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35章 乔装出击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又不知过了多久,漆黑的地下走廊内,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咚咚咚。

    咚咚咚……

    最终脚步声停在了特字号监沉重的铁门外,门上有个手臂粗的钢筋做成的小窗,有灯光朝房间内照来,而伴随灯光看进来的战士,一瞅床上的两人,顿时揶揄的笑了。

    “死了没?”

    后面的那位问道,看神色似乎有些紧张。

    谁进了这个埋过几万具尸骨的深坑,都不免提心吊胆。

    “死了没有动静了,不过有些新的发现。”

    举着灯朝里照去的战士道。

    “什么发现?”

    后面的战士好奇,也凑近朝里看去。

    这一看不由看直了眼!

    只见叶峰一动不动的躺在房间的地面上,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而床上躺着的则是二月花,也是一动不动,只是死时的姿势太过撩人了,身上那些发育饱满的地方,尽皆摆在了两人眼前,越看越是心火烧的难受,越看越感觉性感火辣。

    北城监狱对于罪犯来说,是难以逃走的牢笼。

    对于这些战士来说,也是牢笼。

    虽说比起罪犯来多了一些自由,多了一些配给的资源,但终究不能自由出入,也不能享受恋爱,更不可能沾染女人的身子,整个北城监狱内也就岳乾可以拿女囚消遣一下,其余人都是干瞪眼咽吐沫的命。

    此刻看到秀美性感的二月花就死在里面,身子还这么鲜嫩,两人怎能没有龌龊的念头?

    所谓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蝉。

    何况是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北城监狱,眼前还是一具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的尸身?

    “咱俩进去玩玩?”

    高个的战士阴笑道。

    “剪子包袱锤,谁赢谁先上!终于特么可以发泄一下了,快憋死了!”

    矮个战士也痛快道。

    两人相视一笑,立即猜拳决出了次序,然后高个战士打开了门,两人便就进去了,矮个战士揶揄一下率先朝二月花走去,看到这么一个大美人赤果果躺在眼前,视觉的冲击力都让人感觉气血加速,只是他裤子刚解完,脑袋就传来了一阵刺痛,紧接着昏死在了地上。

    而他身后的高个战士,也早就昏死倒地了。

    原本在地上躺着的叶峰,已经站了起来,两三日的恢复,他此刻已经痊愈,并且双眸之中的光泽如同锻打精钢迸溅的星火,灼热而锋锐!

    床上姿势不雅的二月花,也随即翻个身站起来了。

    虽说饿了两三日,不过幸好有叶峰传内气给她,以至于也撑到了现在,眼神再朝叶峰看去,不禁带着一种钦佩与崇拜,完全不清楚叶峰是如何不吃不喝还恢复了身子,并且一眼看去似乎精力充沛,犹如吃饱喝足威风八面的猛虎,散发着一种骇人的威势。

    “你这人啊,还真有点馊点子。”

    二月花脸上浮现了一丝红晕道。

    “不拿你勾引两人,他们怎会这么快开门?”

    叶峰坏笑。

    随即便就提起矮个战士,将他衣服悉数脱下,然后递给了二月花,后者自然不嫌弃,立即换上了,光着身子站在叶峰面前,对她而言也是颇感难为情。

    “接下来怎么办?”

    二月花问道。

    然后看着叶峰也脱下了自己染满血的衣服,换上了高个战士的衣服,整个过程两人丝毫没有忌讳,原本对男人身子并不感兴趣的二月花,却看着叶峰的身子双眸泛起了愕然与好奇。

    甚至眼神有些看直了!

    这倒不是因为叶峰身子肌肉轮廓精悍勾人,极具爆发力与阳刚魅力,而是因为叶峰身上的皮肤,竟然细腻白皙的比女人还光滑柔嫩,就如天天全身敷面膜涂抹精油保养过一般,并且后背还有一个奇怪的纹身,似乎是只鸟,粗犷而狰狞还是血红色的,但是什么鸟,她并不清楚。

    但以二月花的眼力来看,叶峰自然不可能是娘炮,而鸟纹身似乎也透着一种神秘感。

    “别这么看我,小心我以为你看上了我了。”

    叶峰打趣道。

    “去你的,谁看上你了,自作多情。”

    二月花撇嘴道。

    但心中却已经认定了叶峰这个患难与共的朋友。

    “走吧,你自由了。”

    叶峰穿完衣服朝外走去。

    二月花有些不解,“你胡说什么?外面还一堆的军士,你想越狱啊!我可不想被打成马蜂窝。”

    “我既然可以救活你,就可以救你出去,至于别的囚徒我才没兴趣。”

    叶峰淡然道,径直朝外走去。

    二月花一听,虽有些迟疑,但也只能跟着叶峰走了,毕竟她也没别的出路。

    两人沿着台阶朝上走,终于到了地面的出口,只是有道铁门还有战士把守,二月花顿时有些紧张,但叶峰却面色从容,沉声模仿先生高个战士的声音道:“兄弟开门吧。”

    外面的两人朝里瞅了一眼,也看不很清,便就开门了。

    只是门打开的一霎,叶峰身形就如同一道残影,瞬息而出,左右手同时落在了两名战士的眉心,当即两人形如雕塑不能动弹了,二月花看的瞠目结舌,这辈子还真第一次见功夫如此高深之人。

    但叶峰并没丝毫得意,控制住两人之后,便就将两人身子摆成站岗的姿势,又将铁门锁住了。

    然后他继续朝前走去。

    而二月花也带着紧张跟在了他身后。

    途中叶峰在路边一棵老松上,顺手捋了一下,无数的松针落入了掌中。

    这些松针根根坚硬锋利,与银针相似,二月花开始并不清楚叶峰有何用,但接下来就惊叹不已,神乎其技了!眼中的叶峰,也变得越发不可思议,让她有种出神入化,难望其项背之感。

    因为两人进入办公楼后,虽说站岗值守的众多,但每次遇到,叶峰便手臂一抖,松针甩出,紧接着眼前的战士就被松针点穴,不能动了。

    劲力运使的精妙与强大,可谓登峰造极。

    一路走来,有惊无险。

    朝后看去,更是有些悚然之感,因为所有值守的都成了木头人一般,幸好叶峰不是嗜杀狠毒之辈,否则的话今日恐是血洗北城监狱都可以做到。

    二月花也不禁有了一种与虎为伴的敬畏之感。

    四十多分钟后,凭借叶峰的手段,两人便到了狱长办公室之外,叶峰淡然从容的敲响了门,没有半分的紧张,里面也传来了岳乾傲慢略带邪气的声音,“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