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95章 沉鱼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外围五名北洪门的精壮弟子立即奔出,挡在了陈云霄的面前,“来者何人,止步!这乃是北洪门重地,闲人勿入!”声音呵斥,带着强横。

    只是陈云霄冷哼一声看都没看,这五名弟子便就口中吐血,一下昏死在了地上!

    其余人一下就被摄住了神魂,面色纷纷石化!

    此刻才晓得了来人,也是高手中的高手,巅峰中的强者。

    “陈兄别来无恙啊,见你身子这般硬朗,我晚上要高兴的睡不着觉了!”

    龙九命收起了劲力,转身朝陈云霄看去,也未曾想到,自己的老对头陈云霄竟突然降临在了罗刹府!府中虽戒备森严,十步一岗,但对于陈云霄这种巅峰强者来说,真如闲庭信步,无人可挡。

    “你是担心的睡不着了吧?不过放心就好,我隐匿这么久,出趟门也不是为了找你清算旧账,只是先前你在南洪门抢了那么多地盘,如今我徒弟在北洪门只是被逼无奈拿下了一个济州,你就这般玩弄手段害他,有些太不仗义了吧?”

    陈云霄冷笑道。

    “此话说的有些太不厚道了,陈兄我可没动你徒弟。”

    龙九命面色冷厉道。

    “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眼瞎看错了?”

    陈云霄当即面色有些发黑了,而步子也已经走到了叶峰的面前,抬手便放在了叶峰的肩部,顿时一股浑厚温暖的内气传入了叶峰的体内,先前被龙九命损伤的经络,飞快得到了修复。

    “谢师父!”

    叶峰抱拳,眼中激动不已。

    “客气什么,本来就该我老头子过来找场子,你却一个人来了,有胆!我就喜欢你这股子刚烈,没辱没阎罗血雀的威名。”

    陈云霄道。

    周围的人闻言,顿时面色惊变!此刻才晓得眼前的老者,竟就是南洪门那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舵主陈云霄,而这位身姿挺拔,刚烈勇猛的年轻男子竟就是他的高徒,难怪如此秉性刚毅,手段非同凡响,早已在江湖销声匿迹的阎罗血雀,似乎一下就腾空出现,让所有人凭空感动了一股压力!

    转头,陈云霄看向了龙九命!

    朱雀对玄武,南北争雌雄!

    本来就是老对头的两人,眼神隔空对击,其中隐含的仇,隐含的杀,隐含的恨,难以描述!年轻时,两人是洪门的绝代双骄,彼此各争风头半边天,此后南北崛起,各自称雄,本该是洪门的两大支柱,却人生如戏,在风华正茂,鲜衣怒马之时,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

    总舵主之女沉鱼。

    沉鱼是绝世无双的,号称江湖第一女侠,功夫高深,美艳醉仙。

    这似乎就是个悲剧的开始,围绕这个女人,南北双雄积蓄的仇隙摩擦,开始攀升,然后对峙,以至于水火不容,洪门一家亲,成了南北两重天,刀剑不共立!

    后来沉鱼死了,陈云霄落寞,消沉,即便得到天下,失去了你,又如何?

    凄美的不是悲剧,而是天意弄人!

    “今日事,你想怎么了断?”

    龙九命道了一句。

    “西天罗刹很尊贵,我一介老匹夫哪敢惹事?还我徒弟清白,惩治黑手便可,阎罗血雀虽然沉寂了好多年,但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陈云霄道。

    他说完龙九命竟就点头了,走过去从旁边弟子的手中夺下了一把刀,然后到了耿锦的身边,道:“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吧,叶峰母子平安,你要庆幸,虽不至于死在万刀之下,但修为废掉,一条胳膊赔罪。”

    耿锦闻言,面色唰一下变得惨白!

    接过大刀的一霎,身子都在发抖!

    他明白自己成了替罪羊,成了牺牲品,心中怒火烧的汹涌,眼神都带着浓浓的恨意,但这又如何?龙九命就是北洪门的天,是他头顶的神!对方一句话已经决定了他的命运,他根本无力去反抗,原本让人羡慕的人生,一下就成了悲剧。

    这刀拿在手中,如同万钧,一刀落下人生便要逆转。

    耿锦的身子都僵住了。

    周围北洪门的人,虽同情怜悯,却没人敢说话,因为这是龙九命的旨意!他们只能服从,也明白如果不服从,那么结局更悲催,对方显然已经高抬贵手为耿锦留了一条命。

    大吼声中,耿锦挥刀噗嗤一声将自己的左臂整根砍落在地了,然后刀刃不停,又直接挑断了两条脚筋,结束的时候浑身已经染满血,地上更是血水横溢,眼前一黑,耿锦昏死在地了!

    “可满意了?”

    龙九命转身看向了叶峰问道。

    叶峰点头,道:“多谢龙舵主铁面无私,秉公惩办。”

    但这句稍显恭维的话刚说完,龙九命就冷冷的笑了,道:“谢倒是不必了,济州虽说是北洪门的地盘,但你拿了也便就拿了,也不算是外人,只是你先前进入罗刹府,身边六位军人动手打了我两名下属,骨碎人伤,这笔账你想怎么算?难不成我西天罗刹弱到了如此程度,连下属都不能保护?”

    闻言,叶峰心中一冷!

    此刻才知龙九命废耿锦,非想要以和为贵,不过是以退为进!

    言毕耿锦就被人抬下去了,而先前在外三重被坦克老炮伤的两名下属已经被抬了过来,一个个还在惨叫!朝叶峰看去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怒恨!坦克与老炮都是铁血军人,出手便是狠手,自然伤的不轻。

    “你这是想要清算我徒弟?”

    陈云霄冷冷道。

    “清算不至于,但你们要讨公道,我便废了自己的人,现在我也要讨公道,你们总不能装作没这回事吧?几个军人就想在罗刹府撒野?也不看看北洪门在燕京混了多少年,军部的高层对我都要礼遇几分,他们算个屁?”

    龙九命道。

    两个老对头又视线的对在了一起,谁也不肯想让!

    但叶峰晓得这件事没法善了,北洪门何其霸道,龙九命何其阴狠!老炮六人都是因自己而来,叶峰断不会让自己的兄弟落难,剑拔弩张之中,叶峰道:“龙舵主想要何种公道?”

    “要么惹事的军人断骨离去,要么你……”

    龙九命的脸上浮现了一种冰寒的锐气,继续道:“要么你可以签了这张纸,日后济州我北洪门再不插手,日后你亲人朋友,我北洪门视如一家再不冒犯,当然六位军人也可以平平安安离开罗刹府。”

    这话分明就是阴谋的味道。

    叶峰接过了纸,一看神色变得凝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