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37章 后背三只眼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叶峰杀死程啸天,施展的乃是青帝神针中悟出的一招死手。

    针灸在上古便创出,传承到今日,虽仍旧渊博浩瀚,但很多精深之术,却早已失传,与上古时期相比多了几分实用,也少了几分玄妙。

    青帝神针言:后背三只眼,天地人之眼,三眼若被废,神仙都难救!

    叶峰依靠强大的体魄,硬挨程啸天化劲层次的猛击,却不断的以脚以手却打击对方的后背,看似有些愚蠢,看似对程啸天毫无伤害,却连续不断打击了对方背后的三只眼,三眼其实均为奇穴,程啸天只懂武不懂医,自然不知叶峰的计谋。

    三眼被伤,牵连死穴哑门气血被阻断,就如关掉电,灯泡灭一样。

    所以程啸天出现了短暂的眩晕,又被叶峰趁虚而入,以舍利金芒击穿脑域,造成了二次眩晕,两次眩晕便给了叶峰足够的喘息与反击的时间。

    最后叶峰又以言语,以神色激起了程啸天最大的怒火,最浓的恨意,导致对方气血一下暴涨到巅峰,如此汹涌强悍的气血运转周身,一下便冲击了受损的哑门穴。

    就如滔滔洪水,轰击一个损毁的堤坝,焉能不出事?

    更何况哑门本身就是死穴!

    所以程啸天最后凝聚全力去杀叶峰,却半途一下栽倒在地,诡异毙命了。

    他不是被叶峰杀死的,而是被叶峰一步步设计死了!

    而这一切,不过是叶峰拿定主意与他一战的时候,就已经谋划好的,叶峰虽有武者的血勇,却也不会明知死而往,他敢挑战程啸天,就是有五六成的胜算,功夫他不如对方,但论心智与谋略,叶峰自问不比任何人差。

    此战,程啸天死,恩怨了结,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也被拿掉了!

    不过叶峰的步伐却没停下。

    因为他不仅要灭掉程啸天,更要让济州程家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成为自己一步步崛起的垫脚石,心有多大,这天地便有多大,作为一个男人,能力可以有小有大,但野心必须是大的!

    到了济州警察局之后,叶峰报上姓名,门口执勤的警员便让叶峰进去了。

    整个济州警察局,今晚再不是死气沉沉,而是忙碌的很!

    连环杀人案侦破,士气高涨,突击将程家麾下所有扛把子都抓回之事,更是惊动了全局,谁也没料想,局长孙传福竟然不声不响,声东击西做了这么一件大事!此刻才恍然明白,为何擒魔行动的领头人是厅长魏浩天。

    到了办公室之后,孙传福便赶紧迎了过来,主动伸手道:“叶先生谢谢你!凶手终于抓获了!”

    “客气。”

    叶峰道,却没说多余的话,毕竟魏浩天在场。

    “小叶啊,伯父我真是佩服你啊,居然能找到真凶!而且一举端掉程家这股黑势力,你也是功不可没啊。”

    魏浩天也过来与叶峰握手道。

    “人在做,天在看,苍天虽不会说话,却总会保留蛛丝马迹引导世人去发现真相,我不过是看的仔细一些,所以顺藤摸瓜,找到了凶手,只能说侥幸,而且还有孙局的大力支持与帮助,所以首功应是孙局。”

    叶峰谦逊道,自是不会说出神眼异能,而且话语婉转的将功劳送给了孙传福。

    孙传福一听,喜上眉梢,心中兴奋不已。

    “你小子啊,厉害!”

    魏浩天自然也明白叶峰的用意,哈哈一笑便没再多说。

    三人坐在办公室内,继续深聊,得知程家麾下的心腹都被抓捕之后,叶峰眸中也是闪烁几分异彩,这次鼎力合作,孙传福与魏浩天收获了功劳,履历表上都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叶峰收获的,则是整个济州的地下之王!

    虽然叶峰没说,但魏浩天与孙传福却都猜出了半分。

    就在这时,一名警员进来了,道:“局长,那个凶手嘴很严,什么都不说。”

    “必要的时候……可以动动手。”

    孙传福隐晦道,意思是可以动私刑,他想要在天亮的时候拿到案犯的供述,将案件侦破的消息公布于众。

    只是这名警员一听,就苦笑道:“动了,但是嘴真的很严。”

    孙传福一听,有些恼火了。

    但他也明白,一个敢杀了七条人命,被抓捕都面色镇定毫无慌张之人,肯定意志强大,性子坚韧,还真不好审讯,眉头皱起的时候,叶峰却道:“简单,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

    “叶先生有办法?”

    孙传福好奇道。

    叶峰点头,“山人自有妙计。”

    接下来几人都一脸疑惑的与叶峰一起出了门,不久就到了审讯室,见局长厅长都驾临,其内坐着的两名刑警顿时有些紧张,不过更好奇的却是,一起进来的年轻人是谁?为何连厅长都对他很客气,甚至局长都满脸恭维敬畏。

    叶峰进入之后,便看向了坐在铁椅子上,被锁住了手脚的凶手。

    对方一张脸冷漠冰寒,双眸之中透着凶光,被如此多的警员盯着,却神色如常,确实是胆魄惊人。

    走过去,叶峰站在了对方身边,道:“你犯下了滔天罪恶,死罪难逃,现在自己招供,也许可以换来一些善待,若是不肯,就别怪我动手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是个养羊的。”

    男子淡淡道。

    叶峰点头,“好,既然你没兴趣招供,我就自己来吧。”

    话说完,他手掌一下拍在了男子脑门,看似轻柔,实则施展的是血手绵掌,暗劲汹涌镇压,男子顿时被拍的有些发懵,神色与身形都一下僵住了,还没等清醒,叶峰已经将一根银针扎入了对方头顶,随后便是两道舍利金芒穿入了对方脑域。

    任凭这人胆魄再强,也一下变得温顺犹如猫咪了。

    “说吧,七起案子的过程,以及你为什么如此丧心病狂。”

    叶峰道。

    他的声音就如拥有一股魔力,传入男子的耳中之后,对方便神色呆滞,诡异张开了口,道:“我出身贫贱,半年前跟一个三河桥的打工女恋爱,后来对方嫌我是个养羊的,又没钱就踹了我,跟一个男的回老家了,我越想越恨!养羊的怎么了,没钱的怎么了!难道就活该没有人嫁?再加我喜欢少妇那种韵味,有一天憋不住,就晚上出去瞎逛,然后尾随了一名俊美的少妇,还半夜摸进了她的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