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384章 取血祭祖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林兴国平头宽脸,中等身高,但却很健壮,年轻的时候便在泰州道上名气显赫,武道根基很是扎实,只是这些年伴随他在泰州的地位达到巅峰,形同一手遮天,所以人也变得懒惰,化劲通灵境界的修为没再提升,整日里也大多在享受生活。

    郑嘉怡在女子学院不算是最美的,也就是个班花。

    但却长的如同他的初恋情人。

    所以林兴国看到的第一眼,就惊为天人,想要染指了,仿佛一下回到了几十年前,自己风华正茂,在泰州耀眼崛起的时候,因为初恋情结,所以他没有强行占有郑嘉怡,而是给了对方一些时间缓冲。

    今天得知郑嘉怡已经妥协后,林兴国自然大喜。

    到了翰林楼四层的客房内,女保镖恭维的弯身行礼,然后先行退出去了,林兴国看着裹着浴袍,坐在床上的郑嘉怡,感觉就如一朵出水芙蓉,清丽无双,当年的初恋情人去了国外,他没能占有,今日终于可以弥补一下遗憾了。

    “放心今日跟了我,来日我便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

    林兴国大爽而笑。

    “张纶是你杀的?”

    郑嘉怡问了一句。

    “你这个男友,太不识趣,又太过自大,在泰州还想招惹我,简直寻死!不过你放心就行,只要你一心做我的女人,我不会因为此事冷落你。”

    林兴国已经开始脱衣服。

    “其实他那么穷,我早就想跟他分手了,我也想过上别人羡慕的日子,我这么好的身子给了他,如同被猪拱了。”

    郑嘉怡淡淡的道。

    林兴国一听更是哈哈大笑,衣服脱完直接将郑嘉怡扑倒,根本没留意到对方眼眸闪烁的寒意,忍不住心中的欲望,林兴国亲吻着郑嘉怡白净的玉颈,全身像是被火烧着了,激动而又兴奋!

    只是几秒后,他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肚子居然咕噜噜响了起来,然后就有些内急……

    虽然扫兴,但林兴国还是赶紧丢下香喷喷的美人,赶紧去了洗手间,床上的郑嘉怡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恶心的快要崩溃了,真害怕对方出来后,又要承受这种轻薄。

    但林兴国进去后,却足足待了快四十多分钟。

    出来后,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了。

    “你在这等着我,晚上再来找你。”

    林兴国说了一句,穿衣服居然走了。

    不是他不想睡郑嘉怡,而是腹泻严重,玩女人的兴致都没了,出门后便就直接去了医院,郑嘉怡躺在床上,感觉又逃过了一劫,僵硬胆颤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

    她却不知,吃了她脖颈上药粉的林兴国,从离开她的客房开始,一下就腹泻了四天!

    根本止不住。

    任何的中西医药物都没效果。

    一个健壮刚猛的大当家,直接腹泻的颓废憔悴,有气无力的躺在了病床上,林阳几乎每天都去医院看望父亲,担忧至极,他清楚自己活的这么潇洒完全是因为有个好爹,如果父亲出事,他以后的日子就难说了,看着脸色蜡黄的父亲,林阳忽然响起了大师的话。

    当晚他前去了李洪的别墅,还带了根五百年的老参,昂贵稀有。

    叶峰前两天就返回了,此刻正盘膝在楼上的卧室床上,李洪每日好生伺候,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见林阳前来,他急忙迎上去,然后领着上了楼。

    敲门之后,林阳一人进去了。

    而李洪则乖乖去了楼下。

    “大师您好,这是上年有幸购入的一根老山参,送给您补补身子。”

    林阳恭敬的献上礼品道。

    “客气了。”

    叶峰点头,淡淡道。

    林阳小心将礼品放在桌上,刚想再说话,却被叶峰打断了,“观你面相,阴去阳生晦气消除,想必身子已经无碍了,只是父母宫却泛着黑气,甚至这黑气朝福禄宫蔓延而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定然是你父母出了事情,如果这事情处理不好,还会影响你的富贵,可对?”

    “大师果然神机妙算啊!”

    林阳忙点头夸赞。

    “你想让我帮你化解?”

    叶峰板着脸问道。

    “中西医都没办法救治,就只能求大师出手帮忙了!大师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先前您说过的我家中会有祸事发生,如果大师肯出手,必有重谢。”

    林阳弯身九十度,态度无比的诚恳。

    “你这根老参价值不菲,受之有愧……唉,也罢,我便再帮你一次,将你父亲的生辰八字给我吧。”

    叶峰叹息后道。

    林阳顿时大喜,赶紧将父亲的生辰八字道出了,叶峰听完便就闭上了眼,然后在装模作样的左手掐算,随后道:“你父亲这病是命中的一道劫难,扛过去便以后顺风顺水直至终老,扛不过去也许就要命数断绝了,想要破解就要逆天改命,而逆天改命都是忤逆天机,风险很大的,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我一定要救自己的父亲!”

    林阳坚定道。

    “那好,我便就教你一道续命的蛊术,只是这蛊术需要亲缘之中最杰出后生的血液催动,也就是借家族的气运强行逆天改命。”

    叶峰装作高深莫测,慢慢将续命蛊术说给了林阳。

    而林阳也是洗耳恭听,深信不疑。

    一个多小时后,他才离开叶峰所在的房间,回到家便就将叶峰赐给的一道符箓放在碗中烧成了灰,又摆在了祖宗牌位的面前,随后割破手臂将血液滴入了半碗,完事后包扎起来,眼神也变得阴冷凌厉!再将林良的血液拿来,搀和一起祭奠祖宗,喂食自己父亲,灾祸就可以度过了!

    不过他深知医院里有二叔林亮的人,单枪匹马去了,定然碰壁。

    思忖之后,林阳将父亲手下的十几名心腹喊来了,然后密谋了半个多小时,趁着夜色直接开车去了医院,上楼到了病房,门口两名马仔便就拦住了林阳,“大公子什么事?”

    “要你管?”

    林阳瞪眼道。

    “但是二当家有交代,谁也不能随便进去!”

    马仔分毫不让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