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420章 二王爷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精致的礼品盒内,层层的包装纸打开,是一本精装书。

    书的封面上写着五个大字。

    水煮鱼秘籍……

    水云天都笑出了泪,感觉叶峰真是有趣又贼坏,不过笑完之后,却心情很好的拿着水煮鱼秘籍,坐到了藤椅上晒着太阳认真的去了。

    燕京罗刹府最后面,被葱郁茂密的参天古树包裹的一座阁楼之内,已经闭关数月的龙九命,穿着一身宽松的麻布大褂正盘膝在一块黄色的蒲团上,即便闭关静养了很久,但他的面色依旧白的就如抹了一层霜雪,冷而寒,如刀刃骇人!

    陈云霄孤注一掷的搏杀之战,至今画面仍能在他脑海浮现,就如梦魇挥之不去!

    宿敌,下落不明。

    又出现一个叶峰,在鲁省翻江倒海!

    龙九命很烦很怒,以至于根本没法好好的静养,中间三护法李志杰被杀的时候,他还怒气攻心旧伤复发了!对于叶峰这根眼中钉,肉中刺,龙九命真是不杀不足以解去心头之恨。

    甚至感觉对方比陈云霄还难缠。

    陈云霄顶天立地,当年行事也是光明磊落多为阳谋,而这个叶峰却阴谋阳谋都有,狡猾奸诈而又城府深厚,天赋更是惊人,若留的对方多活几年,龙九命真不晓得自己还能不能杀了对方!

    脚步声响起,一人出现在了眼前。

    此人穿着一身紫袍,上面刺绣威武狰狞的武麒麟,头发扎成暨在头顶,插着檀木簪子,脚踏金线浮云靴,看上去更像是一位穿越而来的古代人,而他正是北洪门二护法拓跋真德,罗刹府私下里称呼二王爷。

    拓跋真德往上推五代据说是大清的武状元,家学渊源,到了他这代虽说家族的底蕴已经败光,但毕竟继承了武状元的衣钵,他从小便被父亲训斥苦练武艺,长大后功夫着实高深,功成名就坐稳北洪门二护法之后,便想要光宗耀祖,以至于平日里开始学祖宗的打扮了。

    似乎生怕有人不知道他是武状元的后人。

    但不管拓跋真德如何傲慢嚣横,在龙九命的面前,他都谦卑低调,将一身恶习都尽数收敛,生怕惹了对方的不快,自他眼中龙九命不仅是主子,更是他的偶像,他的目标就是成为龙九命一般的人物,虎啸江北,称霸江湖!

    “舵主,真德来了!”

    拓跋真德抱拳弯身近九十度恭维道。

    龙九命缓缓睁开眼朝对方看去,“叶峰动静如何?”

    “线人来报,他在三江市去了水家,又去了金雀楼,根据消息叶峰与水家大小姐关系匪浅,又与龙虎道宗也有很深的渊源,恐是想要联合这两家吞下三山堂。”

    拓跋真德道。

    其实对于叶峰这个忽然冒出的刺头,拓跋真德也早想杀之而后快,只是伴随三护法被杀后,他就压住了自己的念头,毕竟到了他这个位子,思考与权衡的利益太多了,不可能脑袋一热就拔刀。

    他也怕自己受了伤,或者死了,就便宜了大护法。

    也怕杀了叶峰之后,被阴魂不散的陈云霄报复。

    所以他一直只是谨慎小心的按照龙九命的吩咐办事,并没敢主动招惹叶峰半分,反正丢脸,也是丢的北洪门的,并不是丢的他的颜面。

    闻言龙九命眼角抽搐几下,怒火又在胸膛翻涌燃烧起来!

    水家!龙虎道宗!

    又是两个难缠的货色,都是龙九命不敢真正招惹的势力。

    眼神闪烁一阵后,龙九命道:“与叶峰战,你有信心吗?”

    “这个……属下有信心,叶峰虽然锋芒正盛,却也只是个小辈,搏杀经验自然要比我低,我也很想手刃仇敌,铲草除根让南洪门再无回天之日!”

    拓跋真德佯装效忠的抱拳道。

    虽说他不想面对叶峰,但也不敢在龙九命的面前流露半分。

    龙九命点头,对于二护法的态度倒是很满意,不过叶峰在他眼中狡诈诡变,不是善类,他也怕拓跋真德再出事,于是便道:“你能杀,就杀了他,不要留活口,不能杀的话,我也有一则锦囊妙计交给你,这次叶峰插翅难飞,一定要葬身三江市!”

    拓跋真德一听,心中大喜,感觉此事十拿九稳了。

    一旦他亲手杀了叶峰,这大功就装入了兜里,日后更能有资历与大护法抢夺分舵主之位子了。

    ……

    泰州,云兰酒楼真武包间内。

    来了一桌奇怪的客人,人数不多,却让林亮紧张的准备了一整天,菜肴无不是珍馐美味,美酒更是窖藏几十年的陈酿,一般人就是拿钱都买不到的珍品。

    除此之外林亮还亲自选取了几位办事机灵,又年轻俊美的女服务员照顾这个包间。

    圆桌中间坐着的是叶峰。

    从左向右依次是,怒罗汉、林亮、张浩、万勇、颜钧山!

    鲁省属于叶峰的班底,尽皆到场了,彼此眼神尽皆流露锋锐与战意,也尽皆朝叶峰敬重恭维的看去,叶峰虽说最年轻,但他的手段与心智,没有任何一人质疑,人的名树的影,鲁省此刻除了他,已经再无一人可独领风骚。

    叶峰,已经是鲁省的无冕之王!

    而今夜,便要啃下最硬的一块骨头了。

    “患难与共,肝胆相照,生可交命,死可托孤,我叶峰有幸与几位共商大事,成就大事,实乃上苍眷顾,这杯酒是敬重也是感谢!敬重几位对我的信任,对我的忠义!感谢几位对我的帮衬,对我安排一切的服从!干杯,大事成,你我共享鲁省!”

    叶峰举起了酒杯,风轻云淡却又郑重诚意拳拳的道。

    其余人一起站起,酒杯也举起了!

    下一刻齐齐碰杯,酒香情浓,彼此尽皆忠义忠厚之辈,这酒喝下日后情义自然也就匪浅了,叶峰是主,是串起众人的那根线,他是主心骨,他说完,所有人心中都燃起了一股豪情。

    即便接下来要赴汤蹈火,似乎都无惧无畏!

    兄弟酒,江湖情。

    一杯足以!

    话不多,贵在情真意切!

    深夜,高速上来自泰州济州青市的大量精锐,陆陆续续到达了三江市,没人晓得这个平静平凡的夜晚,三江市将要完成一次洗牌,也没人晓得久闻难得一见的真正江湖势力,悄然降临三江,一场血雨腥风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