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31章 血手对鹰爪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一切商定之后,各自开始做准备,魏浩天清晨再次飞回了省城,而孙传福也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计划,所谓隔墙有耳,整个济州各个行业都有程家的人,孙传福自然不敢将计划说给任何人,只能自己在办公室闷头考虑细节,筛选可靠下属。

    至于叶峰则回了租住的小屋,休息了一上午。

    中午的时候,他找到老婆婆告辞了,说谈的工作失败了,不过交的一月租金也没要求退,老婆婆很是不舍,将叶峰一直送到了家门口。

    当天叶峰离开了济州,前往了洪池市。

    到了地方之后,叶峰打了几个电话,确认安排的计划,都稳步布置完毕后,叶峰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多,他收起略微有些紧张的心情,找了一家酒店,打坐让自己安静下来,养精蓄锐一直到了晚间,然后退房离开了酒店。

    再次到达的地方,便是洪池市天武会馆了。

    也就是上次与程天豪生死决战之地。

    故地重游,叶峰颇多感触,曾经被人视作卑贱蝼蚁的他,依旧活着,但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程天豪,却早就成了黄土之下的白骨,可能程天豪死的时候也不会想到,他的弟弟会死,而在今日,他的父亲也会死!

    迈步,叶峰走了进去。

    一名健壮的武士,随即走了过来,道:“来者何人?现在武馆打烊了,若是学武明天再来。”

    “不是学武,我是来打人的。”

    叶峰道。

    “打人?我看你是找虐!”

    武士大喝一声,出拳如风,直接朝叶峰胸口打去,不过拳没到就被叶峰一脚踹飞,摔地惨叫之中,又有五六人在武馆之内奔了出来,人人精悍如虎豹,眼神凶狠暴怒的看向了叶峰。

    领头之人喊了一声,便一起朝叶峰围攻而去。

    拳脚霎时铺天盖地落下!

    稠密的仿佛将空气都挤走了,站在其中的叶峰,更如烈风之中的小树,让人感觉岌岌可危,马上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不过刹那之间,叶峰浑身暗劲奔涌,血手化为一片残影,直接霹雳雷行迎接而去!血手的奥义,是快狠毒!出手便不是儿戏,出手就要见血!

    咔嚓,前面一人下颌骨被打碎,惨叫中昏死,另一人脖颈被砍,翻白眼倒地,后又有两人胸口被戳,犹如巨石砸胸,闷哼眼前一黑昏厥!其后更是惨叫嚎叫接连不断……

    三四分钟后,叶峰迈过这些人的身子,继续朝武馆之内走去。

    最终他站在了天武会馆正厅之外,纵身一跃,飞腾三米,将正厅之上挂着的一面匾额摘下了,匾额乃是紫檀木雕刻,包浆精美圆润,其上有四个镀金之字,鸣鸡起舞!

    叶峰扫了一眼,就听正厅内又一帮人出现了。

    总共十人,个个龙精虎猛。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方脸大口浓眉虎目,典型的北方大汉,不怒而威,身子骨更是健壮,犹如门神一般摄人心魄,打量叶峰几眼,便冷眸闪烁了凌厉寒芒,道:“你找死吗?”

    “对的,每次来这里,都是找死。”

    叶峰道。

    “那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知道这匾额上的字是谁写的吗?”

    中年男子冷冰冰道。

    叶峰点头,“知道谁写的,而且今日来就是为了与此人了结恩怨!”

    话说完,他瞥了中年男子一眼,铁脚便咔嚓一声,将昂贵又意义非凡的匾额踹烂了,木屑纷飞之中,也彻底激怒了中年男子,因为这匾额是程啸天所写,因为天武会馆是济州程家的地盘,匾额碎,犹如被打脸,若不废了眼前之人,如何向程家交差?

    一声沉雷般的暴喝,中年男子凌空飞起,双手变鹰爪,直接强势扑杀而来!

    如鹰爪功,螳螂拳,白鹤拳这类拳术,都是取动物之象,拟动物之行,象形取意,达到天人合一之妙用。眼前这男子鹰爪功已经练到了巅峰,扑杀的一瞬,仿佛雄鹰振翅俯冲,双手鹰爪筋骨狰狞凸出,就如精铁打造,杀伐之气带着烈风,一下就笼罩了叶峰。

    呼!呼呼呼!

    鹰爪擦面,朝要害之处抓来,以对方暗劲巅峰的功力,断金断石都非难事,若是被其鹰爪接触身子,定要皮开肉绽,筋断骨碎。

    叶峰双眼凝神,意志如巍然大山,血手阴阳之功一起上演,左手为阳,以铁拳朝对方如烈雷轰杀,右手为阴,以绵掌如江水连连不绝,两手千变万化,又交融无穷,防守之中有进攻,就如形成了一面带刺的盾牌,让中年男子鹰爪受挫,霎时暴怒!

    怒吼之中,其鹰爪发出咔咔的异响,劲催筋骨,气通皮肉,横练成武器的鹰爪,霎时变得更加狰狞,叶峰与之交手之中,就如跟两把铁耙对战,当下逐步失去优势,连退了三步。

    中年男子顿时狂喜,攻击再次暴涨,不过在这瞬间,叶峰原本后退的身形,却猛然如巨蟒出巢,反击而去,而且左右血手也随即变化,一下刚柔消失,成了缠丝劲与陀螺劲!霹雳雷行直接近身,精妙避开中年男子的鹰爪,缠住了对方双臂,更是重肘在其胸口,瞬息三次重击!

    叶峰松手,中年男子哇吐出一口血,倒地不能起来了。

    “其余人不想死,就别招惹我,告诉程啸天我在这里等他,不见不散!”

    叶峰说完,抬脚迈过中年男子,进入了天武会馆的大厅,然后盘膝坐在了中间那个武字的下面,身上骇人的锋芒,摄人的杀伐之意,一下收敛消失无踪,就如成了一碗水,一口井,不动不摇了。

    能发不能收,乃是新手。

    能发能收,能怒能静,才是真正的高手。

    所有人看着叶峰坐在那里,却不敢升起挑衅的念头,十名龙精虎猛的武士,只能赶紧抬着中年男子去了武馆的后院,然后急忙联系了济州程家求援。

    叶峰似乎成了没事人,已然入静。

    济州程府,一声大吼出现,几分钟后二十多人与程啸天杀气腾腾的出发了,从济州到洪池市,乘车三四个小时,坐飞机几十分钟,这些人上了几辆豪华路虎之后,便直接上了绕城高速。

    仅仅一个半小时,到达洪池市!

    程啸天的脸,已经满是杀机!

    眼,已经怒火浓烈!