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30章 特字号监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今夜的岳乾心情不错,因为十粒五行天丹已经到手,还有一笔巨额的报酬也进了银行卡,这一票算是收入报酬,这虽说是他当这个土皇帝之后收受的无数好处之一,但却因为有五行天丹而变得不同了。

    有了这十粒五行天丹,他便有希望迈入化劲的境界了。

    有了化劲的修为,在军中也便进入了更高的层次,不管在哪个军区,一名身怀化劲境界的军人,都不会被埋没。

    沙发上的女子,长相秀美而且身材婀娜,皮肤更是吹弹即破,端庄一坐,即便穿的是囚服,即便没佩戴任何的饰品,即便头发剪的很短,脸上未施粉黛,依旧美的像是一道风景,让人百看不厌,黑漆漆的秋水美眸之中,荡漾的仿佛是春光,不经意就勾了男人的魂魄。

    岳乾感觉,即便静静看着对方,都是一种享受。

    女子绰号二月花,来服刑前是江洋大盗,而且就喜欢偷盗贪官,她被抓后的笔录里有一句名言,贪官钱多卡多贵重首饰多,而且被偷还不敢报警,谁不去偷贪官,那才是傻帽。

    秉着这一战略,二月花从小城镇偷到燕京,转战大半华夏,作案涉及金额几十亿,这还只是有人报案的数字,加上隐瞒不敢报的,估计百亿也有可能。

    嘉庆打倒和珅,大清吃了一顿饱饭。

    二月花其实比嘉庆还敬业,只是得的钱财,都被她挥霍了……

    “想的怎么样了?”

    岳乾两脚搭在桌子上问道。

    “还能怎么样?不过是男欢女爱,被谁睡不是睡?何况现在能帮我的就只有狱长您。”

    二月花淡然道。

    话说完,竟就开始当着岳乾的面开始脱衣服了,亭亭玉立玲珑曼妙的身姿,像是一朵绽放的绝美红莲,开始一层层脱去花瓣,露出了里面鲜嫩的花蕊,岳乾一下看直了眼睛。

    作为北城监狱的土皇帝,他真没少玩过里面的女犯。

    反正这些女犯基本都是一辈子也出不去的,跟他好,便能换取一些利益和优待,再者说谁敢忤逆拒绝岳乾?

    站起身,岳乾也开始脱衣服,准备好好享受对方的服侍了,以前在北城监狱见到漂亮女人,他总感觉太可惜了,但现在外出碰见漂亮女人,他却感觉这么漂亮,不进北城监狱真是可惜了……

    走过去,他抱住二月花的腰身,就上下其手了。

    外面门口站着的两个战士,相视一笑,眼中均有一丝暧昧的光色,都知道狱长老大又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了,两人刚想耳朵贴门听听动静,过把瘾,却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紧接着就是各种物品被砸碎的声音,还有暴吼,大喝!

    两名战士顿时紧张了!

    只是门反锁了,根本踹不开,两人都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直到三四分钟后,房间内乱七八糟的声音才结束,然后门从里面打开了,岳乾光着上半身,穿着一条裤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结实的胸膛上可以看到几道狰狞的伤口,还在流着血,而脸上也有一只眼青肿了,可谓狼狈至极。

    两名战士还是第一次见自己的头,这么悲催。

    “进去把这个女人抓出去,然后关在特字号监。”

    岳乾面色无比阴沉的道。

    两名战士一听,愕然不已,忙点头进入了办公室,进去后才发现里面除了办公桌和沙发,几乎都被打砸烂了,美貌的二月花光着身子,昏死躺在了地上,身上也有很多触目惊心的伤痕,一看便知先前她与狱长岳乾,在办公室内真大干了一场……

    只是干的不是原本料想的事情罢了。

    二月花被抬走后,又来了几位士兵收拾办公室,而岳乾则去了休息区,整个人怒的狂躁不已!

    原本以为二月花被自己降服,成了手中玩物,却没想到居然是装的,实则想要挟持自己,然后拿自己当人质逃出去,只是她却没想到,岳乾作为枪林弹雨中历练出来的军人,反应力与搏杀经验,都非她一个女流可比。

    现在她等于把自己坑了。

    日后在北城监狱定然没有好的下场。

    回到住处后,岳乾又询问了一下叶峰的情况,当得知对方有惊无险,又度过一天之后,心情顿时更加的不爽!换上一身衣服,戴上墨镜遮住紫肿的左眼之后,岳乾走出了居住的地方。

    不久他就到了号子外。

    而叶峰也已经被抬了出来。

    见岳乾就在走廊站着,叶峰虽说躺着,却清冷道:“血光之灾,红颜祸水,是不是都应验了?”

    “别废话,贵人相助,到底什么意思?”

    岳乾有些烦躁又恼火的道。

    “就凭你现在的态度,还想让我解答?”

    叶峰有恃无恐道。

    “你没资格讨价还价,说还是不说?”

    岳乾虽说感觉叶峰先前的预言有些邪门,但作为铁血军人,他也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并不会因此而如那些囚徒一般将叶峰敬若神明。

    “但我认为,你也没资格逼我。”

    叶峰冷笑。

    岳乾一听,顿时火了,双眼之中迸射杀机!

    他作为北城监狱真正的主宰者,进来之人谁敢如此忤逆顶撞他?莫不是都点头哈腰,迎合奉承!既然叶峰如此顶撞他,岳乾也不想再跟叶峰墨迹了。

    “你会后悔今天说的每一句话!你虽然在别人的眼中是高贵的血雀,但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只废了的麻雀!叶峰,再见,下辈子投胎记得做个别太嚣的人!同时也要记住有个叫做岳乾的人,是你永远惹不起的!”

    话说完,岳乾挥了挥手。

    两名战士中一人问道:“头,关那去?”

    “关二月花的号子里去,既然这两人都喜欢跟我对着干,就放一起吧。”

    岳乾冷冷一笑,转身走了。

    两名战士点头,也抬着叶峰朝特字号监而去。

    叶峰并不清楚自己将被抬去那,但他清楚,无论自己说还是不说,岳乾都不会放过自己,与其迎合,不如强硬一些搏活路,虽说岳乾并没服软,但叶峰也没感觉后悔。

    因为一条军区的狗,也没资格让他屈服。

    他感觉自己被抬入了北城监狱的深处,然后一名战士打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他便被抬着进入了地下,路似乎很长,空气阴冷潮湿,更是死寂沉沉。

    虽说有暗黄的灯一路亮着,却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心底莫名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