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33章 不忠不义不仁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这十多人,程啸天均认识,而且均是江湖老资历,其中三人的地位与他一样,都是洪门堂主,地位非凡!往常如果看到这十人一起出现,程啸天也许会瞠目结舌,心中愕然,但此刻却只是轻描淡写看了一眼,就全部心神都转移到了那副担架上。

    一万个不愿接受的现实,就这么仓促出现在了眼前!

    那白布之下,到底是谁,没人说。

    但程啸天却像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是血浓于水的那种亲切感,他的精气神似乎一下垮了,转身一步步走去,然后到了跟前,手颤抖,气息紊乱的捏住了白布,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掀开了……

    一霎!

    程啸天浑身颤抖起来,老泪决堤!

    堂堂济州程家的家主,堂堂煞血堂的堂主,一下泣不成声,扑在了担架上,白布之下的人,果真就是他的儿子程天傲,眉心有一个血洞,后脑已经完全不在了,面色惨白浑身冰冷,再没了往日的顽劣与鲜活。程啸天哭的肝肠寸断,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就在这个天武会馆,他接连看到了两个儿子的尸体。

    那种丧子绝后的悲痛与绝望崩溃,让他再不顾颜面,嚎啕大哭!

    即便仍旧手握财权,是济州霸主,却也感觉人生一下灰暗,犹如天塌下来了!

    身边站立的三位堂主,均是来自南洪门,有忠义堂之主段鸿天,有金剑堂之主吴恩海,还有万马堂之主元经纬,三人都认得程啸天,此刻见到这位堂主面悲如死,哭声凄厉,却人人神色镇定,没有多少变化,因为三人都清楚,今日为何事而来,又为何事出现,在南洪门的大义面前,一个北洪门的堂主,又如何?

    全场死寂,目睹着程啸天的丧子之痛。

    叶峰清冷,站在原地。

    一直过了十几分钟,程啸天才结束了嚎哭,站起身不顾形象的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然后双眸通红的看向了段鸿天三人,道:“你三人,领着手下高手,来这里就只是为了给我送尸体吗?段鸿天,我送儿子前去拜访恭敬你,你却让他成了一具尸体,能告诉我理由吗?还有你……怒罗汉!你为什么没杀叶峰,没保护好我儿子,今日依照奴约,我要废了你!!”

    十几人都安静。

    然后段鸿天首先开了口,“你儿子拜访我,是子侄,我理应照顾他,但他随我去了缅国之后,不巧遇到了缅国军部最大实权者昂星将军,且招惹了对方,朝对方威胁说自己是程家的人,然后昂星将军开枪杀了他,我虽有心帮,但那时在缅国,对方是昂星将军,我能搭救吗?”

    “我,我不信!难道说这一切跟叶峰无关,你撒谎!!”

    程啸天怒斥。

    “此事虽不是叶峰动手,却也与叶峰有关,因为叶峰阴差阳错救了昂星将军的儿子,也是这个孩子要求自己父亲杀了程天傲,不过当时若程天傲低调求饶,未必会死,他嚣横如初,便神仙难救了。”

    段鸿天又道。

    程啸天浑身发抖,眼中怒火赤红,如染血般惊悚!

    这时,怒罗汉开口了,道:“不错,依照奴约,你让我杀叶峰,我便必要动手,你想要废我,我也只能忍着!当日在缅国,我确实动手要杀叶峰了,不过连上苍都不愿眷顾你程家。很遗憾,我无法杀叶峰,而且依照奴约上面的条款,我与他见面,奴约也就废弃了,你此刻想要废我,也不可能了。”

    “你胡说!莫非他是阎罗血雀不成!谁信!!”

    程啸天怒吼。

    “你猜对了,至于你信不信,无关紧要,他们三个信,我信就可以了。”

    怒罗汉道。

    远处叶峰脱掉了上衣,面朝墙上那个武字,将后背暴露在了几人的面前,鲜红如血,狰狞暴戾却又尊贵无比的朱雀纹身,就在叶峰的后背出现,所有南洪门的老人,都清晰记着这只朱雀图腾,它是南洪门的象征,更是南洪门权力的印记!

    阎罗血雀出,威名震八方!

    除了段鸿天之外的两名堂主,吴恩海与元经纬,一下眼神变得炽热滚烫,似乎也如当日的段鸿天一样激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主子,自己的寻觅的人!分崩离析的南洪门,终于有了崛起的可能。

    程啸天看着那只阎罗血雀,震惊不已,面色发白,似乎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眼中卑微卑贱的叶峰小儿,竟是南洪门舵主的高徒,竟是阎罗血雀的传人!

    而他只是一个堂主,在南洪门少主的面前,一下地位跌落!

    叶峰再次穿上了衣服,然后面色不惊不惧,不波不澜的走到了众人的面前,没有因为程啸天的怒火,以及诸多洪门大佬的降临,而有一丝的紧张慌乱,身上飘荡的气度,让人折服。

    初次见面的吴恩海域元经纬,当下对这位少主便有了几分敬重。

    抱拳微微弯身,叶峰道:“今日多谢段堂主,吴堂主以及元堂主,还有诸位洪门前辈驾临,为小辈主持公道,叶峰我非君子但也非小人,人不欺我,我不欺人!若有人非要以为我懦弱卑贱,想要以势强压灭杀我,那我也便狠一点,毒一点,出手便如山火烧荒草,斩尽杀绝!”

    一句话,现场就如被杀机笼罩,均是凭空感到一股气势降临!

    是狰狞的煞气,狂傲的战意,与不屈的脊梁!

    曾经南洪门的气与神,一下都在叶峰的身上显现,南洪门的十几位老人,都仿佛看到了曾经统领豪杰,叱咤南方的陈云霄,与他座下那两位惊才绝艳的弟子。

    立直身子,叶峰一下看向了程啸天,手中拿出一张纸道:“这是当日程天豪逼我签订的生死状,一旦签订,生死自负!他死我活,你程家却为此雇佣黑血杀我,胁迫怒罗汉杀我,此为背弃江湖规矩,不义!我为朱雀少主,你为堂主,以下犯上,此为背弃洪门礼节,不忠!仅仅为了逼我落魄,你程家联合原石市场,挤兑玉满楼,祸害无辜之人,此为背弃做人的原则,不仁!如此不仁不义不忠之辈,你有何颜面做煞血堂之主,有何颜面称洪门之人!”

    一声大喝,程啸天被惊的身子一抖!

    同时也气的怒火烧胸,眼神恨不能吃了叶峰。

    不过他还未镇定下来,叶峰便就又道:“今日,我叶峰以南洪门少主身份,清理门户!不过念你是北洪门前辈,给你留有几分情面,不动家法,你我签下生死状,一战决生死,断恩仇!”

    话说完,叶峰拿出了生死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