洪门会躺枪,背黑锅。

    而这两天,叶峰已经数次出手。

    重伤了数位燕京地下势力的魁首,而且尽皆与北洪门有过节。

    不管北洪门承不承认,这些黑锅都要背了!

    当夜,叶峰与耿海业乘车离开了燕京,北洪门先被叶峰警告,又背锅惹上了诸多的麻烦事,一时肯定没有精力算计与追杀叶峰了。

    所谓兵不厌诈,对付坏人,自然要比坏人更坏!

    若是对坏人仁慈,就真是对自己的残忍了。

    次日便到了三江市,只是叶峰并没露面,与耿海业吃饱喝足后便去酒店开了两间房,休息到晚间后,两人又一起走出了酒店。

    皇后迪厅已经从犄角旮旯的小盘口,变成了现在三山堂的总堂所在地,而万勇也一下声名鹊起,成了现在三山堂明面上的堂主,这身份的转变让三江市很多的扛把子不服,也难以接受,但万勇的背后有鲁省其余三堂口的支持。

    也有水家与龙虎道宗的支持。

    谁又敢不服,或者挑衅他的地位?

    一周过去,万勇已经凭借这些靠山,还有自己的手腕,掌控了大局,摇身一变,显赫发达了。

    只是他的车子还是那辆jeep,他的秉性还是一如既往的仗义,对待手下兄弟也是亲和,以至于原来属于葛金的手下,很多都投奔了他,处理完堂口繁杂的事情后,万勇穿着简单的衣服,走出了皇后。

    身后还跟着四名健壮的小弟。

    至于是为了耀武扬威,还是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没人晓得。

    jeep与一辆路虎上路后,便就穿过市区朝郊外而去,最终进入了水家别墅区,万勇现在居住的别墅,正在此处,也是有意借助水家的势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两辆车放入车库之后,五人便进入了别墅居住区。

    四人留在了一楼,而万勇则去了楼上休息,只是刚进卧室,后背便被人点了一下,当即整个身子僵住不能再动分毫了!万勇想要喊人,脖颈却又紧接着一疼,不能发声了,当下便成了砧板活鱼,任人宰割了。

    至于是谁藏匿在房中,偷袭的他,万勇并不清楚。

    紧接着他更是被人装入了一个黑布袋,然后被扛起了,万勇感觉歹徒像是扛着他直接从窗户上跳了下去,这般实力,着实让他震惊!落地之后,便就疾行离去了,位置应该是穿过别墅后面的绿化带翻过围墙走了,因为有树杈接连不断的划在黑布袋上。

    万勇一时心惊肉跳,面色有了惶恐与不安。

    他清楚自己这个位子不会坐得安稳,会凶险无比,却没想到危险来的如此快,又如此难以逃避!

    随后他听见了汽车启动的声音,感觉自己被关在了后备箱,车子沿着平坦的路驶离了别墅区,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才最终停了下来,至于到了那里,万勇自然不清楚。

    他只感觉从后备箱被提出来的一刻,夜风很冷!

    周围很静!

    还有一股臭水沟的味道。

    蓬!他被对方丢在了坚硬的地面上,随即脖颈被点了一下,他试着咳嗽一声,发现自己的声带恢复了自由,可以说话了,于是立即稳住慌乱的情绪,张口道:“兄弟,那条道上混的,有话好好说,没有什么事不可以谈,也没什么事非要杀人才能解决。”

    “你是万勇吧?”

    一个男人的沉声道。

    嗓音很有磁性,而且不是本地的口音。

    “正是本人,兄弟是谁?”

    万勇说了一声。

    顷刻黑布袋被割破,脖颈上出现了冰凉刺骨的感觉,万勇当即头皮一紧,猜出了这是刀刃!只是他身子仍旧被点穴,不能动分毫,只能忍着无法逃脱。

    “不该你问的,别乱问!你特么老实点!老子是谁,关你屁事!”

    男子蹲下以手指使劲点了点他的头。

    万勇虽说暴怒,却也仍旧只能忍着道:“好,一切好说,我现在听你的。”

    “算你识相!你的老大是叶峰吧?现在你给老子使劲骂骂对方,如果骂爽了,老子就留你一条命,再吩咐你一点事,如果骂不爽,老子自然也让你不爽!”

    男子冷厉道。

    万勇沉默了。

    “你特么听不懂人话啊!叶峰这滚蛋,我特么恨死了,你居然不给老子骂,你想找死啊,快点骂,不然我现在就给你一刀!”

    男子蓬就踹了万勇一脚。

    后者闷哼一声,却仍旧没有吭声。

    “你哑巴吗!跟老子玩硬气啊,好,我现在就给你一刀!说,你到底骂不骂!给老子使劲骂他的老母,骂他的女人,骂他本人!”

    男子继续大吼叫,甚至又给了万勇数拳。

    一直沉默的万勇,终于吭声了,只是却道:“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骂峰哥,我这辈子也不会做,他拿我当兄弟,我就会拿他当大哥!我这辈子不会出卖,不会背叛自己大哥!!”

    “行!你小子有种,我就看看你到底多有种!知道割腕后,人多久能流完血吗?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我就拿你实验一下,中途如果你怕了,就使劲骂叶峰,只要你骂我就可以帮你止血,听见没孙子?”

    男子踩着万勇的脑袋道。

    “去你吗的,有种杀了我,若是喊一声疼,我就不姓万!”

    万勇咆哮一声,浑身肌肉紧绷,但他根本不能动。

    紧接着他便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对方割破黑布袋拽了出去,然后腕子上一阵疼痛,皮肉被对方的刀口划开了,温热的血流顺着腕子便淌了出去。

    阴森得逞的奸笑,从男子嘴里传出。

    万勇怒的胸膛起伏,却没任何服软。

    “孙子,快骂吧,为叶峰那兔崽子丢条命,值吗?”

    男子道。

    “他是我大哥,我的命就是他的!”

    万勇吼了一句。

    “行,我就看看你特么还能硬气多久!”

    男子说完呵呵笑了一声,拍了拍万勇的脑袋,再不说话了。

    万勇感觉割破的腕子血一直在流,感觉自己开始有些疲惫,浑身像是没了任何力气,呼吸都感到了一丝憋闷,难道要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