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96章 邀请函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陈云霄拿过那张纸眼神一扫,也脸色变得格外铁青!

    这是一张邀请函,来自万国精武大赛!

    作为南洪门舵主的陈云霄,在江湖是老资历,自然晓得万国精武大赛是怎能一回事,乃是世界级别的格斗大赛,年龄只有二十八岁以下的才能参加,是最为残酷,最为顶级的赛事!所谓无第一,武无第二,万国精武大赛只有唯一的冠军,不仅可以得到惊人的奖金,还能拥有另一个身份。

    那便是神殿的成员。

    神殿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国际组织,非黑势力,也非白道势力,非盈利组织,也非公益组织,但有了这个身份之后,你便能接触到世界上最顶尖的一波人。

    这个身份不仅尊贵,而且如果利用的妥当,价值难以估量。

    只是万国精武大赛从成立,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格斗限制,生死自负的比赛,叶峰如果去参加,此刻的实力显然极其危险!虽说他暗劲巅峰已经是凤毛麟角,但大赛的参加者,无不是天赋超然,实力超群的存在。

    “你这是想逼死我徒弟?”

    陈云霄的一双眼,几乎要变作刃口将龙九命千刀万剐了!

    只是龙九命半分的惧意也没有,道:“签不签名,他自己看着办,我可曾逼他了?但你这徒弟是个刚烈忠义之辈,他能抛下自己的兄弟不顾?他能不念及自己的亲人朋友?黑手党的事情是个偶然,我北洪门虽然可以收起成见,但真不晓得下一刻还会有什么三教九流去祸害他的亲人朋友啊。”

    这句话分明就是威逼!

    叶峰的眼中,也是怒火燃烧。

    显然就是以兄弟,以亲人朋友,逼叶峰签下字,答应进入万国精武大赛!

    师父陈云霄虽然是强者,但却不能保住自己的家人朋友,北洪门势力强大,麾下三教九流都有,罗刹府中一个管教就能教唆黑手党栽赃陷害叶峰,更别说其余人了,如果想要算计叶峰,龙九命真是手段无穷。

    就在师徒两人愤怒之中,龙九命已经冷笑着坐在了全场唯一的那张椅子上,面色出奇的淡然,似乎并不怕叶峰不签,他老奸巨猾,眼力毒辣,言行举止早已看出叶峰是个忠义刚烈的性子,如此人物忠义既是优势,也是无可避免的软肋。

    以软肋去威逼对方,何愁无法成功?

    果真三分钟后,叶峰道:“字我签,但我想要龙舵主一个明确的承诺,签字之后,北洪门以及北洪门麾下各势力,若敢在搅扰我的家人朋友,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简单!”

    龙九命举手,道:“今日我龙九命在罗刹府发誓,若叶峰签下此函,日后北洪门以及北洪门麾下势力,尽皆不能搅扰其家人朋友,如有违反者死于万刀之下,我本人如违反此誓,五雷轰顶!”

    叶峰点头,走到了桌前拿起了笔,他甚至都没看师父陈云霄一眼,后者的面色阴沉,眼中流露怒火!但自己的徒弟是何秉性,他很清楚,也清楚龙九命这阴毒的一招,叶峰避无可避。

    忠孝难两全!

    叶峰无法背信弃义,只能拿自己的命,换取亲人朋友的安定。

    陈云霄有心阻拦,却做不到,因为他痛失过沉鱼,他不晓得如果今日阻拦了叶峰,来日叶峰因此失去家人,会不会恨他?会不会一蹶不振?人生的路,永远充满了无穷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是未知的,自己的徒弟心智超然,有胆有某,既然叶峰如此选择了,陈云霄也只能接受。

    一张邀请函签了字,龙九命笑着起身过目了一下,道:“字迹不错,比你两个师兄要好,天色不错我还想去练练书法,那就不送了。”

    叶峰没言语,转身将伊万诺夫装入行李箱,到了师父的面前。

    陈云霄也没吭声。

    两人一起离开了演武场。

    现场的北洪门弟子,视线都看着这师徒俩,直到离开!虽说敬畏龙九命,却也感觉对方手段卑劣,叶峰虽是南洪门之人,但如此忠义无双,以命换家人朋友的安定,也不得让众人钦佩。

    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眼睛都是雪亮的。

    一场兴师问罪,最后却反被计算,叶峰的心中恼火,眼神亦是锋锐迸射!今日龙九命敢如此胁迫欺辱自己,来日叶峰必要讨回!他被欺被逼,不过就是因为弱小,弱者拥有没有谈判的资格,没有逃避的资格,心中愤怒之余,叶峰也更加渴望变得强大!

    唯有拳头真正赢了,自己才能不活在别人的压迫之中,母亲也不会再受人羞辱伤害!

    出来玄武门,龙锐六人赶紧迎了过来,老炮见叶峰面色不对劲,便道:“妖孽他们欺负你了?玛德!老子掀翻了这里!”言毕直接持枪想要冲进去,不过却被叶峰拦住了。

    “一切解决了,走吧。”

    叶峰淡然笑道。

    “真的假的?我看你脸色不对劲,我不信!”

    龙锐道。

    “真的,咱们现在回东海吧,黄司令还在等我解释真相。”

    叶峰道。

    龙锐见叶峰如此说,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猜忌,其余人也没再说什么,至于叶峰身边的陈云霄,几人都不认识,但也没多问,不知为何都隐约从陈云霄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名状的威势。

    随后叶峰几人乘车先走了,而陈云霄则独自一人去了另一边,还交代叶峰回东海之后,记得去见他。

    众人自然不晓得陈云霄的心情。

    他看着叶峰签下那张邀请函,就如看到了曾经惊才绝艳的两个高徒,心中有种悲凉,更有种怒火燃烧!挥手,陈云霄拍在了罗刹府外面的狮子上,待他走后不久,咔咔嚓嚓!如此威武雄壮的石狮子,竟轰然倒塌碎裂成了一地石子。

    门口的北洪门之人,尽皆吓的怔在了原地。

    看着陈云霄的身影,无比胆寒!

    几个小时后,车子到达了东海市,叶峰七人进入了军分区,此刻已经是傍晚,但军分区办公大楼内,却还忙碌着,因为几位米国的军人,还在呵斥华夏军方的不作为,东海军分区的渎职!自己的军官死在了这里,却过了快一周了,还没搞清真相,抓住凶手。

    这简直太让人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