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33章 地藏王菩萨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叶峰感觉身子越来越冷,再加疲惫饥饿,渐渐开始意识模糊,最终昏睡了过去,而围着他吞噬的鬼魂见此,则更为猖獗疯狂了,一切都开始朝着不妙的方向发展,无论是叶峰还是二月花,似乎都难逃这厄运了。

    昏睡之中的叶峰,像是在梦里苏醒了。

    感受不到痛苦,也感受不到冷与热,他像是飘荡在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中,然后看到了眼前黯淡无光,又神圣安详的佛经,它悬浮着,像是一位苍老的智者,无声无息,却让人入眼便生出了无限的敬重与虔诚。

    并且,叶峰与它之间,似乎还有种如同血肉相连的感觉。

    他能清晰感触到佛经之中涌现而出的悲悯与慈爱,正阳与威武,还像是有某种召唤,吸引着他朝佛经飘去,最终落在了佛经之上。

    经渐渐散发出了一种金色。

    并且越来越浓烈。

    越来越璀璨!

    就如星火在燃烧,金沙在流淌,叶峰一下就被这灿烂的金光所包裹,周身像是进入了温泉之中,没有恐惧没有惊慌没有烦躁,没有病痛没有孤独没有悲伤,暖融融的惬意而安宁。

    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他看到这些金光在佛经之上汇聚,竟然渐渐凝成了一尊悬空盘膝而坐的佛像。

    佛像身穿金色的袈裟,手持金色的禅杖,双目安然闭着,神色慈祥而肃穆,待身形被金光凝造的如同实质之后,这尊金佛微微睁开眼看了一下叶峰。

    这一眼很淡,却如跨越千年,万年的凝视。

    那眸中的色泽,让叶峰像是看到了母亲的关爱,兄弟的赤诚,女人的深情,又如山一般的厚重,海一般的浩瀚,繁星一般的没有穷尽,让他心中感到了温暖祥和与舒适。

    金佛随即闭上了眼,开始吟诵经。

    经是梵,艰涩难懂。

    但伴随这经的出现,周围的空间似乎无限的在扩大,然后变得清晰与透亮,叶峰竟看到了自己躺在木床上的身子,还有二月花,更有无数狰狞恐怖的鬼魂,一切真真切切就在眼前,连他本体生机的流逝,都能看到。

    这一幕委实太过神奇玄妙!

    叶峰刹那心弦绷紧,竟不敢再动。

    与此同时金佛口中吟诵的佛经,开始变成了一枚枚的梵,细小如同蚊蝇,悬浮在金佛的周围,越来越多,仿佛悬停的无尽雨滴,犹如夜空的无尽繁星,最终稠密的如同水泼不进,庞大的如同金色的龙卷风,在金佛闭眼举起左手朝前微微一推的刹那,所有的梵飞出!

    就如金色的疾雨泼洒,金色的星海坠落!

    尽数涌向了那些鬼魂。

    一枚枚的印在了这些鬼魂的额头,或者心口,或者丹田的位置,开始闪烁金色的光芒,而这光最终包裹住了一个个鬼魂,举目看去就如一盏盏金色的蜡烛在燃烧。

    那光辉,让叶峰看的悚然而严肃。

    且伴随金佛念诵的经,变得愈加的明亮。

    原本狰狞的鬼魂,一个个安静了下来,面色开始变得虔诚,变得无波无澜,那些冥顽不化的怒恨,冤屈!声嘶力竭的咆哮,厉哭!一一消失,被金光所安抚,剥离了魂魄,就如剔除了肉中刺,眼中钉。

    死不入轮回的执念,泯灭。

    最终一一身形变得模糊,散发着一种圣洁之光。

    虚无的上空,奇异出现了一个旋转的空洞,可见一个个的鬼魂化为白光遁入了这个空洞,消失不见了……

    叶峰目睹一切的发生,心中震惊而又敬畏,他像是可以感受到这些鬼魂投入轮回之际,对于金佛的感恩与膜拜,而那金佛自始至终未动,神色宁静而慈祥,虽没有任何信息解释,但叶峰冥冥之中却像是得到了一种明悟。

    他知道了这佛,是地藏王菩萨。

    那经是地藏王本愿经。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所以称之为地藏。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地藏王菩萨之大愿悲悯天下,世人皆尊崇膜拜,叶峰能目睹其法相出现在眼前,超度亡灵,实乃生平大幸。

    当最后一波鬼魂被超度之后,地藏王菩萨化为无尽金光,返入了佛经之中。

    而叶峰也被佛经的金光所包裹,一下从虚无空间消失,猛然返回了肉身,他慌乱的一下睁开了眼,呼吸急促,心跳激烈!双眼看着漆黑的房间,斑驳潮霉的房顶,回想先前种种,就如做梦,就如神迹!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先前进入了自己的脑域!

    这一切几乎难以理解。

    再看身子周围,的确没了任何鬼魂游荡,真被地藏王菩萨的经全部超度了,松了一口气,叶峰又紧接着发现,脑域的佛经变得越来越璀璨,就如悬浮的烈阳,散发无穷无尽的金光。

    而后这些金光开始进入经络,血液,开始蔓延全身。

    所经之处,损毁的经络骨骼,迅疾的被修复,就如奇迹在发生!

    叶峰一时喜不自胜!终于在绝望无助之中,看到了逆转乾坤的曙光!而这金光流经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暖感,也让叶峰再没饥饿寒冷之感,仿佛吃饱了食物,有了使不完的劲力与精力。

    身边摆脱了鬼魂的二月花,似乎也感受到了叶峰身体的变化,就如八爪鱼紧紧包裹住了他取暖,叶峰欣喜之下,也赶紧闭眼开始运转内功,加速身体的修复。

    一旦身体恢复如初,他也便就有了逃出去的希望。

    数个小时过去后,二月花疲惫不堪的睁开眼,有些诧异自己为何如此暧昧的抱着叶峰,但想到先前梦中的那些厉鬼,以及即将死去的现状,她也没感到害羞,索性继续抱着叶峰这个陌生的男人了。

    肚子咕噜噜在叫,她很饿。

    可惜,进入特字号监的人,是没有食物供应的。

    这虽然违反法制,但在北城监狱是众所周知的定律。

    “我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是被饿死的。”

    二月花带点调侃的说了一句。

    “你这话,说错了。”

    叶峰回了一句。

    “怎么错了?”

    二月花撇撇嘴。

    “你是被饿着,但却不会死。”

    叶峰又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